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黑曆史”解聘演員,《週六夜現場》政治正確過了頭?
2019年09月26日13:13

原標題:為“黑曆史”解聘演員,《週六夜現場》政治正確過了頭?

美國家喻戶曉的電視綜藝節目《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常以惡搞政治人物和事件博君一笑,然而,最近節目組本身也捲入了一場事關“政治正確”的爭議事件。

有著44年曆史的《週六夜現場》一直都是美國影視界的造血工廠,包括比爾·莫瑞、威爾·法瑞爾、艾迪·墨菲、麥克·梅爾斯、亞當·桑德勒、蒂娜·菲、艾米·波勒、安迪·薩姆伯格、克里斯汀·韋格等都是從該節目走出。而對於想在喜劇領域出人頭地的新人來說,能夠獲得節目組的青睞,自然是求之不得。然而,節目組最新提拔的脫口秀演員謝恩·吉利斯(Shane Gillis)卻經曆了一場空歡喜。他很快就被曝出曾有過不少涉嫌種族歧視、同性戀歧視的不當言論。迫於壓力,《週六夜現場》馬上宣佈將立即停止與其合作,並為節目組的背景核查工作不力,向公眾表示由衷歉意。然而,為其鳴不平,哀歎《週六夜現場》政治正確過了頭的論調,也隨即浮出水面。究竟孰是孰非,也在美國電視娛樂圈中引出了兩種觀點的針鋒相對。

謝恩·吉利斯

爭議的焦點謝恩·吉利斯於1987年出生在賓夕法尼亞州,25歲開始專職從事脫口秀演出,慢慢在費城娛樂圈中闖出了一片天地。近年來,他成了“美國喜劇中心”(Comedy Central)頻道力推的新人,知名度越來越高。吉利斯平時愛講一些自我貶低的葷段子,對於社會事件的關注度也頗高,正是美國脫口秀節目喜愛的那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主。

這一次,他終於迎來人生巔峰。9月12日,《週六夜現場》宣佈謝恩·吉利斯正式加入節目組,成為NBC老牌綜藝喜劇下一季節目的固定成員。但當天晚上,就有吃瓜群眾翻找出了他在視頻網站Youtube上的一些以往的演出片段,其中不乏針對華人、猶太人、女性和同性戀的歧視言論。迫於壓力,吉利斯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表示了歉意,但他又堅稱,自己是一個“一直都在打破各種邊界的喜劇人”,而如今這些千夫所指的歧視言論,只是他過去十年的喜劇生涯中,一些“糟糕的不成功的段子,我從沒想過要傷害別人,我只想盡我所能說好段子,但這件事情,有時候也要冒風險”。四天之後,謝恩·吉利斯便由人生與事業的雲端跌入穀底:《週六夜現場》宣佈與其解約,不再聘用。

此後的一兩週時間里,吉利斯的不少同行都對他表示了支持,認為這種翻老賬的政治正確做法,已經成了懸在所有脫口秀演員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讓人不寒而慄。在知名喜劇演員大衛·斯貝德(David Spade)主持的“美國喜劇中心”電視脫口秀節目中,演員比爾·布爾(Bill Burr,《絕命毒師》)和吉姆·傑弗瑞斯(Jim Jefferies)都對《週六夜現場》開除謝恩·吉利斯的做法大加抨擊。“這根本就是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啊。”傑弗瑞斯表示,“他們真不應該開除,那隻是他過去做過的一些事罷了。是不是以後每個人的曆史,都要重新翻一遍?”

他所說的“取消文化”,正是近年來在歐美社交媒體乃至社會生活中風頭很勁的一種杯葛、抵製的做法。從哈維·韋恩斯坦到伍迪·艾倫,從邁克爾·傑克遜到凱文·史派西,只要捲入醜聞,不光要抵製這個人以及他以後的作品,包括他過去的作品,也要悉數打入冷宮,從此徹底“取消”,當它們不存在一樣。

對此,比爾·布爾憤慨地說:“那些人根本就是在故意找茬,這下子,真的是人人自危了。拜託,我們只是一些喜劇演員,又不是要去從政。這種事情還他媽有完沒完了?你們這些零零後,就是一群卑鄙小人,你們什麼都無所謂,一心只想著告發別人,看人倒霉。”

此外,曾在《週六夜現場》節目組演出多年的喜劇演員羅伯·施耐德(Rob Schneider,《小姐好辣》、《人面獸心》)也在自己的社交媒體賬號上發出悲鳴:“這真是一個文化上毫不原諒的時代啊,喜劇演員不成功的段子,被你們這些看人挑擔不吃力的傢伙拿來盤問個不休。在我看來,謝恩·吉利斯誠懇道歉一下,也就可以了,《週六夜現場》可以讓他暫時停職,但不該一下子就炒了他的魷魚。”

然而,謝恩·吉利斯的迅速被炒,真的是政治正確過了頭,真的是過去年輕不懂事嗎?另一些人,顯然並不會這麼看。這裡面,當屬曾經的NBA巨星、如今成功轉型成為專業影評人的“天鉤”賈巴爾(Kareem Abdul-Jabbar)的觀點最站得住腳。9月25日出版的《荷李活記者》雜誌刊登了他的專欄文章,對謝恩·吉利斯以及他的支持者宛若當頭一擊。

在賈巴爾看來,既然吉利斯辯稱,自己那些歧視言論,其實都是在說段子,只是沒編好,失敗了。那我們就該分析一下,這些究竟真的是不成功的段子,是他有意要打破文化的邊界,用笑話來表達真知灼見,抑或只是為了博人一粲的低級笑話。而要做這種區分,最好的辦法就是問自己幾個問題:第一,那些傷人的話語,都是什麼年代說的?因為我們必須要承認,時代在發展,某些過去大家都無所謂的話語,現在因為文明的進步,意識到了其中的錯誤。第二,這人現在的態度轉變了嗎,意識到過去的錯誤了嗎?道歉誠懇嗎?

針對這三個問題,賈巴爾讓我們再來看一下吉利斯的言論。第一,他被重新翻出來的那些演出片段,表演時間是2018年。都快9012年的時候,這人仍在使用“中國佬”(Chink)這樣的侮辱性詞彙指稱華人,用“平胸的臭婊子”來形容南北戰爭中的女戰士,怎麼說都無法為其開脫。第二,人都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可吉利斯的道歉卻全無誠意可言,那些種族主義的言論,可不是什麼藝術創作中需要冒的風險,那根本就是一種無知和想要投機取巧的做法。他那些段子根本就不是在“打破文化的邊界”,而是讓文化的邊界又倒退回到了1950年代。因此,他人生的這一次大起大落,完全就是咎由自取,沒什麼可同情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