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左手掛吊瓶,右手寫作業”,生病的怕不只是孩子
2019年09月26日21:40

原標題:夜讀|“左手掛吊瓶,右手寫作業”,生病的怕不只是孩子

9月開學季,也是感冒流感等呼吸系統疾病的高發期。雖然生病了,但是學業不能落下,寫作業成了一件讓孩子和家長都頭疼的事情。近日,南京同仁兒童醫院在輸液室旁開設了一個“作業吧”,方便來吊水的學生寫作業。

據說,在設置“作業吧”之前,醫院里小患者寫作業的姿勢千奇百怪:有的家長需要自帶摺疊小桌;有的爸爸充當了人肉桌墊,用後背給孩子當桌板。幾個小時的作業寫完了,爸爸和孩子的腰都累彎了;甚至有的孩子為了拿輸液椅當桌子寫作業,只能選擇坐在冰冷的地面上。

所以才有了醫院的“作業吧”。有一位患兒家長媽媽說:“之前孩子生病來掛水,只能等掛完水再回家寫作業,等寫完作業已經深夜了,孩子根本休息不好,對身體恢復也不利,但是不寫作業又怕耽誤學習,真是心疼又無奈。”

每一個在邊打點滴邊做作業的孩子,背後都有一個偷偷流淚的媽。“心疼又無奈”的糾結,是面對現實做出的掙紮。

作為一名學齡前兒童的家長,我有過幾次陪孩子在醫院掛吊瓶的經曆,卻還沒到陪娃在醫院邊打點滴邊寫作業的“雞娃”程度。

此刻,腦補了一下,這些“輕傷不下火線”,讓孩子帶病也必須堅持完成作業的家長的心路曆程。正所謂,打在兒身疼在娘心。為人父母,才會懂得,看著孩子發燒生病,小嘴唇乾得發紅,忽閃忽閃的大眼睛,都沒了平日古靈精怪的勁頭。中年老父老母心疼得,恨不能躺在病床上的人換成是自己。

這些陪著孩子掛吊瓶,還不忘監督孩子作業完成情況的父母,心態是既心疼又糾結。和那些陪娃寫作業時“吼娃”的父母如出一轍。

現在網絡上流傳的“吼娃”視頻特別多,陪孩子寫作業“寫到吐血”“累到心梗”的父母,哪一個心頭不是在滴血。每次吼娃必後悔,下次陪娃寫作業之前,雖然在心裡默念一千遍這是“親生的”,發誓一萬遍“再不吼娃”,只要坐上學習桌,還得帶著“臣妾也做不到啊”的心情,接著吼娃。

背後的原因,無外乎是當下的孩子確實是太難了。出了學而思,走進新東方,一年四季在補課,都生病打點滴了,還不能好好休息。小小年紀就要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奧數編程每一樣都從娃娃抓起,小小的娃娃都快被抓壞了。

有時候,家長看了都會感歎,幸虧自己生的早,不然課業壓力這麼大,真心承受不起。也會暗自擔憂,萬一某天真把孩子的弦繃斷了會後悔莫及。

近來,有個網絡熱詞很流行,叫做“雞娃”,指的是給孩子打雞血,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虎媽”“狼爸”們為了孩子能讀好書,不斷地給孩子安排學習和活動,不停地讓孩子去拚搏。

很多父母本身也不想去“雞娃”,無底線地給孩子加壓,也想給孩子快樂童年。誰不知道生病的時候孩子最脆弱,誰還忍心這時候還要去“雞娃”。但更多時候,在日趨激烈的競爭環境下,鮮有家長能懷有安之若素的淡定,只能隨波逐流接著跟“起跑線”較勁。

小患者“左手掛吊瓶,右手寫作業”,反映的只是為人父母的一份無奈與無力,看似是“帶病努力”,其實也是被迫打足了雞血的家長心結難解。

“家長是最能給孩子賦能,也是最能給孩子減負的人”。家長何嚐不心疼生病的孩子,何嚐不想他們安心養病,但想要真的治好教育的病,怕不是一兩次點滴時寫不寫作業之爭能解決的,還得靠教育大環境的正本清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