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之國》:女團的悲喜沒人看見
2019年09月26日16:10

原標題:《女王之國》:女團的悲喜沒人看見

韓國偶像產業非常發達,每年各類偶像選秀節目也是紮堆。縱然如此,8月底,韓國專業音樂電視台M-net推出的一檔全新綜藝節目《女王之國》(《Queendom》),還是以其新穎的設定,引發廣泛關注。此前,大熱的《PRODUCE 101》也是M-net首創。

《女王之國》海報

一、女團版《我是歌手》

《女王之國》的節目形式是,女團搶位大戰,6組現役女團通過三個階段的比拚,展開正面對決,選出女團偶像界真正的女王。

6組女團分別是二代團2NE1成員、現在solo的樸春,三代團的AOA,四代團的LOVELYZ、MAMAMOO和OH MY GIRL,以及來勢洶洶的新人團(G)I-DLE。雖然韓國傳統三大經紀公司SM、JYP、YG(醜聞之後已經徹底掉隊)並沒有派女團參與,當前韓國最熱的三大女團Twice(隸屬於JYP)、Red Velvet(隸屬於SM)、Blackpink(隸屬於YG)也都缺席了,但《女王之國》的陣容還算是華麗的,像MAMAMOO當前風頭正勁,大有趕超三大女團之勢。

參加的6個女團,依次為AOA、(G)I-DLE、LOVELYZ、MAMAMOO、OH MY GIRL、樸春

三個階段的比拚,分別是三次舞台競演(35000分)、同時發佈新音源比拚(15000分),以及最終回歸舞台直播投票(50000分)。最終總分第一位的女團,將獲得在M-net進行單獨回歸秀的機會。

雖然韓國音樂市場上的女團數量數不勝數,但這種現役當紅女團競演的節目,倒頗為罕見,有點類似於女團版的《我是歌手》。

《女王之國》播出期間,TVN也播出了三期的《女團主唱No.1生存戰:V-1》,由12位vocal角逐韓國女團主唱NO.1的位置。相較之下,《女團主唱No.1生存戰:V-1》的反響比較一般。一方面,參演的女團名氣不大,並且女團主唱比拚的節目,以前就有過了(比如JTBC的《偶像主唱聯盟》)。另一方面,節目是中秋假期專屬,類似於MBC的《偶像運動會》,播出週期太短。

《女團主唱No.1生存戰:V-1》海報

《女王之國》的好看,既在於節目形式與賽制的創新,也在於幾代女團強大的實力與炸裂的舞台效果——唱跳俱佳,每一場演出都做出了演唱會的效果,隨便一組拿到國內,可以吊打所有的新興女團。像三代女團AOA已經在沉寂一段時間,重新登上舞台,還是分分鍾教後輩學做人;四代團OH MY GIRL為了突破單一的可愛形象做了種種嚐試和努力,效果驚豔。

AOA寶刀未老

OH MY GIRL表演中

同時,因為競技因素的存在,每一個組合都拿出了100%的努力,第二次舞台競演的效果,整體精彩程度要高於第一次。像第一次MAMAMOO、樸春都還有點錄節目的心態,但第二次競演,看到後輩都是鉚足了勁比拚,激起了她們不能輸的勁頭,也紛紛放大招。

樸春

美中不足的是,節目的剪輯有些混亂。因為舞台呈現時間有限,為了湊齊近90分鍾的播出時長,節目在舞台之外的部分著墨甚多——但這些看點寥寥。至於最精彩的舞台表演部分,頻繁切換其他女團實時表情反應或者精彩片段回放,表演的完整性被破壞,精彩程度也打了折扣。

表演時,剪輯了大量其他組合和觀眾的實時反應

總體而言,《女王之國》瑕不掩瑜。並且,除了舞台表演,舞台之外幾代女團的興衰更迭,本身也是一大看點。

二、韓國女團的興衰更迭

1997年經濟危機,韓國經濟受到重創,1998年韓國正式提出了“文化立國”方針,從此改變了韓國的文化格局,也開啟了韓流的大門。

從這個時候開始,韓國的SM、DSP、YG等經紀公司,比較集中地往市面上推出幾個男團女團。一代女團中,比較具有影響力的是,SM於1997年推出的S.E.S,1997年出道的BABY V.O.X(比較知名的成員是尹恩惠),1998年DSP推出的FIN.K.L(最著名的成員是李孝利、成宥利)……這些女團走的都是清純自然風,元氣滿滿。

