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在遊戲里對飆中文的老外,怎麼就在中國火了?
2019年09月25日16:22

  UP主@信徒Shinja未曾想到,自己在遊戲中錄下的一場‘不期而遇’,竟能演變為播放量超過千萬級別的‘病毒’視頻。

  9月13晚,信徒在B站上發佈視頻,題為《倆老外在中國服務器里瘋狂飆中文!甚至還互相教學?》,這則視頻記錄了UP主在遊戲《VRChat》里的奇遇:他和化身為香腸人與小黑人的兩位陌生玩家,於聊天室的一處角落里,用中文展開了百無禁忌的對話。

  三人聚到一塊,從‘學漢語’聊到‘特朗普’,又從‘交女友’扯上‘你好騷’,有意思的是,香腸人在中間更是突然開起‘國際快車’,各種葷話令人冷俊不禁。古怪、彆扭的中文口音,配合著滑稽的虛擬形象,讓遊戲中的‘漢語角’造梗如飛,笑料不斷。

  視頻火了,截稿前,B站上觀看人次超過306萬;由它衍生出的話題#老外在中國服務器里說中文#,登上了微博熱搜,閱讀量超過了2.4億次。‘那天晚上,我真的是哭爆了。’信徒與葡萄君講起自己的激動心情,‘我希望它能有五六十萬播放量,然而沒想到它成為了(B站)遊戲榜的第一。’

信徒將視頻發到了微博上,引起了更為廣泛的傳播
信徒將視頻發到了微博上,引起了更為廣泛的傳播

  創作者最初的無心插柳,最終引起了一場盛大的網絡狂歡。香腸人與小黑人的搞怪形象與魔性對話,成為了許多人的快樂源泉。然而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料想到,視頻里給人帶來歡樂的主人公,可能是現實生活里的‘邊緣人’。而這荒誕的、戲謔的演出,原來還有一個辛酸的、催淚的後半場。

  有人說,信徒發的第二條視頻出現了神轉折,讓搞笑成了溫情。而有人得知了故事的後續展開後,確實‘笑Cry’了。葡萄君也被這個笑中帶淚的故事擊中。我感動於:陌生的人們,在虛擬的遊戲空間內,戴著面具和偽裝,卻又能夠呈現出真誠而又充滿人性的交流。

  那一夜的漢語角

  《VRChat》是故事發生的舞台,同時也是一處虛擬現實的在線社交平台。你可以將它當做僅具備VR聊天室功能的《頭號玩家》‘綠洲’,人們登陸遊戲,創建角色,喬裝打扮成任何模樣,隨後按其所好地與人展開互動。

《VRChat》中的聊天室
《VRChat》中的聊天室

  ‘我可以用它做任何事情,任何線下都能做的事情。’信徒表示《VRChat》是個絕佳的虛擬社交平台,而人們在這個平台上能做的事情,絕不止聊天交友,‘我甚至嚐試過玩劇本殺,就算是玩跑團遊戲,它也能夠做到。’

  對於一個UP主而言,進入虛擬現實的社交世界,也抱有蒐集素材的目的。信徒此前做過幾次《VRChat》視頻,不過在故事發生的那一晚,他只是想上遊戲測試一下雙鏡頭直播的效果。

信徒集中做《VRChat》視頻還是在去年,而當時每個視頻的播放量不到10萬
信徒集中做《VRChat》視頻還是在去年,而當時每個視頻的播放量不到10萬

  ‘那時候已經(淩晨)四點鍾了,中文頻道里沒什麼人,不是掛機黨就是海外黨,我就想隨便聊聊天然後睡覺,很巧的是,香腸人突然出現了。’

  香腸人是故事的主人公,因其虛擬形象而得名。他告訴信徒,自己名叫Jason,24歲,是生活在美國的柬埔寨人,想在遊戲里學說中國話。

香腸人在遊戲中的ID其實是LANGA Feom
香腸人在遊戲中的ID其實是LANGA Feom

  兩個人的交流,起初十分平淡,話題怎麼也繞不開‘說中國話’。直到另一個主人公,小黑人的登場,這場相遇才突然變得有趣起來。

  香腸人正和信徒說著自己中文不好,在一旁的小黑人湊了上來,哈哈哈大笑起來,然後用帶有口音的漢語說出:‘你聽我的中文更難(聽),不要聽,你會死了。’

信徒管小黑人叫做DRG,這是他ID的簡稱
信徒管小黑人叫做DRG,這是他ID的簡稱

  不請自來的小黑人,自稱來自伊拉克,是一個16歲的男孩,現居美國。他跟信徒和香腸人也聊起了‘學習中文’的話題,不過隨著他加入,這個普通的話題開始爆發出密集的笑點。有條網友評論很有意思,他把三個人的聊天場景,形容為遊戲里的‘漢語角’。

