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中東遊戲市場,你需要知道這三件事
2019年09月25日16:17

  從港澳台到東南亞,再到俄羅斯日韓區域,中東從來都不是遊戲開發者的第一選擇。但隨著近些年出海玩家的增多,中東成為出海浪潮下為數不多的藍海之一,被畫在了不少企業的計劃藍圖中。

  但就如同其大漠之下埋藏的古埃及文明與兩河文明,中東是一個仍待探索、充滿著神秘色彩的奇異世界,它藏有不菲的用戶價值和未成矩陣的互聯網生態,自古至今從未有人在一朝一夕之間征服過它。要想她揭開面紗敞開擁抱,還需沉下心來深耕數載,用心打磨。

  時至今日,中東的遊戲市場還有多少價值待挖掘?如何做好這片市場?未來形態又會如何?TOP君採訪了專注於中東出海的移動互聯網公司MENA Mobile COO Eric王巍岩,為大家帶來中東遊戲市場的全方位洞察分析。

  出海熱潮來襲

  中東遊戲市場仍是掘金重地

  根據《2018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中國自主研發網絡遊戲海外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95.9億美元。遊戲產業較為發達的北美、日本、西歐成為開發者們的出海勝地,與這些市場比起來,中東似乎並不在第一梯隊。然而從細分市場與用戶特徵來看,中東卻是一塊“黃金寶地”。

數據來源:中國音數協遊戲工委、伽馬數據
數據來源:中國音數協遊戲工委、伽馬數據

  首先從細分市場來看,據王巍岩透露,2018年中東遊戲市場大概有30億美金,在全球遊戲商里占5.9%左右,到2022年可能會達到50億美金,這其中手遊大概占了一半,未來比重也將不斷增大。而目前《PUBG》以及《INVASION》等幾款較為火熱的移動遊戲的月流水只占了幾千萬。

《Invasion》
《Invasion》

  “不管是對本國的開發者還是對國外的開發者,它都有很大空間,我相信機會依舊很大,”王巍岩講道。

  其次,從用戶特徵上,得益於海灣六國(阿聯酋、阿曼、巴林、卡塔爾、科威特、沙特六國)的土豪級消費實力,GCC地區(即海灣六國)的智能手機滲透率較高。根據GSMA協會,2018年第二季度GCC地區的智能手機普及率達74%,高於世界平均水平(71%),並預計在2025年達到81%。高消費、高智能手機普及率也帶來了極高的用戶價值。此外,中東本地的用戶接受度也較高,很多喜好、口味還待挖掘。

  根據王巍岩的介紹,有些遊戲並未做本地化,英文版只能在少數幾個講英文的中東國家推廣,MAU(月活躍用戶數量)比較低,但總有一些土豪玩家會充上千甚至上萬美金,最終實現可觀的ROI。

  “中東的ARPPU(平均每用戶付費收益)很高,我曾經接觸過的某款遊戲甚至可以達到800美金,”王巍岩透露,“就獲客成本而言,策略類的重度遊戲在歐美的獲客成本大概要30-40美金,而在中東我們基本將成本控製在歐美成本的十分之一左右。”

  而在用戶的接受度層面上,王巍岩表示,中東地區的玩家還未完全被教育,接受度高,可塑性也比較強,開發者可以嚐試多類型多題材的遊戲產品。

  “我們之前都不敢輕易嚐試的Q版的卡通足球遊戲類型就在本地也獲得了不錯的效果,說明這些本地用戶被教育了,接受能力在逐漸變強,”王巍岩講道,“除了策略類遊戲。中東其他類型遊戲都很少,開發者應該去做多品類的嚐試,射擊類、角色扮演類甚至歐美風格的都可以嚐試,機會還是很大的。”

  線上買量為主

  多重手段輔助配合

  王巍岩認為,企業出海不僅需要做好效果廣告,還需要製定整體戰略佈局,組建本地化團隊,深耕當地市場。

  其中,買量是遊戲出海推廣的第一步棋,也是海外推廣的主要手段,約占80%。等產品進入穩定期後,遊戲企業可以採取網紅營銷、明星代言、電影電視、線下等其他方式予以配合,增加品牌曝光。

  對於買量以外的其他手段,王巍岩表示,中東地區的泛娛樂生態才剛剛起步,線下電影院和娛樂類電視節目頗受歡迎。“沙特年初電影院才落地,非常受歡迎,即使在電影播放前的廣告時間大家也會整整齊齊坐在座位上看,當地人認為這是一種Fashion,”王巍岩講道,“所以今年我們在中東地區布下了電影屏的宣傳通道用來投放”。

  在這一方面,MENA Mobile也勇於去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早在2017年就曾簽約中東“麥當娜”Haifa Wehbe為手遊《Invasion》代言,還拿到了中東最大的電視台MBC在中國的廣告代理權。

中東“麥當娜”Haifa Wehbe
中東“麥當娜”Haifa Wehbe

  同時,隨著本地逐漸開放,阿拉伯的好聲音、達人秀等娛樂綜藝以及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等線下體育賽事都向外來開發者提供了讚助席位。

  而與這些營銷手段相比,在全球非常火的網紅效應在中東似乎並沒有太多發揮的空間。

  王巍岩坦言,MENA Mobile曾在2016年就嚐試了KOL推廣,而隨著KOL價格近些年來水漲船高,單次推廣費用從幾千美金漲至幾萬美金,在網紅效應逐漸減弱的情況下,當時的性價比似乎並不高。

  這其中原因在於,中東區域頭部KOL較少,還未形成MCN或娛樂營銷機構等體系;此外,在廣告主與KOL的合作模式並不如歐美一些KOL那麼自由,導致KOL可能並未真正帶動粉絲,達到預期效果。

  除此之外,王巍岩還講道,營銷人員還要瞭解當地人的作息時間及節假日等流量高峰,提前做好準備。

  比如中東人一般10點左右上班,下午4點多就下班了,晚上8點到11點甚至淩晨2點是付費高峰期,也是廣告推廣的黃金時段。

  而不同於歐美的聖誕節,中東的流量峰值一般在齋月、開齋節等傳統節日,因此營銷人員需要根據文化習俗以及用戶行為習慣來做產品本地化,並需要至少提前一年預訂Google、臉書的節日廣告位。

  遊戲之外

  互聯網之內的生態堡壘

  關於未來中東的互聯網發展趨勢,王巍岩認為,未來遊戲所依託的流量將不再局限於Google、臉書、推特等國際巨頭,中東地區或許會逐漸形成本地流量矩陣。

  事實上,這些矩陣已經在搭建了。從SHEIN、Club Factory搶占中東電商市場到TikTok位列中東免費榜之首,這些互聯網平台都致力於聚集本地流量,形成變現。

  以手遊為起點,MENA Mobile也開始在這片沙漠之上一磚一瓦地搭建起泛娛樂生態的堡壘,推出了首款針對阿拉伯人的短視頻社交APP Moment,自研自發了第一款影遊聯動的策略型遊戲《薩拉丁》並引進了中東版同名電視劇的IP,還針對中東用戶的支付難問題做起了支付產品。

MENA Mobile首款自研自發遊戲:薩拉丁
MENA Mobile首款自研自發遊戲:薩拉丁

  深耕中東市場多年,王巍岩認為自己仍在不斷學習。“Go to globalization is to be localization”(要想國際化需先本地化)他說道,“這個市場仍需要被教育,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敞開臂膀一起把生態做好才是共贏。”

  來源:TopMarketin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