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然後呢?你可能需要一套Apple搜索廣告解決方案
2019年09月25日13:50

  新浪科技 楊雪梅

  近幾年,海外市場成了中國開發者和互聯網公司征戰的藍海,從BAT、字節跳動、美團、網易等大公司,到初創型公司,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出海步伐正在加快。根據App Annie報告顯示,自 2017 年到 2018 年,中國出海移動遊戲和應用的下載量增長了 40%,收入增長了 75%。

  中國開發者由於運營難度的限製,在海外的主要增長方式主要是廣告投放,每個出海項目基本上都避不開Facebook、GoogleAds和Apple Search Ads。尤其是剛剛開放不足3年的Apple Search Ads,於2019年3月開放的全球59個國家和地區,已經與Facebook、GoogleAds成為了海外用戶增長的三駕馬車。由於Apple擁有著全球14億的激活設備,並且Apple廣告有著超高的轉化率和ROI,已經成為App海外增長的主要渠道。據調研機構伯恩斯坦預測,2020 年 Apple Search Ads的收入可以達到40 億美元左右,也就是說明年即將迎來Apple廣告爆發的一年。

  當然,對於出海應用來說,還有著各式各樣的困難,比如說:如何選擇合適的海外市場、如何快速適配各國不同的語言文化、如何在應用商店嚴審規則進行推廣、如何更好服務當地用戶等,都是必須面對的問題。

  這種情況下出現了一些為中國開發者解決出海增長問題的公司,但是僅僅依靠人工服務難以解決國外複雜的問題,於是誕生了數據技術型服務公司。

  今年成立的初創型公司凝視數科就是其中一家,其旗下AppStare是當前全球領先的大數據人工智能Apple Search Ads效果廣告投放平台,平台服務面向全球開發者,尤其是中國地區的出海開發者。

  在接受新浪科技專訪時,凝視數科CEO李競航表示,全球應用商店的各種分類榜單中都有中國出海開發者的身影,但由於中國開發者者對海外市場的陌生、語言阻礙、對各國政策的不瞭解、在海外買量的不熟悉等因素,阻礙著更多的開發者出海。李競航從幾個方面分析了目前出海的現狀及介紹瞭解決措施。

  國內人口紅利消退 中國開發者出海尋找空間

  “中國早期的互聯網人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人口紅利,現在在國內人口依然沒變但是紅利沒有了。”

  “比如在國內,早期用戶成本幾塊錢,現在每個用戶成本達到幾十塊錢,甚至大幾十塊錢,尤其頭部應用,成本每年翻倍增加。但是在海外我們可以看到比這個更低的成本,比如在美國,一個用戶的購買成本可能也就十幾元人民幣,東南亞地區更低,才幾塊錢,而且在一些發達國家,回收也非常好。” 李競航提到,現在的出海狀況是一部分開發者在國內已經發展得很成熟,需要擴張到海外;另外部分開發者例如遊戲和互聯網金融等受國內政策影響,轉而拓展海外市場;還有部分開發者產品更適合海外市場。因此在頭部開發者的引領及眾多中小開發者的推動下,出海越來越熱,出海是近幾年來業界共同看到的一個大趨勢,且規模越來越大。

  據其透露,2019年8月中國手遊發行商在全球吸金超過15.8億美元,拿下當期全球手遊總收入28%的市場份額;抖音海外版TikTok,截至 2019年2月末,全球裝機量已超10億。以遊戲廠商、社交、電商為代表的國內開發者早已經瞄準了海外市場。

  在這樣一個背景下,2019年3月,凝視數科成立,推出AppStare大數據人工智能投放平台,通過大數據和AI技術幫助出海開發者實現智能投放,平台實現了多種語言的關鍵詞投放,解決開發者在廣告投放方面的語言文化障礙,同時平台有完整的效果監測與監控系統,智能出價系統、競品監控系統等,不僅能全方位高效的幫助出海開發者獲得性價比最高,最多的流量,還能實時瞭解競品動態及獲得行業數據報告。

  據瞭解,凝視數科母公司合聲易銘從2013年開始,就從事Apple應用商店ASO(App Store Optimization,應用商店優化)業務,服務超過1000家應用的推廣業務,涉及到數十個分類和子分類,橫跨上百個行業。