S.E.S

FIN.K.L

一代女團的時間一直持續到2006年,她們是韓流的開拓者,為後輩奠定了基礎,但除了S.E.S、FIN.K.L等少數曾達到巔峰,其餘的大部分都影響力有限。

二代女團一般指涉的是,2007年-2009年期間出道的女團。二代女團開創了新紀元,韓國女團開始擁有與韓國男團相匹敵的、世界級的影響力。

2007年2月10日,JYP推出了Wonder Girls,主打復古風,2008年的單曲《Nobody》一度風靡大街小巷,Wonder Girls也開始了進軍全世界的腳步。2007年8月5日,SM推出了少女時代,組合從2009年初發佈的《Gee》躋身一線,從此開啟了長達10餘年的女團統治史。

Wonder Girls

少女時代

除了這兩大天團外,其他女團百花齊放。比如2007年出道的KARA,2009年出道的After School,2009年出道的f(x)。而樸春所隸屬的2NE1,是YG公司2009年推出的,與二代女團普遍的清純性感風不太一樣,2NE1凸顯的是實力、力量與風格,被粉絲們視為girl crush鼻祖。2NE1於2016年解散,同一年,KARA、Wonder girls、4minute、Secret、Rainbow等其他二代女團也紛紛解散。

2NE1

第三代女團主要指涉2010年至2013年間出道的女團,三代女團是處於夾縫中的女團,她們試圖走出二代女團龐大影響力的“陰影”。

除了Miss A(2010)、A pink(2011)等少數的例外,大部分三代女團為了贏得市場關注,劍走偏鋒,走上性感魅惑路線,並且不斷突破尺度。具有代表性的女團有SISTAR(2010)、Girl's Day(2010)、Dal shabet(2011)、Stellar(2011)、AOA(2012)等。像AOA剛出道是清純學生妹的形象,推出的作品質量也不錯,奈何紅不了,從2014年推出的《短裙》開始轉型性感路線(性感的服裝+大尺度的動作),與剛出道時判若兩隊,性感也讓AOA迎來新的轉機。

AOA

Dal shabet

四代女團一般指涉的2014年至今出道的女團,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前文提到的傳統三大經紀公司推出的三大天團Red Velvet(2014)、Twice(2015)、Blackpink(2016)等。

Twice

Blackpink

四代女團的整體風格,一方面重回二代女團的清純、甜美風,有小性感但也不會像三代女團那樣“出格”,像這回參加《女王之國》的LOVELYZ(2014)、OH MY GIRL(2015),都是清純可愛風。另一方面,Girl Crush受到越來越多粉絲的喜愛,不是那麼注重顏值和性感,像Blackpink、MAMAMOO(2014)都以其實力、力量、幹練、舞台感染力而獨樹一幟。因此,四代女團雖然並未產生出像少女時代那樣的頂級天團,但充滿潛力。

MAMAMOO

三、沒什麼“女王之國”,皇冠易碎

眾所周知,韓國的練習生體系專業且發達,大部分年輕人都有過練習生的經曆,因此,韓國的年輕人大抵多才多藝,很多人要麼有一副好嗓子,要麼會那麼一兩樣樂器。當然,專職練習生非常辛苦,每天得訓練10餘個小時;而且練習生還有淘汰機製,每個月都有考核,連續兩三次墊底就直接被淘汰;沒淘汰也不一定有機會出道,有的練習生出道前已經練習了5年甚至10年(從小學就開始訓練)。

有這麼一個的說法,韓國幾乎每天都有新團出道。也許是誇張了,但還是道出了這樣一個事實:韓國市面上有太多大大小小的經紀公司,它們推出的男團女團多如過江之鯽。對於經紀公司來說,推出團體比推個人的成本低、收益率高,畢竟團體人數多,可優勢互補,受眾面廣,走紅的可能性大,當然對於成員來說,收入就少了。

