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連巴菲特也讚譽的“神級CEO”,加盟國內AIoT企業?
2019年09月26日17:19

原標題:重磅!連巴菲特也讚譽的“神級CEO”,加盟國內AIoT企業?

9月24號,國內的全球化AI+IoT平台塗鴉智能宣佈,請到全球工業龍頭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GE)前任董事長暨首席執行官伊梅爾特(Jeff Immelt)出任塗鴉智能美國董事長,在公開新聞稿中,塗鴉智能CEO王學集稱,這是塗鴉全球化發展過程中,重大的里程碑。

塗鴉智能美國董事長伊梅爾特(Jeff Immelt)

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曾讚揚伊梅爾特是個極佳的管理者:“他是極棒的商人,也是個有一流品格的人”,為什麼曾被股神巴菲特譽為神級CEO的伊梅爾特,會選擇加入塗鴉?

要知道,通用電氣是美國的工業神話,曾是全美國第8大、全世界第27大的企業,《華爾街日報》形容,通用電氣定義了「美國時代」。這間公司至今已有127年曆史,曾位列美國重要的工業指數──道瓊工業指數長達111年、是該指數至今較長壽的成分股。

而伊梅爾特不僅曾經掌舵通用電氣長達16年,更是帶領通用電氣「化繁為簡」,啟動轉型的關鍵人物。

他讓通用電氣,從一家曾有7成營收來自媒體與金融等非本業業務的企業,重新聚焦工業,並從近二十年前就開始佈局工業物聯網、數字化等趨勢,讓通用電氣成為一家「數字工業公司」。《彭博商業週刊》(Bloomberg Business Week)便曾經形容,在伊梅爾特的帶領下,“通用電氣正成為一百二十四歲的初創公司”。

據悉,塗鴉智能今年推出星雲計劃,意欲在全球36個國家和地區扶植66個品牌成為當地第一IoT品牌。

他於2017年自通用電氣退休後,連北美龍頭打車平台優步(UBER)也曾極力邀請他擔任首席執行官。稱伊梅爾特是全球一流的“神級CEO”一點也不為過。

曾經對優步說不的伊梅爾特,為什麼會出任塗鴉智能的美國董事長?他看中的是什麼?

首先,這其實不是一個“外國高管加入國內企業”的故事,而是一個“全球級的企業高管加入全球化企業”的結合。

塗鴉智能雖然是一間2014年成立於杭州的企業,但這間公司無論從資金背景、客戶到佈局,都是全然的全球化。

你可能不知道,已經在去年完成C輪融資、金額達兩億美元的塗鴉,目前是間估值數十億美元的獨角獸企業,和商湯科技、地平線機器人等人工智能獨角獸,共同名列《2019一季度胡潤中國潛力獨角獸》榜單上。

塗鴉的投資方除了中國知名資方,更遍及美國、澳州等國家,所有融資額都是美元,粗估有一半的資本來自海外。

不僅資金,塗鴉的運營及市場,也是全然的全球化。論運營,塗鴉在中國、美國、德國、日本、哥倫比亞和印度等國家都設有本地公司總部,超過1300名員工遍佈全球;論客戶,到2018年10月底止,這間人工智能獨角獸已經服務全球93000家客戶,賦能的產品銷售往全球近200個國家和地區。甚至連全球最大軟件公司微軟雲Azure、法國第一大電信運營商Orange和軟銀C&S也都是塗鴉的合作夥伴。

當然,一間中國起家的企業,如果只是有全球化佈局,未必能吸引一位曾引領美國傳奇企業的國際級人才加入。

塗鴉智能吸引伊梅爾特加入的另一大關鍵,其實是因為,這是一個能讓他在物聯網領域完成未竟之憾的機會。

2017年卸任通用電氣董事長前,他曾在《哈佛商業評論》上自述,自己最驕傲的成績之一,是讓通用電氣從一個典型的綜合企業集團,成為定義物聯網未來的數字工業公司。“我們把通用電氣重新打造為一家科技公司。”伊梅爾特曾說。

伊梅爾特任職通用電氣期間,幾乎每年至少造訪中國兩次,極度關注中國市場。

但在伊梅爾特卸任後,通用電氣的工業互聯網夢,因產業快速的變遷未能一帆風順,他當年任內一手打造、和微軟合作建構的一套專門蒐集並分析大數據的產業平台「PREDIX」也在2018年宣佈獨立分拆。以結果論,他當年在通用電氣所做的物聯網佈局雖有遠見,但並不能稱得上成功。

