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花三千抽60個,盲盒成新被“炒”對象,隱藏款漲39倍
2019年09月25日20:25

最近一週,95後小張幹了一件外人直呼“燒錢”的事——一週之內,她去潮玩店抽了60個盲盒,花了三千多塊。隨後兩天,她又忍不住抽了20個。“買的收納盒還沒到,我抽的娃娃已經裝不下了。”

讓小張上癮的盲盒,是時下最流行的潮玩手辦。外觀看都一樣,在拆盒之前,購買者並不知道裡面是哪款玩具。能不能抽到心儀款,甚至是絕少的隱藏款,這種未知興奮令不少和小張一樣的年輕人心甘情願掏錢。

△賣盲盒的店舖

今年8月天貓發佈的首份《95後玩家剁手力榜單》顯示,手辦、潮鞋、電競、Cosplay和攝影成為95後年輕人中熱度最高、也最“燒錢”的五大愛好。過去一年中潮流手辦在天貓上的同比增長達到近190%,客單價和消費頻次均名列前矛,成為當代年輕人最燒錢的愛好。

“人生有太多確定性,反而盲盒這種不確定讓我愛上了。”有95後如此說,雖然這些手辦只是擺在那裡,但看著會治癒,會讓心情變好,“現在50多塊錢還能買什麼?買盲盒還能買到快樂。”

盲盒·單價:國內普遍在49元-79元之間

小張身邊聚集著這樣一群人:他們自稱為“娃友”,熱衷收集盲盒玩偶,並把這一行為稱為“入坑”,反之不再喜歡則“退坑”。

回想自己入坑那天,小張就是路過了一個潮玩店,看到店內擺放多個系列玩偶手辦,一時手癢抽了幾個,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在店員和過路人的注視下,她蹲在地上拆了30個盲盒。“可能被別人看著拆很過癮,也可能是單純好奇下一秒拆出什麼。”她說不清楚原因。

“拆(盲)盒一時爽,一直拆一直爽。”在娃友群中,“上癮”心態是普遍共識。國內的盲盒單價普遍在49元-79元之間,並沒有貴到讓人承受不了,“省下一頓飯錢,就能抽一兩個。”

況且盲盒系列款式多樣。以潮玩品牌泡泡瑪特為例,旗下售賣20個形象盲盒,其最受歡迎的Molly就有十餘個系列,每個系列下又有12個款式。

這也是大部分娃友入坑的原因。單價低,款式又多,很多娃友抽了一兩個就想集齊整套,集齊整套又想抽其他系列,周而複始。“要麼不開始,要麼停不下來。”另一位娃友總結道。

也有“豪放”的娃友會直接端盒,即一次性購買一個系列。59塊一個的系列,端盒就要花708元。

在娃友圈里,端盒再正常不過,小張認為只是時間差異:慢則幾個月,快則一瞬間。她有幾次端盒經曆就很“隨意”:紀念自己入坑一週時她端了一盒;有次心情不好時她又端了一盒。

“盲盒一面牆,北京一套房。”小張開玩笑說道,儘管盲盒單價不高,但真入坑了也不慳錢。群裡還有娃友感慨:剛從鞋坑裡爬出來,沒想到娃坑也這麼費錢。

小張有個朋友打算集齊獨角獸所有系列,她算了筆賬,29套系列,每盒12個,一個59塊,集齊也要花費2萬。

儘管如此,在盲盒消費上前仆後繼的年輕人還是不少。為什麼盲盒讓人如此癡迷?泡泡瑪特聯合創始人司德在某次接受採訪時一語道破,“現代人的時間都比較碎片化,不太會願意花很多時間像看劇一樣去瞭解一個玩具。”而潮流玩具本身沒有任何的內容,沒有故事情節,設計師本身比較完美的設計,把所有的內容濃縮在了整個設計里。

微博上有位大V談到盲盒現象時說,“我身邊的初中生小孩,都酷愛盲盒。我一直以為她是喜歡抽到打開的瞬間,結果不是,她真的有在愛那些塑料小玩偶,還會對著一排的玩偶說話。”