幾乎每天都有歌手出道/回歸

不過,收入少倒是另一碼事。對於練習生來說,首先想的是出道;出道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還得想著是否能夠走紅。像SM、JYP、CUBE等大型經紀公司,有更完整成熟的培訓體系、更強大的音樂製作團隊和編舞團隊、更多的渠道和資源,新團糊的可能性小。但對於絕大多數小型經紀公司來說,推出新團是“九死一生”,男團里的BTS,女團中的Gfriend、MAMAMOO是極少數的例外。而這回《女王之國》中的LOVELYZ、OH MY GIRL,都是小型經紀公司推出的,一直在三線團里徘徊。

走紅了也絕非意味著就長紅不衰了。畢竟市場上新人輩出,幾個月不發新歌,沒有新的活動,很容易被遺忘、被新團所取代。像AOA這種曾接近一線的女團,稍微一遇到風波,整個團隊的活動就會陷入停滯。而昔日的頂流2NE1,如果發展遇到瓶頸,經紀公司也會毫不猶豫解散,將資源傾注到新人身上。

所以,韓國女團的更迭速度非常快,像少女時代這樣的“常青樹”堪稱獨苗,往往是一個團紅極一時,一兩年後就漸漸沒了聲音,你還在困惑組合在幹什麼時,市場上已經被新的組合所佔據了。

“只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是韓國演藝圈的日常,少數光鮮亮麗的頂流背後,每天都有一批練習生或出道的新人(老人),夢碎演藝圈,或者身在泥淖卻仍不放棄破繭成蝶的幻想。

而在一個充斥著鄙視鏈的社會里,女團是處於韓國娛樂圈的最底端;在韓國這種典型的父權資本主義社會里,很多女團是玩偶/玩具一般的存在,迎合男性的慾望想像,成了走紅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不少女團MV,都是緊身衣、熱褲、低胸、絲襪、高跟鞋,搭配撩上衣、撩裙子揉臀、揉胸、前後抖胯等充滿性暗示的動作。即便韓國電視台有過相關禁令,禁止MV出現某些動作,但上有對策,下有對策,賣弄性感依舊是吸引眼球的最大利器。

AOA《短裙》MV

有人將韓國女團的普遍的性感特色,形容為“討好的性感”。雖然歐美一些女歌手的MV尺度也不小,不過她們的性感更多是一種自我欣賞、自我愉悅的性感,傳遞出的是“老娘的身體老娘做主”的霸氣,但韓國女團的性感,普遍是宣泄男性情緒的性感,舞台之外,女團成員得是純情無暇的乖乖女。像去年3月,Red Velvet成員Irene因表示閱讀了《82年生金智英》而捲入了“女權主義者”爭議,一些男粉用過激的方式表達不滿,聲稱“非常失望”“後悔想過跟你結婚”。

哪怕是這回《女王之國》,就表演的曲目和風格來說,“討好的性感”“討好的可愛”仍舊佔據多數。比如LOVELYZ的《Ah-Choo》,將少女陷入初戀的激動比喻成打噴嚏,但歌詞“我的嘴巴,好癢好癢,忍不住啦”結合著裝與表演,討好男粉的意圖還是太露骨了些。而目前兩次競演,幾乎所有的選歌都圍繞著“男歡女愛”展開,雖然在演繹上MAMAMOO、樸春就比較有“攻氣”,但還是折射出在一個根深蒂固的父權社會里,韓國女團的表達空間非常狹隘(跟BTS一對比更明顯)。

LOVELYZ表演《Ah-Choo》

但還是要感謝《女王之國》這樣的節目,為生產空間逼仄的女團們又提供了一個表演舞台。只是,《女王之國》可以讓人看到韓國女團的專業、敬業,可以看到組合興衰更迭的殘酷、心酸,恰恰看不到的是,所謂的“女王之國”。這樣的“女王”太艱辛,而皇冠又太易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