阿里再入局,玩家連出手,社交戰不息
2019年09月26日09:01

  新浪科技 李楠

  2019年的社交應用市場,有點熱鬧。

  年初,“三英戰呂布”。張一鳴、羅永浩、王欣同一天出手,推出“多閃”、“聊天寶”、“馬桶MT”。6月,搜狐宣佈社交產品狐友App正式版上線。9月初,京東數科測試大學生校園社交產品“梨喔喔”的消息傳開。9月24日,阿里巴巴重啟來往,內測“Real如我”一事曝光。

  這裏有老牌互聯網巨頭,也有正崛起的科技新貴,而在他們之外,還有一批早先無名的創業公司產品,悄然成長,比如積目和Soul。前者被映客以8500萬美元的價格全資收購,後者受到越來越多年輕用戶關注。

  社交是剛需,然而最終所有的社交需求,往往要回到“加個微信”上去。於是有評論認為,做社交吃力不討好。

  確實,微信無法迴避。到今年第二季度,微信及WeChat的合併月活躍賬戶數達11.33億,國內移動互聯網用戶幾乎人人使用。要想在社交上趕超微信,幾乎沒有可能。而且微信作為“一個生活方式”,已然不僅是社交通訊領域的工具。

  不過,巨頭出手,創業者前仆後繼,反過來證明了社交領域必然存在某種空隙。相關報告指出,部分用戶訪問微信朋友圈的頻次降低。觀察社交應用的發展也可以發現,在微信愈加繁雜的熟人社交與陌陌、探探這種陌生人社交之間,用戶需要一片自在清淨之地。

  從更根本的角度看,人總是渴望建立新的社交關係,探索不同的社交體驗。即使微信、QQ建起大城,社交應用仍必然存在巨大空間。群雄逐鹿,終究會有新選手脫穎而出。

  巨頭們的動向

  9月24日,據《晚點LatePost》報導,阿里釘釘事業部重啟“來往”項目,推出社交產品“Real如我 ”。

  根據官方介紹,這款產品以“Real life.Real me!”為Slogan,主打“分享和發現身邊的真人、真事、真感情”。其特色功能有四項:“地理圍欄,發現身邊有趣的人和事;點亮人臉,掃臉加印象就可認識她;智能相機,智能場景推薦濾鏡貼紙;角色聊天,用角色打招呼拒絕尬聊。”其中刷臉加好友,是比較新奇的玩法。

  目前“Real如我”還在測試階段,註冊需要邀請碼。艾媒諮詢分析師李鬆霖認為,“Real如我”從校園社交切入,尋找產品差異化競爭點,而主打刷臉的形式,在社交領域也是比較新鮮的嚐試。不過“模式雖然足夠新鮮,對年輕人吸引力足夠大,但由於在社交模式上沒有根本性的變化,在新鮮期過後,後期的運營和用戶留存還是有比較大的問題。”

  對阿里來說,做社交是個不小的挑戰。2013年,阿里曾以整個集團之力,推移動社交產品 “來往”。這一產品除了提供即時通訊服務、地圖、塗鴉、有聲圖片等功能,還帶有“閱後即焚”,支援500人群聊。產品發佈之初,阿里便推出累計金額1000萬元的有獎活動,並計劃投資10億元進行推廣。

  此外,馬雲親自站台,邀請各路明星朋友和企業家註冊,併發話,“阿里內部員工必須使用來往且外部(非阿里員工)好友數量必須大於100人,否則沒有紅包(年終獎)”。然而如馬化騰所說,“打敗微信的肯定不會是微信”,雖然來網因阿里力推,早先有不錯的起步,但與微信相比,沒有根本性的差異化體驗,表現終究不達預期。2015年11月,來往改名為點點蟲,轉型為主打閱後即焚的90後社交應用,之後歸於沉寂。

  除了阿里,今年來向社交領域發力的還有京東、搜狐、字節跳動等。9月5日,京東金融測試社交產品的消息被曝光。產品名為“梨喔喔”,聚焦校園社交。新浪科技體驗發現,這款產品僅支援全日製學生認證,而且認證需要勾選《京東金融隱私政策》以及《學生認證及小白信用服務協議》。有分析指出,京東入局社交,意在為金融業務導流。

  搜狐方面,主打興趣社交的狐友App於6月上線。張朝陽稱狐友是“搜狐的未來”。目前上邊的用戶還比較活躍,張朝陽自己的動態已接近1萬4千條。不過在App Store,狐友評分3.6,分數偏低。很多用戶曾表示,註冊遇到問題。

  比較起來,字節跳動方面的動作或許更值得留意。今年1月15日,三款社交App——多閃、馬桶MT、聊天寶一同發佈,至今唯有字節跳動旗下的多閃,表現還算穩定。易觀千帆數據顯示,其月活躍用戶接近1800萬。

  多閃由抖音的私信功能升級而來,以短視頻切入社交。相比圖文、文字,視頻更新鮮生動,短視頻崛起的背景下,多閃的特色推動也推動了在社交領域的破局。李鬆霖認為,“結合視頻的社交模式,將成為社交內容載體的再次進化,能夠在這方面做出表現的產品,將對頭部社交平台形成較大沖擊。”

