劃重點:引發民主黨發起彈劾特朗普的那通電話裡談了些什麼?
2019年09月26日18:13

原標題:劃重點:引發民主黨發起彈劾特朗普的那通電話裡談了些什麼?

當地時間9月24日,美國眾議院議長、民主黨人佩洛西宣佈對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啟動彈劾調查。此項調查源自上週多家媒體報導的烏克蘭“電話門”:據匿名的政府官員透露,特朗普曾多次敦促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調查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前副總統拜登和他的兒子。

隨後,美國白宮25日公佈了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通話的文字記錄。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5日報導,一位白宮官員透露,這份文字記錄來自語音識別軟件。而這份文件第一頁的底部有一個“注意事項”指出,這份通話記錄並非逐字逐句的錄音稿,而是根據情況室和美國國安會官員的“筆記”整理而成。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通讀了這份通話記錄,對其中的要點做了梳理。

左: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右:美國總統特朗普 視覺中國 資料圖

談話開場,互相吹捧

特朗普與澤連斯基7月25日的通話發生在澤連斯基領導的人民公仆黨贏得議會選舉後不久。特朗普在通話中先祝賀澤連斯基取得了勝利。特朗普稱澤連斯基“做得很棒!”“最終輕而易舉地贏得了勝利”。

澤連斯基則表示他認為特朗普說得完全正確,並說他向特朗普學習了很多,使用了特朗普的一些技能和知識,並且在選舉中用它作為榜樣。澤連斯基說他應該經常參加選舉,這樣特朗普就可以更經常地給打電話給他,他們也可以更經常地通電話了。

澤連斯基說烏克蘭注入了很多新鮮血液,而不是那些老政客、典型的政客,因為“我們想要有新的形式和新型的政府。在這一點上,你(特朗普)對我們來說是一位偉大的老師。”

一起懟歐洲國家

特朗普說,美國在烏克蘭所做的工作要比歐洲國家做得多,並特別提到了德國總理默克爾。

特朗普稱美國為烏克蘭做了很多事情。“我們花費了大量的努力和時間,比歐洲國家做的要多得多,它們(指歐洲國家)應該更多地幫助你。德國幾乎沒有為你做什麼。他們所做的就是嘴上說說。”特朗普還稱,

“美國對烏克蘭非常好,我不是說互惠是必須的。”

澤連斯基積極回應了特朗普的說法,“你說得非常對,不僅是100%正確,實際上是1000%正確。”他表示他也與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交談過,並告訴他們,他們在對俄羅斯製裁問題上做得還不夠,沒有為烏克蘭作出應有的努力。

澤連斯基稱美國才是烏克蘭更大的合作夥伴,“儘管從事實和邏輯上講,歐盟應該是我們最大的合作夥伴,但從技術上講,美國是比歐盟更大的合作夥伴,美國為烏克蘭做了很多事情,對此我非常感謝。特別是在對俄羅斯的製裁問題上,美國做得比歐盟多得多。”

澤連斯基談到了與美國的防務合作,“我們也準備好了在接下來的繼續合作,具體來說,

我們基本準備好從美國購買更多“標槍”(反坦克導彈系統)用於防禦

”。

特朗普:“想請你幫我們個忙”

對於引發美國民主黨決定彈劾特朗普的核心關鍵點——特朗普是否在通話中向烏克蘭方面施壓,要求其調查拜登和他兒子亨特,此次披露的記錄中有幾段談話內容可能與此相關。

特朗普在通話中對澤連斯基提到了科技公司“CrowdStrike”。互聯網安全公司CrowdStrike此前調查了針對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黑客入侵。

特朗普表示,想請澤連斯基“幫我們一個忙”(do us a favor),但恰恰這一部分的通話記錄沒有完整顯示:“因為我們的國家經曆了很多,烏克蘭對此很瞭解。我想讓你知道烏克蘭在整個情況中是怎麼回事,他們說的Crowdstrike……我猜你們國家一個有錢人……他們說烏克蘭有一個服務器。”特朗普說,會讓司法部長(編註:指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給澤連斯基的人打電話,把事情弄清楚。

就在特朗普與澤連斯基通電話前一天,此前負責“通俄門”調查的美國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在國會作證,就他提交的“通俄門”調查報告分別接受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和情報委員會兩黨議員的提問。

特朗普提到了這件事,“正如你昨天看到的,整個胡說八道(的通俄門)以一個名叫羅伯特·穆勒的人的糟糕表現結束,他不稱職,但他們說很多事情都是從烏克蘭開始的。”特朗普稱,如果澤連斯基能為此做點什麼,“那就太重要了”。

澤連斯基回應,將保證所有的調查都會公開並坦率地進行。

在通話的後半段,特朗普提到了涉及拜登兒子亨特的烏克蘭總檢查長邵爾金。特朗普說,“我聽說你有一個非常優秀的檢察官,但他被解僱了,這真的很不公平。”

烏克蘭檢方正對該國天然氣公司Burisma Holdings和老闆茲羅切夫斯基進行調查。據《華爾街日報》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此前報導,拜登擔任奧巴馬政府副總統期間,他的兒子亨特曾在這家公司擔任董事。且拜登曾向烏克蘭施壓,要求撤換負責調查該公司的烏克蘭總檢查長紹爾金,理由是後者對腐敗案件的追查力度不夠。

提到邵爾金之後,特朗普第一次在通話中直接提到了拜登和他兒子的名字三次。特朗普直言,“另一件事是,有很多關於

拜登兒子

的談論,

拜登

停止了起訴,很多人想知道到底怎麼回事,所以無論你能和(美國)司法部長一起做什麼都會很好。

拜登

到處吹噓說他停止了起訴,所以如果你能調查一下……”特朗普還強調,“我覺得這件事聽起來挺可怕的。”

澤連斯基稱對邵爾金一事“瞭解並理解”,並向特朗普保證,烏克蘭下一任總檢察長將100%是他的人,並將在9月上任。“他會調查情況,特別是你在這個問題中提到的公司。”

之後,

特朗普稱讚烏克蘭“是一個偉大的國家”,並預測烏克蘭的經濟會越來越好。

此外,特朗普和澤連斯基都批評了前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瑪麗•約萬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是一個“糟糕的大使”。

澤連斯基:“我住在特朗普大廈”

朱利安尼是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澤連斯基在通話中表示,其助理最近剛剛與朱利安尼先生通話,並且非常希望朱利安尼能夠來到烏克蘭,“一旦他來,我們就會見面”。

特朗普說:“朱利安尼是非常受人尊敬的人,他是紐約市(前)市長,一位偉大的市長,我希望他給您打電話。我將請他與(美國)司法部長一起給您打電話。魯迪(即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非常瞭解正在發生的事情,他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人。”隨後特朗普又多次提到將讓朱利安尼與司法部長一起給澤連斯基通話。

當特朗普並表示他有很多烏克蘭朋友時,澤連斯基說,他也有相當多的烏克蘭朋友住在美國。“上一次我去美國旅行時,我住在紐約中央公園附近,

我住在特朗普大廈。

在通話的最後,澤連斯基邀請特朗普訪問烏克蘭。“我相信9月我們有望在波蘭見面(編註:原本特朗普與澤連斯基會在9月1日在波蘭一起參加二戰爆發80週年的活動)。你在那之後來烏克蘭可能是不錯的主義。我們可以坐我的飛機去烏克蘭,也可以坐你的飛機,(你的飛機)可能比我的好多了。”(編註:最終特朗普因“多里安”颶風而取消了前往波蘭的行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