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創經濟學|干私活這件事還真不好治理
2019年09月25日21:34

原標題:土創經濟學|干私活這件事還真不好治理

在照料服務這個勞動市場上,常常會有不同的選聘機製。

一個家庭如果需要請家政人員,可以通過互聯網平台註冊邀約,也可以直接向家政公司聘請。如果不想通過中介的話,也可以私下請。對於家政從業人員來說,通常都會在某個中介或者平台註冊,成為某個中介的簽約員工。但這不等於說家政人員就沒有自己的選擇了,一種常見的現像是,作為公司員工的家政人員也會通過私人關係獲得僱傭機會,俗稱“接私單”。

接私單的好處是可以豁免公司收取的中介費,通常這筆費用至少是家政人員收入的20%。假設一個家政人員月薪定在6000元價位,那麼客戶通過中介聘請該家政人員時,實際上支付的費用是每月7200元,其中多出的1200元是中介費。假定中介費是月收入的20%,接私單時,家政人員和客戶之間就有了談判的空間。對客戶來說,只要每月支付低於7200就是划算的。而對於家政人員來說,只要月收入高於6000就是划算的。比如,客戶同意支付家政人員每月6500元,那麼意味著客戶繞過中介可以每月節約700元,而家政人員繞過中介可以多得500元,這對雙方來說都是福利增進的。於是圍繞1200元的中介費進行談判,最後可以得到一個帕累托改進的結果。即客戶和家政人員雙方都福利改進了。

並非每個人都願意接私單,儘管這是一個帕累托改進活動。原因在於接私單也是有成本的。對家庭來說,接私單比從公司接單花費少,看似節約了。但家庭會承擔私單所引致的成本。比如當月嫂或者育兒嫂有事請假回家時,特別是回家時間較長,家庭將面臨孩子無人照料的情形,這種照料成本在公司層面就不會產生,因為通過公司可以要求其他員工替崗,可以避免照料服務缺失的風險。公司會設置督導一職,定期調查公司員工的照料服務情況,這對月嫂和育兒嫂就形成了有效的行為約束,家庭可以通過和督導交流,來督促月嫂和育兒嫂工作。而接私單就沒有這種督導機製,導致月嫂和育兒嫂的照料服務缺乏有效的約束。公司還常常設置指導老師一職,家庭可以隨時向指導老師諮詢相關問題,指導老師也會經常指導員工改進照料服務,共同設計照料服務內容。接私單就不存在這種服務。很顯然,這些額外的服務對家庭其實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新生兒養育過程中,存在各種不確定性,指導服務的實施可以大大降低養育過程的風險,並很大程度上通過改善寶爸寶媽的心理境況,達到提升其效用的目的。這些是接私單所不具備的。

接私單對員工同樣也是有風險的。員工依託公司,可以有效應對潛在的風險。比如和家庭有了矛盾,家庭就可能會解僱員工,薪酬支付的風險就會出現。員工的工作彈性在公司時較大,萬一有個啥事情,可以申請替崗,自己就可以請假。而接私單的情況下,沒替崗,就很難應對各種意外。員工的其他風險來自信息方面。依託公司,員工可以瞭解家庭的情況,因為公司已經進行了評估,而接私單完全依賴朋友圈,這種評估就可能不太客觀。這也是有風險的。風險是接私單不可避免的問題,也是家庭和員工都必須共同面對的難題。接私單依賴家庭和員工個體的聲譽機製,這是朋友圈交易機製的特點。某個人發現某個家庭不錯,正好存在照料服務需求,就介紹給自己的好朋友,好朋友接下這單,就是接私單。某個家庭聽朋友推薦說某個月嫂和育兒嫂不錯,就私下見面,並達成照料服務協議,這就是接私單。接私單的成功率取決於聲譽機製的有效性。聲譽機製越有效,接私單就越普遍;反之,聲譽機製效率不夠,接私單風險就大,很多人就不願接私單。