  然而就多閃的社交氛圍而言,似乎有一點向擦邊球方向靠近的傾向。

  興趣、靈魂、小圈子

  上述社交入局者,從公司層面,都有份量。而在具體的產品上,還有一批創業項目值得關注。其中,積目因為被映客收購,引起廣泛注意。

  今年3月,映客發佈2018年財報時提到,“基於公司良好的資金儲備,投資併購亦是映客2019年的重點之一,公司將重點關注國內外與公司業務具有較強協同效應的產品及公司,尋求投資和併購的機會。”到7月,映客宣佈以8500萬美元價格,全資收購新生代社交產品“積目”。

  積目是主打潮流時尚品牌調性的年輕化社交App,於2016年4月上線。官網介紹中,“興趣、交友、約會”幾個大字非常醒目。除了線上社交,這款應用還拓展到線下活動。

  此前在大眾視線里,積目可以說默默無名,從百度指數可見,其關注度最高的時候,正是映客宣佈收購之時。不過這沒妨礙到它拿到8500萬美元的高價估值。打開軟件可以看到,積目主要板塊涉及對話、社區、發現、共鳴。“發現”主要是幫用戶尋找好友,可以按照距離、年齡、性別、興趣進行篩選。

  在B輪融資時,積目CEO蔡狄曾談到對社交的看法,他表示,文化信仰就是產生訴求的前提。訴求的實現,最終會形成專屬的社交圈子,而積目就是全力以赴地為年輕人群去打造出這樣的社交平台。

  “圈子”有不同的維度,越來越多的社交產品,都試圖讓用戶通過興趣標籤等工具,便捷地找到自己所屬的圈子,以及誌趣相投的同類,部分紮根於某個垂直領域的社交產品,也在悄然生長。比如聚焦於二次元文化愛好者的第一彈、半次元,切入遊戲陪玩市場的比心。

  此外,社交應用的趨勢也更注重到顏值之外的精神交流。

  Soul於2016年11月上線,定位為“基於心靈的智能社交網絡平台”,其Slogan是“跟隨靈魂找到你”。產品的特色之處,是通過30秒的“靈魂測試”,回答問題,來尋找內心契合的陌生人。官方介紹中提到使用場景,主要是“不喜歡約約約,探探陌陌,也不喜歡嚴肅婚戀,只想找個人說說話”,以及“有個自留地,些最真實的博客”等。

  用戶在這一軟件上不需要上傳真實頭像,以脫離“看臉社交”。據此前報導,Soul創始人張璐希望能在互聯網上找到相對純淨的聊天交友空間,因此創辦了這一軟件。不過“靈魂”虛無,有用戶喜歡這款軟件的體驗,也有用戶反映遭遇騙子。匿名陌生人社交,存在機遇而風險難控。

  年輕人遊離微信之外

  從某種程度上看,新的社交故事,是微信稱霸時代下,年輕人尋找更自由自在社交環境的故事。

  極光大數據發佈在今年4月發佈了《2019年社交網絡行業研究報告》,其中提到,與一年前相比,四成用戶刷朋友圈更頻繁,四成用戶刷朋友圈的頻率保持不變,另外有14.6%的用戶刷朋友圈頻率下降。這14.6%的用戶,就是新社交產品崛起的機會。

  微信試圖連接一切,而在社交需求方面,隨著連接的群體越來越多,微信凝結的社交關係愈加複雜,對用戶而言,感受到的社交壓力也越來越大。新浪科技在Soul上進行調查,一些用戶透露了對微信朋友圈壓力的排斥。

  “四面八方的人都看著朋友圈,找茬”,用戶丸子提到,“特別當朋友圈關聯到複雜的工作圈,發個朋友圈還得是關於工作的”。用戶明皓則表示,Soul是“一個很好的宣泄窗口”。還有多位用戶談到,有些不適合發到微信的內容會發到soul上,而之所以不方便發微信,是因微信上“都是熟人”。

  微信極強的粘性,最終反而成為部分用戶逃脫的理由。在今年1月9日的“微信之夜”上,張小龍談到,雖然朋友圈確實在社交方面很高效,但是在自我表達方面會很有壓力,於是就有了“三天可見”。他還透露,“三天可見”是微信裡面最多人用的一個開關,有超過1億的人使用。

  尤其對年輕用戶群體來說,微信難以滿足其多樣化的社交需求。根據QuestMobile去年底發佈的《Z世代洞察報告》,Z世代在傳統社交軟件使用上與總體網民沒有明顯差異,只是相對於微信,Z世代對偏愛QQ。不過報告數據顯示,QQ用戶中Z世代佔比為37.5%,而soul等新應用中,Z世代佔比可達到70%以上。

  但不論怎樣,社交市場看起來又興起一股熱潮。李鬆霖向新浪科技分析了其中的原因,他表示,這一方面是因為社交市場的吸引力實在太大,“最具體的例子就是騰訊依靠微信和QQ這兩款社交產品對其他業務導流的作用,而且發展起來的社交產品在用戶留存以及建立進入壁壘方面,比起其他領域優勢更大”。

  另一方面,李鬆霖也提到了QQ、微信“社交過載的趨勢”。整個生活圈子都遷移到上面去,而用戶對尋找社交元素更濃厚的新產品有需求。“加上5G商用已經提上日程,各項新的技術應用也開始走向成熟,因此開始出現各種產品意圖改變社交格局。”

  回過頭看,微信、QQ的國民級社交應用地位幾乎不可動搖,但技術更迭、需求多元,今後,應該有新的社交故事可以說說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