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輪帶量採購的藥企博弈:新對手 新危機
2019年09月26日00:47

  原標題:第二輪帶量採購的藥企博弈

  來源:北京商報

  9月25日,藥品帶量採購擴圍擬中標結果公示,一份27頁的擬招標名單,不同藥企的股市表現,描摹了國內醫藥行業的現狀:原研藥企和仿製藥企,價格降與不降背後的盈利和虧損……帶量採購擠掉了灰色地帶,更多的陽光照射進來,背後藏匿的原料藥壟斷問題也隨之浮現。

  降價再降價

  據上海陽光醫藥採購網顯示,本次聯盟25個“4+7”試點藥品擴圍採購全部成功,價格都降低到不高於“4+7”試點中選價格的水平。採購共有77家企業。產生擬中選企業45家,擬中選產品60個。與聯盟地區2018年最低採購價相比,擬中選價平均降幅59%;與“4+7”試點中選價格水平相比,平均降幅25%。

  在重磅抗癌藥上,降價的趨勢仍在繼續。以吉非替尼為例,同樣為0.25g×10片的規格,阿斯利康報價為547元,而齊魯製藥則直降至257元。

  高血壓藥物,來自重慶藥友的苯磺酸氨氯地平片每片只要7分錢;冠心病治療藥物,齊魯製藥生產的阿托伐他汀鈣片每片只有1角2分。

  有媒體報導稱,現場有藥企人士抱怨:“這下可賠了,玩得太大了。”

  藥企們到底還有沒有盈利空間呢?資深業內人士徐毓才指出:“雖然不排除藥企為了搶占市場狠命壓價的情況存在,但不賺錢的買賣沒有人做。儘管25種藥品價格大幅度下降,超出了一般人的預期,但這種價格去除水分並不賠錢,還是有利可圖的。”

  “藥企們的利潤還是有的。”醫藥專家趙衡表示,藥企們的利潤與之前相比會微薄一些,無法再僱用大量的銷售,不過帶量採購這種模式自身也壓縮掉了中間環節,幫助藥企節省了成本。

  在這種情況下,藥企們為什麼還積極參與投標呢?根據本次公佈的集采標準,中標企業可以獲得50%-70%的市場份額,這就意味著剩下的所有企業就只能搶剩下的30%市場份額。

  北京大學藥學院主任史錄文認為,降價幅度大的原因有三:其一,上次只是“4+7”個試點城市,現在擴大到全國範圍,銷售使用量擴大了許多倍,以更大的市場量換價格,中標價格會有所降低;其二,由獨家中標擴大為三家通過一致性評價的藥企中標,有更多的藥企參與;其三,第一次帶量採購的實施情況良好,國家承諾給中標藥企的藥物使用量和賬期如約執行,企業在讓利的同時,銷售成本、財務成本有所降低,多家藥企結束觀望期,尤其是有能力的大藥企有更多的熱情和參與積極性。

  新對手 新危機

  帶量採購擴圍讓多家藥企意識到,帶量採購大方向不可逆轉。而從業績看,帶量採購中標的藥品,銷售收入提升非常明顯。上一輪中標企業京新藥業,其2019年上半年銷售收入18.59億元,同比增長31.92%;淨利潤3.26億元,同比增長52.89%。其中成品藥實現銷售收入10.89億元,同比增長32%。帶量採購中標的高膽固醇治療藥物瑞舒伐他汀銷售3.95億元,同比增長16%;另一個中標的抗癲癇藥物左乙拉西坦銷售0.48億元,同比增長253%。

  科倫藥業的百洛特在上一輪中標後,迅速覆蓋了11個重點城市的200多家三級醫院,2019年上半年銷量較同期增長97.14%。

  帶量採購改變了跨國原研藥企的戰略,一些外資藥企調整明顯,開始以低姿態參與到招采擴面中,加大降價幅度。據不完全統計,本輪帶量採購有十幾家跨國藥企參與,其中6家外企表現優異,7個品種入圍。

  一些外資藥企的報價甚至低於仿製藥。德國醫藥巨頭賽諾菲在氯吡格雷、厄貝沙坦氫氯噻嗪兩個品種上的報價幾乎與仿製藥藥企報價一致。去年的氯吡格雷品種,是由仿製藥藥企深圳信立泰中標,但今年深圳信立泰卻意外出局,原研藥賽諾菲因為降至目前最低價17.81元而得以入場。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藥企如傳聞一樣參加了競標。由印度Dr.Reddy`s實驗室生產、深圳市泛穀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銷的奧氮平片以6.19元/片的價格中標。而上一輪“4+7”中,豪森藥業的中標價為9.64元/片。

  上海複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胡善聯提醒稱,印度藥企的入局將會產生連鎖反應,有可能促使藥品價格進一步走低。

  本土藥企尚未形成規模,印度藥企入局是否會造成衝擊呢?趙衡認為,印度藥企應該不會形成大的衝擊,畢竟國內藥企在價格上更加有競爭力,並且還有降價空間,印度藥企承擔的是加速競爭、給國內藥企更多危機感的角色。

  原料藥定勝負

  上輪“4+7”,許多企業因摸不清規則而出局,這次回過神來,意識到只有最低價才可以中標。例如齊魯製藥,參與投標的產品幾乎都是最低價,成為類似於正大天晴在第一輪中的角色,最終有5個產品中標。

  而此輪招標的最大贏家,是以原料藥和製劑出口為主的華海藥業。該公司共有7個品種入圍:厄貝沙坦片、賴諾普利片、帕羅西汀常釋劑型、福辛普利口服常釋劑型等。

  而齊魯製藥和華海藥業的共同點是擁有原料藥生產線。

  有行業人士分析,通過一致性評價的原料製劑一體化藥企將會在後續的競爭中活下來,並且有利可圖。原因是原料製劑一體化藥企在原料價格上有優勢,且仿製藥研發能力並不弱。

  而享受了上一輪帶量採購紅利的京新藥業,本輪在苯磺酸氨氯地平片的爭鬥中敗北,而中標企業蘇州東瑞製藥則有原料藥生產線。

  同一份結果,對不同的企業而言可謂冰火兩重天。9月24日下午,華海藥業股票被直線拉升,當天最終漲幅2.98%。新入圍的藥企中,廣生堂上漲7.51%,樂普醫療股價上漲5.93%。僅有左乙拉西坦中標,且無原料藥生產線的京新藥業當日跌停,信立泰大跌9.44%。

  在此次中標的45家企業中,有部分為非原料藥企業。上海市衛生和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擔憂,在中標的藥企中,非原料藥藥企可能會面臨危機。“今後,如果該藥企沒有掌握原料藥的供應,原料藥供應廠商若將價格提高,如何應對保證低價且高質量的藥品銷售?”

  近年來,原料藥壟斷事件此起彼伏,前有撲爾敏,後有硝酸甘油。中國社會科學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賀濱也表示了憂慮,他指出:“考慮到目前我國存在原料藥壟斷問題,藥企承擔大量的供應要求,原料藥一旦漲價,可能直接導致生產成品藥的中標藥企斷供。”

  帶量採購持續推進,全國覆蓋之後,增加藥品種類勢在必得。趙衡表示:“藥品的種類應該會在明年擴圍,不過還要看接下來的實施情況,同時進行規則的改進。”

  不過,在製藥行業資深從業者柯楠看來,問題的關鍵不在於藥價是不是降到了超乎想像的程度,而是這樣的低藥價是不是可以持續?長期來看,由於中標企業佔據了半數以上市場份額,可能因此獲得藥品生產的強勢地位甚至形成壟斷,並以此為籌碼要求重新議價,影響政府的議價能力。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常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