盲盒·新用途:被“炒”的對象

在娃友圈,大家既是買家也是賣家:換娃,賣娃,各取所需。

有娃友抽到重複款會選擇換娃或賣娃,有娃友抽到概率極低的隱藏款,也會在平台上高價售出。

隱藏款在娃友圈里是極具“收藏價值”的存在。每個系列都會有隱藏款,一般抽中的幾率是1/144,也有些系列抽中概率更低,概率是1/720,即便買一箱也未必會中一個隱藏。

據閑魚官方數據顯示,盲盒愛好者年齡在18-35歲,以女生為主。過去一年閑魚上有30萬盲盒玩家進行交易,每月發佈的閑置盲盒數量較一年前增長320%,最受追捧的盲盒價格狂漲39倍。

在閑魚上,限量款和隱藏款被炒至上千元並不罕見,有些限量款甚至“有價無市”。

有些端盒的娃友目標明確,只為抽中隱藏款,再將之抬價售賣。“如果這一盒沒有隱藏款,就整盒再便宜賣掉。”有如此操作的娃友表示,只要抽中隱藏款翻倍賣,這就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

閑魚數據顯示,過去一年,Molly玩偶交易超過23萬單,均價270元。其中原價59元的潘神聖誕隱藏款,現在在閑魚已經賣到2350元的高價,狂漲39倍。

但這仍無法抵擋年輕人的消費熱情:有數據表明,單是在天貓上,就有近20萬消費者每年花費2萬餘元收集盲盒。

△來自閑魚數據

跟盲盒有關的周邊產品也頗受追捧。9月16日-18日,泡泡瑪特的北京設計周活動上,有個盲盒Molly形象的紀念徽章每日贈送50個。儘管那三天是工作日,但紅星新聞記者發現場面依舊火爆。

有人早上7點就排隊占地,有人驅車40公里來到現場,還有人甚至發動了家裡老人替自己搶位……店員來上班時,要越過幾個S隊形的人群。而這款免費領取到的紀念徽章,即便放到閑魚上售價百元,也有人爭相購買。

盲盒·生意:市場火爆卻不適合“掙快錢”

也有娃友專門做起盲盒生意,除了方便自己收藏外,他們也看好潮玩未來市場。

“願意不結婚買玩具過日子的人只會越來越多,”盲盒吧吧主小胡就堅定認為,潮玩在國內還有很大潛力,儘管如今看來盲盒還未普及到二線以下城市,但小胡覺得今年年底潮玩會火爆更多地區,“這個東西‘有毒’,身邊只要一個玩,就能帶動一窩。”

在北京某商場一層租個小攤位的盲盒代理小傑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盲盒的受眾群體很多,有消費能力的年輕人會買,沒有消費能力的年輕人,他們的家長也不反感掏這份錢。

小傑就經常遇上那種帶孩子來的家長,他們對這些小玩意兒的興趣也很大。有一次一位外地來京旅遊的中年女性在小傑攤位前駐足好久,聽小傑解釋什麼是盲盒,結果理解成“魔盒”。但聽聞才幾十塊一個,她一下就挑了4個,說是買回去送親戚家的孩子。

儘管市場越發火爆,但盲盒卻不是一個“掙快錢”的生意。小傑透露,做代理都有進貨的最低標準,一般一個系列就要買10萬元的貨才有資格成為代理,他也是和幾個朋友合買一起做。“做這行的話是先投入大,但回本沒那麼快,比較壓錢。”

另一個女生小雅也是和朋友合夥做盲盒生意,為了節省成本,他們選擇在線上用小程序售賣。除了壓貨外,小雅也有難處:雖然用戶量龐大,但想讓用戶從自家買還是需要花心思。為了提高銷量,小雅把微信名字改成了“便宜正版盲盒找我”,團隊也經常靠燒錢補貼、免費送娃等方式獲取用戶。

“其實不太好賺,現在就是看誰先把市場搶占下來。”小雅感覺目前市場基本被泡泡瑪特壟斷,但她也認為還有餘地,“壟斷是不會長久的,好貨會不停的產出,總有和泡泡瑪特抗衡的幾家。”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王田 趙倩

(原標題:《一週花3000多塊抽60個!盲盒成新被“炒”對象,有隱藏款價格漲了39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