如今,運營模式、商業邏輯都和通用電氣大不相同,卻同樣致力於讓家庭、城市、工業及企業成為一個智能互聯世界的塗鴉,是伊梅爾特再一次構築物聯網願景的機會。

這得從塗鴉智能在做的AI+IoT平台,究竟是盤什麼樣的生意談起。

簡單說,塗鴉表面上是一個不生產自有終端產品的平台,但,今天不管你是個生產電視、燈泡、烤麵包機,還是路燈、安防攝像頭的廠家,在這個萬物互聯的時代,一間生產終端裝置的企業如果想讓產品智能化,都能透過塗鴉的服務無痛升級。

企業可以透過將塗鴉的智能模塊,置入自己的產品,讓產品智能化,或假使企業的產品已經有智能化功能,則可以使用塗鴉的公版App、或加入塗鴉的生態系,獲得Powered by Tuya認證,跨品牌、品類和多達3萬種以上的智能產品實現互聯互通,共同串入塗鴉雲,讓廠家和使用者都真正實踐智能互聯。

“只要生活當中用到的、通電的(產品),基本上都可以用塗鴉的底層,消費者對塗鴉其實沒多大感知,對塗鴉有感知的是工廠,他在產品生產時就把塗鴉的模塊放進產品,快速實現智能化,十五天內就可以量產。”塗鴉智能大市場戰略合作部副總裁那競丹表示。

這種經營平台、但不生產自有終端產品的模式,不僅和伊梅爾特過去在通用電氣時,採取重資產、涉入所有生產製造環節的商業模式不同,也和近年致力於打造智能互聯生態系的小米不同。

用智能手機比喻,小米的智能互聯生態系就像蘋果的iOS系統,是封閉平台,乍看,雖然生態系內的各種裝置都是由獨立於小米的各廠家提供,但其實在這個系統內,小米已經投資了當中的上百家企業;相較下,塗鴉則更近似安卓,是一個對所有人開放的平台,從國內的海爾、聯想、歐普照明等企業,到國際品牌如西門子、沃爾瑪、日本軟銀C&S等巨擘,都是塗鴉賦能的企業。

塗鴉開放式的生態系統,讓伊梅爾特更有機會實踐他認為將影響未來全球工業製造的物聯網趨勢。

但更重要的,或許是塗鴉讓伊梅爾特能完成,他想和年輕的初創企業一同拚搏的理想。

就像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茲退休後致力於解決氣候變遷、未開發國家健康衛生等議題,全球一流的商業領袖在退休後,追求的幾乎都是心理學家馬斯洛所說,人類需求層次中最高層的自我實現。

對在通用電氣任職超過三十年,幾乎半輩子都在一個富有曆史、龐大的組織內工作的伊梅爾特而言,與一個成長、茁壯中的企業一同前進,是他生命的一塊空缺。

伊梅爾特曾說,離開通用電氣後,他最想做的事,就是與年輕、成長中的科技公司捲起袖子一起工作。

當然,許多人會質疑,外來的和尚不一定會唸經。

隨著近年越來越多國內公司加強全球化戰略,我們不乏見到外籍高管加入國內企業,協助拓展全球化佈局的例子。

這當中,有像聯想這樣的成功故事。該公司2011年,將過去的死敵、前宏碁首席執行官蘭奇(Gianfranco Lanci)先請來當顧問,再一路陞遷到總裁暨首席運營官,蘭奇不僅帶著聯想擊敗過去的PC霸主惠普,且一路往移動互聯網轉型。

但,也不乏像是前小米副總裁雨果(Hugo Barra),從Google跳槽到小米後,未能適應環境,也未能真正幫助小米出海,而黯然離去的例子。

“他對中國有比一般美國企業家更深刻的見解”,一位不願具名的通用電氣前中國高層人士透露,伊梅爾特曾造訪中國至少超過三十次,他評價伊梅爾特雖是個工作狂,卻也是位謙遜平易的溝通者。

只是,若客觀的從伊梅爾特交棒後,通用電氣在約兩年的時間,股價便下跌超過六成,這位明星首席執行官最後為繼任者所鋪的道路,除了榮耀,其實還有許多荊棘與凶險。

如今伊梅爾特加盟塗鴉,為物聯網行業新添一名資曆顯赫的國際面孔,但這位過去長期專注於重資產製造業的“神級CEO”,究竟能為塗鴉智能的全球戰略開創出什麼新局,仍有待時間來寫下故事續集。

(專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