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啟動彈劾調查,那邊美國市場已經做出反應……(2)
2019年09月25日14:02

原標題:這邊啟動彈劾調查,那邊美國市場已經做出反應……(2)

核心提示:境外媒體報導稱,因越來越多的民主黨議員呼籲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展開彈劾質詢,9月24日,美元兌一籃子貨幣全線下跌,美股收黑。

核心提示:境外媒體報導稱,因越來越多的民主黨議員呼籲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展開彈劾質詢,9月24日,美元兌一籃子貨幣全線下跌,美股收黑。

【延伸閱讀】豁免關稅!特朗普政府為何對蘋果開了綠燈?

參考消息網9月25日報導 外媒稱,美國蘋果公司23日稱,將在得克薩斯州奧斯汀的蘋果工廠生產新的Mac Pro。之前美國政府批準部分豁免蘋果零部件的關稅。

據路透社9月23日報導,美國貿易監管機構9月20日批準了蘋果提出的15項關稅豁免中的10項,此外還對更多計算機零部件緩徵關稅。蘋果申請豁免關稅的品項包括電路板半成品等零部件。

“新的Mac Pro將包含來自十多家美國公司設計、開發或生產的零部件,並面向美國客戶發售。”蘋果在一份聲明中稱。

《日本經濟新聞》網站9月24日指出,Mac Pro是面向音樂和影像製作者的高性能個人電腦,蘋果主力商品中唯一款在美國國內組裝的。但不鏽鋼製機箱和電源等來自中國的零部件被徵收額外關稅,蘋果向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申請豁免。

蘋果針對維持Mac Pro在美國生產的理由表示,“關於特定的不可或缺的零部件,可能獲得聯邦政府的(對華額外關稅)豁免”。圍繞對華額外關稅,特朗普此前顯示出即使是對美國消費者影響巨大的蘋果,也不得進行例外處理的態度。但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等人通過顯示出將生產轉移至中國的可能性,似乎使美國政府讓步。

報導指出,美國政府計劃12月15日對幾乎全部中國產品徵收額外關稅,屬於蘋果主力產品的iPhone、MacBook、iPad等預計也將成為對象。蘋果針對這些主力商品也申請豁免額外關稅。

此外,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9月21日報導,彭博社援引美國貿易代表處聲明報導,儘管特朗普反對讓步的立場,該代表處仍批準了美蘋果公司Mac Pro電腦中國製造零件新關稅豁免申請。

報導稱,根據美國貿易代表處的聲明,蘋果公司提出了將其零件排除在對中國輸美商品徵收25%關稅之外的申請,包括15項關稅豁免申請,其中10項被批準。豁免涉及外部組件、Magic Mouse鼠標、Magic Trackpad觸控板,以及MacPro的一些關鍵內部組件。公司其餘申請處於研究階段。

蘋果logo(新華社)

(2019-09-25 00:10:01)

【延伸閱讀】干預,還是不幹預?特朗普政府讓市場迷惑

參考消息網9月24日報導 台媒稱,美國政府數十年來極少幹預貨幣市場並規勸其他國家倣傚,同時聲稱強勢美元有助於該國發展。但特朗普上任美國總統後改變看法,不僅認為美元走強傷害製造業競爭力,部分官員甚至考慮將貨幣干預手段作為貿易戰武器。專家則認為,美國政府想幹預貨幣市場並非易事。

據台灣《工商時報》9月23日報導,特朗普近來致力於縮減美國貿易逆差並多次抱怨美元過強,他將目前彙市現狀歸罪於美聯儲不願大幅降息以遏止美元漲勢,而美元走強導致美國出口商處於競爭劣勢。

報導注意到,歐洲央行9月12日宣佈降息並重啟量化寬鬆,目的在於支撐歐元區搖搖欲墜的經濟。此消息促使美元勁升,卻也引來特朗普再度炮轟美聯儲毫無作為。

據紐約證券交易所母公司美國洲際交易所集團(ICE)數據顯示,截至上週為止,追蹤美元兌6種主要貨幣的ICE美元指數較2018年低點飆升9.8%。

報導稱,特朗普政府對於是否干預貨幣釋放出矛盾信號,令市場摸不著頭緒。白宮顧問日前曾經指出,貨幣干預不在考量範圍內,但是特朗普卻堅稱,他個人並未排除運用此作法。

摩根士丹利銀行策略師上個月表示,隨著美聯儲不斷忽視特朗普降息的要求,美國政府實施貨幣干預手段的幾率日益升高。

報導指出,事實上,美國自1995年以來僅有三次干預貨幣的經驗,分別是1998年、2000年與2011年,而共通點是每次都有美國財政部、美聯儲與美國盟友配合。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主管弗雷德·伯格斯滕表示,任何削弱美元的努力都得與龐大的貨幣市場力量抗衡,因此貨幣干預的成效恐怕不彰。

