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對伊朗表現出克製姿態 美要收回“大棒”?
2019年09月26日07:30

  原標題:這次,美國要收回“大棒”了?

  文/路路

  西方有句老話說,人們很容易捲入戰爭,但卻很難擺脫戰爭(Wars are easy to get into but hard to get out of。)。不知道美國總統特朗普是不是也認這個理?

  當地時間9月24日,特朗普在聯大發表演講時呼籲其他國家與美國一道向伊朗施壓,但也表示有望實現和平(there is a path to peace)。這不是特朗普近期首次談及美伊握手言和的前景。路路瞧著,特朗普這是要調整伊朗政策,收回“大棒”(stick)了?

  “克製”

  9月14日,沙特石油設施遇襲事件震動中東。事發後,美國第一時間將矛頭指向伊朗,稱其為“罪魁禍首”(culprit)。但同時,路透社的報導也指出,特朗普在這場危機中表現出了克製。儘管受到來自身邊鷹派的壓力,但他沒有採取軍事報復行動,至少眼下如此。

  Trump has shown restraint in the crisis, holding back from military retaliation despite pressure from hawkish allies, at least for now。

  特朗普就沙特遇襲事件表態含糊,他在18日說:“存在眾多方案:既有極端的,也有其他許多不那麼嚴厲的。我理解的極端方案是戰爭。不過目前,這個方案尚未提上議程。”兩天后,他明確表示:要避免與伊朗的全面戰爭。他說,表現出克製比發動軍事打擊“更能展示力量”(showing restraint “shows far more strength”)。9月2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重申,美國將致力於避免與伊朗開戰。他說:“特朗普總統和我都不想錯過外交途徑(diplomatic resolution)取得成功的任何機會。”

  面對伊朗,這不是特朗普今年第一次表現出克製的姿態。

  據美國《紐約時報》此前報導,今年6月20日,在伊朗擊落一架價值1.3億美元的美國無人偵察機後,特朗普於事發次日批準對伊朗發動軍事打擊,但隨後又撤回了命令。對此,特朗普解釋說,他取消打擊行動是因為他被告知150人會在空襲中死亡,這不是對無人機被擊落的“相稱”(proportionate)回應。在6月23日的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電視節目中,特朗普給出了更直接的原因——“我不尋求戰爭”。(I‘m not looking for war。)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9年6月21日,伊朗德黑蘭,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展示被擊落美軍無人機殘骸。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9年6月21日,伊朗德黑蘭,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展示被擊落美軍無人機殘骸。

  考量

  自去年單方面退出伊核協議以來,美國對伊朗奉行“極限施壓”政策,兩國關係持續緊張。在路路看來,特朗普如今從一味示強轉向克製是出於對中東局勢的考量。

  “今日俄羅斯”電視台網站9月18日的報導就指出,儘管沙特方面怒不可遏,但海灣地區的熱戰(a shooting war)並非當事方所願。美國及其盟友也都知道,伊朗要比也門難對付得多。(Iran is a much tougher nut to crack than Yemen。)美國前五角大樓官員邁克爾·馬盧夫曾說道,伊朗已明確警告美國和沙特,任何軍事行動都將遭到猛烈回擊,美國在該地區的基地以及沙特和阿聯酋的石油基礎設施都將成為打擊目標。他說:“因此,如果爆發戰爭,沒有人會毫髮無損,這是現在人們最不希望看到的。你可以發動戰爭,但你如何結束它呢?”

  “So nobody is going to go unscathed if things break out and that‘s the last thing in the world people want right now。 Because you can start it, but how would you end it?”

  在美國2020年大選臨近的關頭,特朗普的這一姿態顯然還有其對國內選情的考量。

  俄羅斯《獨立報》9月23日刊登的文章指出,以衝動聞名的特朗普此次一反常態的審慎似乎和競選有關。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中東問題專家、前國務院官員喬恩·奧爾特曼在路透社的報導中就指出:很多選民認為對伊朗發動戰爭是愚蠢的(it would be lunacy to go to war against Iran),“他的陣營中有很大一部分人認為,我們能做的最瘋狂的事情就是致力於中東無休止的戰爭。”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9年6月18日,奧蘭多,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競選集會。
▲資料圖片:當地時間2019年6月18日,奧蘭多,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競選集會。

  “私心”

  此外,特朗普近日的一番表態讓路路覺得他的克製似乎還藏了點兒“私心”。

  自上任以後,特朗普曾在多個場合提及諾貝爾獎。當地時間9月23日,他在聯合國大會期間與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會晤時說:“如果他們公平頒獎的話,我認為我會因為很多事情獲得諾貝爾獎,但他們並沒有這麼做。”

  “I think I’m going to get a Nobel Prize for a lot of things, if they gave it out fairly, which they don’t。”

  對於特朗普的“耿耿於懷”,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的文章指出,特朗普對諾貝爾獎的迷戀符合他總統任期內一個眾所周知的主題:堅持不懈地追求讚美、認可和極致。

  Trump’s fascination with the most prestigious foreign affairs award in the world fits a well-known theme of his presidency: his dogged pursuit of praise, validation and superlatives。

  然而,在他做過的“很多事情”中,對伊朗問題的處理真的是他的加分項嗎?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9月24日一篇文章並不這麼認為。文章說,特朗普政府對伊朗所謂的極限施壓行動失敗了。它只成功提高了該地區爆發戰爭的風險,把美國逼入了困境。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so-called maximum pressure campaign against Iran is a failure。 It has succeeded only in raising the risk of war in the region and painting the United States into a corner。

▲當地時間2019年9月23日,美國紐約,第74屆聯合國大會期間,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
▲當地時間2019年9月23日,美國紐約,第74屆聯合國大會期間,美國總統特朗普會晤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

  對特朗普而言,通往諾貝爾獎的道路似乎還很長,但如何應對當前中東危機卻迫在眉睫。且不知,特朗普的克製能持續多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