  合聲易銘在數年的營銷服務中,發現客戶最大的痛點是數據和數據分析,及數據分析成果的轉化。而在分析、跟蹤、監控投放數據上,用大量的人力去實現會成本高、效率低、不可控、誤判概率大,人力所能監控的數據量也非常有限。因此需要實現可視化及人工智能大數據投放平台,實現從元數據優化,到智能投放,到效果實時監控,到智能投放策略調整,到競品監測,到行業分析,全鏈路閉環解決方案。

  一次在偶然的機會,合聲易銘在和李競航溝通中,發現他是這方面的專家,對合聲一直在構思的系統有全面的認識,不僅在宏觀上有整體的思路,在某些細節難點上有具體的解決措施,而且有完整的實現路徑和技術解決方案,所以大家一拍即合。“實際合作也證明當初判斷是正確的,短短幾個月就按照計劃實現了產品上線,在多個國家和地區進行運營,並且給客戶帶來了很好的投放效果。”

  AppleASM廣告很重要 AppStare能做什麼?

  採訪中,李競航表示,在App Store,70%的訪問者通過搜索發現App,65%的訪問者通過搜索下載App,Apple搜索廣告的平均CTR也高達6%以上,CPI轉化率達到50%以上,與Facebook和Google相比具有點擊率高,轉化率高的優勢。並且ROI也高於以上二者,因此Apple Search Ads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再者,根據Apple搜索廣告的規則,如果廣告位出現在搜索排名結果首位,那麼原來的關鍵詞搜索結果排名頭名的App不再是頭名。目前Apple廣告也沒有品牌專區,比如在AppleASO中,用戶搜索“淘寶”,若搜索結果首位是“京東”,那麼淘寶直接可進行申訴,然而這些在Apple廣告中是不存在的。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兩者之間的競爭會更加強烈,如加大投放預算,因此各開發者需要進行Apple搜索廣告投放,確保自己的量不被其它競品截流。

  而AppStare則主要圍繞Apple Search Ads提供大數據人工智能投放服務,幫助開發者實現幾項服務,包括元數據優化、智能投放、效果實時監控、競品監測、行業分析。

  尤其在元數據優化方面,Apple開放了59個國家和地區,涉及不同的語言文化,每個產品,每種語言文化涉及數萬個關鍵詞,如何設計標題,副標題,產品描述,關鍵詞覆蓋,如果依靠人工將是很大的成本。而AppStare能幫助開發者從數百甚至上千個競品及相關產品中找出最佳匹配,即使開發者不懂目標國家或地區的語言文化,也可以輕鬆設置元數據。

  此外,AppStare可以為開發者帶來財務上的便利, “Apple另外一個最大的限製就是對中國開發者的限製,在Apple搜索廣告進入中國大陸之前,整套財務體系還沒有為中國大陸開發者打通,他們必須要採用海外通用的那套體系,這與國內一些銀行政策又是不匹配的。”李競航表示,AppStare可以解決廣告付款等問題,這對開發者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未來,還可能會與開發者就具體的項目進行聯動,是開發者的深度合作夥伴。

  AppStare:未來在廣告服務上深耕

  作為一家大數據技術服務型的公司,AppStare的收入來源主要是廣告服務費。據瞭解,目前國際上的通用模式都是以整體廣告費用為基數,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務費,具體根據服務內容的不同收取的比例也不同,這種形式也是目前國內的開發者最接受的一種方式。

  李競航提到,後期AppStare隨著服務的深入及對各國各地區市場的瞭解,會豐富更多收入來源,包括數據服務、聯運收入等,全方位幫助開發者進軍全球市場。

  談到挑戰時,他表示,公司業務開始時確實困難與挑戰並存,一方面要與Apple總部談Search Ads的代理權,另一方面在產品研發方面要不斷攻克技術難點。

  目前,AppStare團隊80%的人員都是產品研發團隊,核心大多來自知名高校和技術創新型基地,例如:國家空間科學實驗室、清華大學KEG實驗室等。團隊目前的定位也是以產品技術作為公司核心的競爭力,利用大數據、AI等前沿科技,通過產品實現驅動行業進步的願景。

  李競航表示,產品體量輕、成本低、數據準確、穩定是目前這個階段團隊追求的方向。“我們只做廣告平台這塊就可以做得更深。”母公司合聲易銘也會從基礎資源,比如資金、人員、創業環境等,以及客戶等業務資源、技術資源、發展指導等方面為AppStare提供全方位支援,共同開拓海外市場。

  未來,如果Apple搜索廣告進入中國大陸,屆時以AppStare為代表的公司,在技術、算法、服務、市場經驗更加成熟,那時會迎來爆發,獲得更廣闊的市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