報導稱,另一方面,堅稱獨立運作的美聯儲不太可能支持官方貨幣干預措施。在特朗普多次升高政治壓力疾呼降息的此刻,若美聯儲貿然配合政府大規模干預貨幣市場,勢必會對該機構公信力帶來衝擊。

特朗普(新華社)

(2019-09-24 00:17:01)

【延伸閱讀】美聯儲接連祭出兩個大動作 還是被特朗普批了

參考消息網9月19日報導 外媒稱,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美聯儲)9月18日再次降息,這是今年第二次調降主要利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指出,“適度”的政策行動應該足以維持美國經濟成長。

據彭博社9月19日報導,鮑威爾在18日美聯儲決定降息25個基點後於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面對某些顯著變化,我們邁出這一步來幫助美國經濟維持強勁勢頭,並針對當前持續的風險做出防範。”此次降息後的基準利率目標區間為1.75%-2%。“全球經濟成長疲軟和貿易政策給經濟帶來了壓力。”

報導稱,在鮑威爾明確表示美聯儲預計不需要大幅降息後,美國國債殖利率上升,美元上漲,美國股市扭轉此前跌勢。

“我們將高度依賴數據……我們沒有預設的路徑,我們將逐次會議做出利率決定,”鮑威爾並補充稱,“當我們認為我們已經做得足夠的時候,”美聯儲將會停止降息。

但是,美聯儲的此次降息,依舊引發了美國總統特朗普迅速而尖銳的批評。據路透社9月18日報導,在當天降息決議公佈幾分鍾後,特朗普發推文稱,美聯儲“又不及格。沒有‘膽量’,沒有道理,沒有遠見”!他甚至在鮑威爾舉行記者會前發推特稱:“一個糟糕的溝通者。”

路透社稱,降息25個基點的決定遭到了10位有投票權的決策者中3位的反對,突顯出美聯儲內部存在分歧。會議結束時17位決策者的預測顯示出美聯儲內部存在更大的分歧,其中,七位委員預計今年將進行第三次降息,五位委員認為這是2019年的最後一次降息,還有五位委員看似甚至反對週三的降息行動。

報導稱,美聯儲還下調了超額準備金利率,擴大其與政策利率區間上限之間的差距,此舉旨在消除貨幣市場問題,該問題已促使紐約聯儲本週進行了市場干預。

據法新社9月18日報導,紐約聯邦儲備銀行9月17日向金融市場注入數十億美元,以使短期利率和美聯儲的目標區間保持一致,這是逾10年來的第一次。

報導稱,在突然出現的現金短缺推高利率之際,美聯儲對貨幣市場進行了上述緊急干預。這一資金短缺威脅到美聯儲對一個重要工具的控製——美聯儲利用該工具來向更廣泛的經濟傳達貨幣政策,因為該利率目標區間有助於為整個金融系統的借貸成本定調。

牛津經濟諮詢社美國金融市場首席經濟學家凱西·博什蒂安契奇對法新社記者說:“我認為如果美聯儲無法控製聯邦基金利率的話,那總是令人感到擔心。”

她還補充說:“如果水管開裂漏水了,水管問題就會迅速擴散,變成整棟房子的問題。我認為美聯儲會採取適當的措施。”

據報導,紐約聯邦儲備銀行批準了回購協議。這樣的行動是自2008年9月以來的首次。

報導稱,銀行可以利用回購協議,通過借貸來滿足美聯儲的現金儲備要求。根據回購協議,短期貸款可以用國庫券等資產進行抵押。

受多種因素(包括企業納稅導致大量資金被提取和美聯儲減持政府債券)影響,17日金融系統開始出現現金短缺。

隨著聯邦政府通過借貸為其活動融資,債券銷售有所增加,這也進一步抽幹了金融系統的現金流。

據博什蒂安契奇說,今年早些時候美國議員遲遲不批準提高聯邦債務上限,這導致了待發行國債積壓,因為政府無法籌集更多資金。

9月18日,美國華盛頓,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新聞發佈會上講話,宣佈將第二次降息。(新華社/美聯)

(2019-09-19 11:39:22)

【延伸閱讀】關於中東石油,特朗普又放狠話——

參考消息網9月19日報導 韓媒稱,自沙特阿拉伯石油設施遭無人機攻擊後,國際油價一路飆升,而擁有世界最大戰略儲備油的美國的動向也備受關注。

據韓國《東亞日報》網站9月18日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9月16日在推特上說:“我們是純能源出口國,現在是世界最大能源生產國”,“我們不需要中東原油和天然氣,事實上,那裡的油輪非常少,但對我們的盟友會有幫助。”

《華盛頓郵報》等一些媒體表示,特朗普總統聲稱,美國雖然不依賴中東石油,但為了幫助同盟國,將投放戰略儲備油。

美國能源部長裡克·佩里展現出謹慎的態度,他接受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採訪時說,“在理解(沙特石油)設施停止運營會持續多久之前,談論是否需要戰略儲備油還為時尚早”。