接私單所引致的風險其實是交易成本的一種。由於家庭和員工之間主要依賴聲譽機製,朋友圈的交易成本就顯得非常關鍵。和傳統的鄉土社會不同,鄉土社會同樣主要依賴聲譽機製,此時的交易成本較低,原因在於鄉里鄉親日常相處,信息充分,並且聲譽缺失的懲罰機製有效。假如一個人不講聲譽,就會被周圍的人一直鄙視,這種生活成本是非常高的。並且一旦聲譽喪失,就很難獲得新的機會,那麼未來的現金流幾乎等於零。一個失去聲譽的人在當地就沒法獲得可持續發展的能力,就只能背井離鄉了。正是因為懲罰機製有效,才導致鄉土社會的聲譽機製能低成本運行,這是過去鄉土社會有序化的關鍵之一。

朋友圈並不具備鄉土社會的特徵。在人口流動程度較高的社會中,朋友僅僅代表了相識,但並不代表相知。因為雙方相處的時間並不長,相處的機會並不大。一個員工在某個家庭提供的照料服務好,並不等於在其他家庭能提供同樣的照料服務。同樣,一個家庭在某個員工看來不錯,但不等於其他員工認同。說個簡單例子,小張是南方人,其他方面都很好,就是不會做麵食。經人介紹,小張來到老李家從事嬰幼兒照料服務。一開始老李看到小張幹活勤快,很滿意,一個勁誇。等孩子半歲多了,該鍛鍊咀嚼能力了,這個時候做輔食就變得更為關鍵,而麵食是輔食最關鍵的部分,這是小張的短板。到了孩子八九個月時,別人家的孩子都能吃點麵食了,老李家的孩子還在吃米糊。老李受不了了,只能辭退小張。要說雙方都非常瞭解,聲譽都挺好,契約就具備了可持續的實施能力。問題出在雙方對麵食這個事情的認知上,都低估了麵食在嬰幼兒成長過程中的重要性。並不是說離不開麵食,而是有合理的麵食輔食的話,孩子會過得更愉悅些。這是認知局限導致的契約無法可持續執行的例子。

對某些複雜結構家庭來說,契約的可持續執行在接私單時就更為困難。老王家就是這個類型。一開始老王不打算請育兒嫂,覺得自己父母和嶽父母幫著帶帶就行了。但後面架不住老人專業知識缺乏的困擾,最終決心請個育兒嫂,為了慳錢,老王通過同事介紹請了小劉。小劉在朋友圈里口碑不錯,業務能力也強,在老王家上戶後,一開始也挺滿意,畢竟老王家境不錯,加上有老人幫忙,工作強度倒是不大。但慢慢地小劉開始不順心了,原因很簡單,老人和小劉熟了之後,干預的激勵就開始增強了。比如吃鹽這個事,幼兒是有嚴格限量的,小劉按照所學給孩子添加輔食,鹽當然得嚴格控製。但奶奶不樂意了,奶奶認為多吃點沒關係,孩子長力氣,奶奶帶老王就是這麼過來的,老王這麼有出息,還不是因為鹽吃的多?奶奶和小劉之間就為了鹽的事不斷爭吵。老王一看沒轍,只好讓嶽父母來替換。嶽父母對吃鹽這個事倒是認同小劉的做法,但另一件事又開始不消停了。嶽母覺得孩子小,需要嗬護,所以平時穿多點,出門蓋多點,得捂著。小劉當然不同意,孩子體溫本身偏高,不怕冷,捂著反而容易生病,比如出熱疹。結果嶽母和小劉之間因為要不要捂著又開始不斷爭吵。老王很是頭疼。小劉更是鬱悶,在一次激烈爭吵後,辭職走人。為此,老王家的老人在朋友圈開始惡評小劉,嚴重影響了小劉的聲譽。小劉自此之後就很少接私單了。

假如小張和小劉不是接私單,那麼問題都有迴旋的餘地。小張可以根據公司的信息找適合自己的活,老李可以從公司挑選適合自己的育兒嫂。同樣,小劉可以通過公司的指導老師來說服老人,實在說服不了,可以辭職,即便遇到惡評,公司也可以直面真實情況,還小劉清白。無論對家庭來說,還是對員工個體,在接私單時,都會面臨現代社會朋友圈聲譽機製不強的特點,這是因為朋友圈缺乏有效維繫聲譽的懲罰機製,信息本身也不夠充分和對稱,再加上各方的認知偏見,契約隱含的交易成本就會被凸顯出來,契約的可持續實施能力就變得脆弱了。

(作者周業安為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