  在這個漢語角內,生成了不少讓人噴飯的‘段子’。比如說,小黑被問到為何學習漢語時,他自曝這是出於母親的意誌——這回答幾乎讓信徒笑壞了肚子。與此同時,小黑人還把學習漢語的意義扯到了中美貿易,他認為特朗普未來會大量聘用做漢語翻譯的人。

  前頭的交流到底還算正常,但不知為何,香腸人突然放飛了自我。按照網友的評論來說,他開起了‘國際開車’,冷不丁地問起小黑人懂不懂‘黃X’是啥,並直言自己喜歡看片。當小黑說需要查查字典的時候,香腸人有此感慨,‘他還很年輕,他不是變態,我是變態。’

  小黑人其實聽懂了香腸人的葷話,但他表示不能說破,因為其父母正在身後。

  除了說些少兒不宜的話,香腸人和小黑人在交流中,還用中文唱起了歌曲,也是笑料百出。待在一旁的信徒沒有多說話,樂得直不了腰。這就是那一夜的奇遇。

  只是,信徒和屏幕前的看客一樣,當時沒有在意到,那首聽來歡樂的歌曲,竟會是顛覆整個故事基調的伏筆。

  朋友在哪裡之歌

  ‘一二三四五六七,我的朋友在哪裡,在天涯,在海角,我的朋友在這裏。’

  ——在1990年的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上,歌手韋唯登台演唱了一首《1234567》;這首歌的主題關乎朋友,注入了‘天南海北是一家’的情感表達。

  如此有年代感的歌曲,重現於信徒與兩個老外相遇的那一夜。不知出於何種契機,香腸人與小黑人共同唱起了《1234567》。今年剛剛畢業的信徒,壓根沒聽過這首歌,他當時只是覺得,倆人在用比較搞笑的方式,進行著滑稽演出。

突然給自己‘加戲’的香腸人
突然給自己‘加戲’的香腸人

  當香腸人LANGA Feom唱到‘我的朋友在哪裡’時,小黑人DRG半跪在地上,把歌曲接了過來,兀自唱著‘我的朋友在這裏,在這裏,在這裏’。

不知道其他人感受如何,但葡萄君從中聽到了一絲哭腔
不知道其他人感受如何,但葡萄君從中聽到了一絲哭腔

  他們還演唱了《對不起我的中文不好》,但最初沒有任何人領會到其中的深意。直到信徒將視頻躥紅的消息,告之兩位故事主人公之後,劇情迎來了轉折。

  9月22日,信徒再次發佈《VRChat》的視頻,題為《那兩個說中文的老外得知自己火了,高興到說不出話!》。這則視頻記錄了香腸人與小黑人得知自己在中國出名後的反應。

  正如標題所示,主人公們異常激動。香腸人忘卻了表達,興奮得狂奔不止;小黑人則驚訝於自己突然被聚焦,帶著懷疑問道,‘這種事,一生就這一次了吧?’

  小黑人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信徒見狀,晃蕩起對方的腦袋,以為他消化不了此等信息量。就在大家以為他離線之際,DRG出聲表示自己又回來了。隨後,在場的,包括香腸人的朋友@花之祭P,聽見了對方的告白:

  “

  嘿,兄弟,我永遠是不受歡迎的人。即使是在學校里,我也基本沒有朋友。這感覺糟糕透了,你懂我意思嗎?你懂的,這(消息)就像是一個驚喜。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就是得感謝你。

  ”

  小黑人的這段感言,與他的‘朋友在哪裡之歌’形成了呼應。他唱到的那句‘在這裏,在這裏’,或許當真發自肺腑。信徒告訴葡萄君,他本人也沒想到,給大家帶來快樂的小黑,竟會有一個孤獨的現實處境。

  而在視頻之外,那些期待得到更多笑料的觀眾,忽然有人淚濕眼眶。有人從故事中感受到了溫情;有人則體會到虛擬世界的包容;還有人生發出美好想像,認為對小黑人DRG來說,原本‘只是符號的漢字從此有了溫度’。

  我的感觸在於,在經曆過喧鬧和歡騰之後,人們會從一個誕生於虛擬世界里的故事,感覺到真誠、溫暖和希望。人們似乎透過外在的偽裝,反而能感知到別人袒露的心聲。

  遊戲里坦誠相對

  ‘這一點我也很震驚。’