報導稱,美國因“頁岩氣革命”而成為世界最大原油生產國,對美國經濟來說,國際油價的上漲短期而言並不是負面的。油價上漲可能增加原油出口,有助於緩解美國貿易逆差。美國《紐約時報》預測稱:“連接西部得克薩斯和海灣海岸的新輸油管道已基本完工,美國對韓國與日本等依賴沙特原油的國家的出口即將增加。”美國鋼鐵和鑽井設備公司,以及生產替代燃料乙醇原料的中西部玉米農戶,都可以從中獲益。

但報導還指出,如果中東矛盾擴散或原油供應長期出現問題,情況可能會惡化。美國分析機構預計,這次事件將使美國國內汽油價格每加侖上漲10至25美分。也就是說,每天消耗4億加侖汽油的美國消費者最多將增加1億美元(1美元約合7.1元人民幣——本網注)的負擔。特朗普當天在推特上留言說,“油價正在上漲。(需要)大幅降息、刺激經濟”,再次向美聯儲施壓。

9月16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記者講話。(新華社)

(2019-09-19 00:12:02)

【延伸閱讀】特朗普要“合法”報復歐洲,只等這份報告公開——

參考消息網9月18日報導 美媒稱,一些歐洲奢侈品品牌成為了美國總統特朗普提高關稅的最新目標,包括威士忌、紅酒、香檳、手提包與男性西裝在內的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商品可能遭受打擊。

WTO裁定

據美國《財富》雜誌網站9月16日報導,歐盟消息人士說,世界貿易組織(WTO)3名仲裁人將在月底之前公開一份報告,該報告將允許美國對每年價值50億至70億美元(1美元約合7.1元人民幣)的歐洲商品徵收新的關稅,先前特朗普揚言對110億美元歐洲商品加稅。

世界貿易組織13日說,美國可以合法地對一系列歐洲出口商品徵收關稅,以報復歐洲補貼飛機製造商空客公司的行為。歐洲消息人士預期,這份報告將於月底正式出爐。

報導稱,華盛頓預計在世貿組織批準其對歐徵收新關稅之後的幾天內做出回應。美國在年出口總額高達250億美元的歐洲商品名單中,已鎖定幾項可能加征關稅目標,稅率可能達100%。新關稅可能不只傷害歐洲製造的飛機及飛機零組件等名單中價值最高的商品,連歐洲最知名高端品牌也可能遭池魚之殃。

或傷及美國近8萬崗位

美國是路易威登集團等歐洲企業的首選市場之一,去年美國奢侈品銷售額占全球總銷售額近四分之一。根據彭博新聞社數據,美國消費者2018年從路易威登集團購買了價值112億歐元(1歐元約合7.8元人民幣)的商品。路易威登集團首席財務官讓·雅克·吉奧尼說,公司“對關稅和貿易壁壘很敏感”。

人頭馬-君度公司首席財務官盧卡·馬羅塔說,新關稅將增加成本,而這些成本無疑將轉嫁給美國消費者。馬羅塔在電話會議上說:“我自己再說一遍,如果提高關稅的情況發生,我們將同時提高價格。”

《財富》雜誌網站指出,特朗普計劃對歐盟徵收的關稅與他對中國發動的貿易戰不同,美國將實施世貿組織明確授權的關稅,他曾威脅說,如果世貿組織不滿足他的要求,就退出該組織。

報導稱,特朗普一再威脅要對葡萄酒、白酒和其他酒類徵收新的關稅,由此引發的不確定性已經令歐洲飲料生產商感到震驚。另一方面,許多美國出口商反對特朗普政府提出的關稅方案,他們認為這一方案可能會影響並危及成千上萬的美國就業崗位。

美國蒸餾酒委員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克里斯·斯旺格說:“根據對歐盟烈酒和葡萄酒徵收的關稅水平,我們估計這可能對美國企業造成負面影響,導致美國各地就業崗位減少,甚至可達7.86萬個。”

歐盟如何避免新關稅

報導認為,歐盟可以通過兩種方式避免因與美國長期飛機爭端而徵收新的關稅:停止對空客公司的補貼,或者達成一項和解協議。

儘管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和現任歐盟貿易委員塞西莉亞·馬爾姆斯特倫都對談判達成解決方案的想法表示歡迎,但解決這一問題的談判尚未開始。

在馬爾姆斯特倫將自己的職位讓給了愛爾蘭貿易談判代表菲爾·霍根之後,這些談判可能會變得更加困難。

在9月10日接受電台採訪時,霍根說:“我們將竭盡所能,讓特朗普看到他行事的錯誤。”

特朗普(新華社)

(2019-09-18 00:20:01)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