  在與信徒的交流中,葡萄君向其問到,玩家們為何能在《VRChat》里如此交心,他同樣有所不解。

  “ 這就是我喜歡這款遊戲的原因。我第一次進來的時候,發現這裡面歧視和偏見很少,他們甚至拿歧視、偏見作為梗,拿來自嘲,或者是開個小小玩笑。這裡面大家暢所欲言,感覺各民族大團結。”

信徒早期曾記錄過遊戲里的聊天室,人們相處和諧,無話不談
信徒早期曾記錄過遊戲里的聊天室,人們相處和諧,無話不談

  信徒說,他被遊戲感動到了,所以才會持續做《VRChat》相關的視頻。

  他的經曆讓我想起了另一位UP主——Syrmor Sherazee。此君來自多倫多,是一位二十來歲的青年,活躍於Youtube,以《VRChat》為舞台,創作了不少傳播甚廣的視頻,其中一條視頻捕捉到了‘Do you know the way’這個梗,播放量近3000萬。

  在出名之後,Syrmor更專注挖掘人性化的故事。他每次進入遊戲,會主動走向各種扮相的玩家,與之聊起嚴肅的話題,認真傾聽對方的遭遇。他將部分人的口述經曆記錄下來,製作成人物訪談視頻,編入名為‘在虛擬世界里的人們(Humans of VR)’的專輯中。

Syrmor的視頻專輯
Syrmor的視頻專輯

  近兩年來,Syrmor在《VRChat》里遇到了一個自韓國的‘憲兵鳥兒’,聽他訴說起死去的哥哥;一個四處流浪的‘長腳鳥’,對他的悲慘童年娓娓道來;一個《傳說之下》里的骷髏Sans,回憶到當他得知女友癌症晚期時的內心處境;以及一個扮演小豬身份的父親,談論起患有蝴蝶症的孩子,如何與病魔做鬥爭。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長腳鳥’的故事。他在遊戲里對Syrmor訴說了自己悲慘的過去:一歲開始,遭到繼父家暴,後來被母親送到繼父的爸爸那裡,然而依舊受到虐待;長大後,他逃離了傷心地,但無依為靠,只能一邊流浪,一邊賣唱。

‘長腳鳥’在《VRChat》里自彈自唱著《Country Road》
‘長腳鳥’在《VRChat》里自彈自唱著《Country Road》

  Syrmor接受媒體kotaku採訪時曾說過,在與遊戲遇見的人很願意交心,哪怕他說自己醉了。而他認為,這些‘邊緣人’的故事,無論多麼平凡,都閃現著人性。

  “ 你在遊戲中,可能不太容易去深入瞭解一個人,因為彼此之間始終隔了層遊戲。但在《VRChat》里,大家除了語音交流,沒有別的什麼玩法。在這種情況下,你更容易看清一個人。”

  我把Syrmor的事蹟告之於信徒,他轉而想起了在遊戲中遇到的‘貓咪弟弟’。‘他在遊戲里的形像是個貓咪,他跟我說,他每天晚上都住在日本的網吧。’信徒得知,這位貓咪弟弟正在日本念大學,他生活拮據,需要半工半讀,但是找兼職被拒,過程滿是心酸。

  信徒說,他此前沒有意識到,《VRChat》竟是一個能讓人敞開心扉的地方。

  請為當下歡呼吧

  面對科技的進步,總有人說,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負面性的影響我們暫且放下。試著去設想,如果沒有虛擬的空間,和能夠讓人放下防備的偽裝,那些在現實中不得誌的人們,又該如何自處。而我感歎於,虛擬社交平台愈發給人真實體驗的前提下,投身其中的人們反而有了更多勇氣去互訴衷腸。發生在這些虛設空間內的真誠的、人性的交流,最後又給置身現實里的人們帶來莫大感動。

  關於香腸人、小黑人和信徒的故事,其實還沒有講完。

  最後的結局,是所有人都在現實里,走出了更好的一步。香腸人與小黑人受到了國人的歡迎,他們紛紛開通微博,粉絲數量迅速過萬,很多人通過不同的方式,向兩位示出友好。而信徒則從迷茫中解脫。他告訴我,此前兜里所剩不多,差點就想著回歸父輩價值觀里的平穩生活,但經過此事後,他反而更堅定了自己做好遊戲視頻UP主的目標。

信徒的粉絲增長趨勢
信徒的粉絲增長趨勢

  信徒在視頻里,很感謝給自己帶來轉機的朋友們,他說:

  ‘我才是要說感謝的人。要不是遇見了你們,我每天都在迷茫中度過。我永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所以,讓我們為當下歡呼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