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些人會“死”而復生?
2019年09月24日20:59

  來源:DrWhy微信公眾號

  要說恐怖片的三大經典場景,無外乎醫院、廁所和廢棄學校。

  其中讓Dr.Why感到最瘮人的就是醫院,小時候沒少聽有關太平間的恐怖傳說,比如午夜站立的屍體、淩晨兩點半的停屍房等等。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這些故事經過一傳十,十傳百,再加上一些誇張的藝術加工就變成了恐怖傳說。

  都說藝術來源於生活,那這些類似“詐屍”的恐怖傳說也來源於生活嗎?現實中真的會有人死而復生嗎?

  別說,還真有。

  解剖前的呼嚕聲

  2018年1月清晨,西班牙阿斯圖里亞斯監獄的牢房裡,喬治(化名)突然倒地不起。隨即兩名獄醫對喬治進行了搶救,但遺憾的是,喬治已經失去了生命跡象[1]。

  於是兩名獄醫向上級彙報了喬治的情況,監獄的負責人馬上又向當地法院請來了一名法醫,經過檢查,法醫也證實了喬治的確去世了。

  幾個小時後,喬治被裝進了屍袋送到了奧維耶多法律醫學研究所。那裡的法醫正準備給喬治解剖,目的是為了檢測喬治的死因。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一切準備就緒,就在拉開屍袋的前一秒,巨大的鼾聲傳了出來。

  法醫們當時就被嚇壞了,趕緊去確認了一下喬治的情況,結果沒想到的是喬治不僅沒死,還在不停的打呼嚕。

  是的,喬治在被宣佈死亡後,又活了過來。

  接下來,喬治被轉移到阿斯圖里亞斯中央大學醫院接受治療,醫生說,喬治狀況良好,但還需要繼續觀察。至於喬治為什麼會死而複生,目前還不清楚。

  其實,在醫學發達的今天,像喬治這樣“死而複生”的案例也時有發生。而這種現像在醫學上被稱之為拉撒路綜合徵(Lazarus syndrome),也叫拉撒路現象,是指在心肺複蘇(CPR)失敗停止所有搶救措施後,患者不明原因自主循環恢復的現象[2]。

  而在用現代醫學解釋拉撒路現像之前,我們先賣個關子,來看看以前的人們是如何應對這種奇特情況的吧。

  活埋的恐懼

  在沒有現代醫學參與的時期,人們就一直在嚐試用各種方式來判定生命是否已經結束。

  判斷一個人是否死亡的最常見,也是最溫和的方式是,呼喚他的名字。如果這個人聽到呼喚後醒了,說明人就沒有死。

  而另一種方式實在讓人有些哭笑不得,當時有些人認為疼痛最能喚醒沉睡或者假死的人。於是就出現了各種讓人痛不欲生的“叫醒服務”,有用針紮的,還有用鉗子夾乳頭的,甚至還有在死者身上砍幾刀的,總之,就是一個字“疼”。

  換句話說,只要人沒死透,就可以被疼醒。

  這種方式Dr.Why只能說,就算人沒死,也被摧殘死了。

  好在,這種不科學的方式在19世紀初期就被禁止了。當時一位名叫歐仁·鮑徹特(Eugène Bouchut)的法國醫生從臨床的角度給死亡下了一個定義,鮑徹特認為,只要一個人停止了呼吸和心跳,那麼就代表這個人死掉了。

歐仁·鮑徹特(Eugène Bouchut)圖片來源:wiki
歐仁·鮑徹特(Eugène Bouchut)圖片來源:wiki

  這個定義一經提出,就獲得了很多醫生們的支援,後來慢慢就演變成了判定死亡的標準。可就是這樣,死而複生的事情還在持續發生。

  這也讓越來越多的人們陷入了自己是否會被活埋的恐懼中。甚至還有很多人得了活埋恐懼征(taphophobia),害怕自己因為被誤判成死亡而被掩埋在墳墓中。

圖片來源:twitter.com
圖片來源:twitter.com

  這也難怪,畢竟在當時,絕大多數人在死後都是要裝進棺材,入土為安的。如果一個人在此時甦醒,恐怕真的會活活憋死。就連一些著名的歷史人物像肖邦、喬治·華整頓都有這樣的顧慮。

  這種恐慌在Edgar Allan Poe的經典恐怖小說《過早埋葬》出版後達到了高潮[3]。小說中大量的情節都是根據真實的活埋事件改編的,所以在當時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既然當時的醫療條件不足以完全證明一個人是否已經徹底死掉了,人們就只好從其他方面入手,看能不能有什麼方法可以儘量避免人們在死而複生後被埋在棺材里。

  於是,從18世紀末期開始到19世紀期間,市場上湧現了大批申請了專利的“安全棺材”。

  第一個有關於安全棺材的記錄可以追溯到1792年,記錄上顯示,這個棺材不僅有一個空氣管道聯通在外面,而且在包屍體的裹尸布口袋里還放著兩把鑰匙,一把用於開棺材蓋子,而另一把可以開墓門。

圖片來源:wiki
圖片來源:wiki

  隨著安全棺材的普及和發展,到1868年,安全棺材里甚至裝有逃生艙,喂食管,甚至還有一個鏈接到外部或者教堂的鈴鐺。一旦棺材裡面的人恢復生命,就可以通過搖鈴來通知外面的人,自己還活著。再不濟,自己使使勁還可以從逃生艙中爬出去。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得益於這些安全棺材的不斷改進,也讓很多人不再感到害怕。與此同時,醫學也在飛速發展著,到了20世紀50年代,機械呼吸器,除顫儀的普遍使用,也讓人們意識到,死亡的定義不再僅限於心跳和呼吸。

  拉撒路綜合徵

  1958年,法國醫生首次描述了腦死亡的概念,緊接著哈佛大學醫學院在一次會議上重新定義了腦死亡,即大腦功能完全喪失。在此次會議後,腦死亡的定義被許多國家接受。1971年,芬蘭成為第一個將腦死亡定義為法定死亡指標的國家。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如今,我們普遍以腦死亡作為判定一個人是否死亡的主要依據。但是讓人奇怪的是,本以為這樣的定義已經足夠科學了,但是還是有很多死而複生的事例出現。

  就在前年,韓國一位66歲男子被宣告死亡,可是第二天,人家自己就從屍袋里醒了過來。無獨有偶,另一位美國78歲的老太太也是在死了8個小時以後甦醒,還說自己餓了。估計也是把人家醫護人員嚇夠嗆。

  以上這種案例還真不是杜撰,是在醫療高速發展的今天真實存在的,就像前文提到的那樣,這種現象被統一稱為拉撒路現象。

  拉撒路現象取自耶穌的信徒拉撒路·伯大尼,《約翰福音》中曾提到,在拉撒路死後的第四天,耶穌成功將他複活了,因此很多西方的醫生就將死而複生的概念與拉撒路聯繫到了一起。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既然這種死而複生的現像是真實存在的,那麼它是一種常見現像嗎?

  2011年,芬蘭赫爾辛基大學中心醫院的一項研究或許可以給我們答案。

  研究人員從2011年開始進行了一項為期6年的前瞻性隊列研究。目的是為了確定停止院外心肺複蘇術後拉撒路現象的發生率[4]。

  結果顯示,在這為期6年的研究過程中,實際產生了2102例院外心臟驟停記錄,進行院外複蘇術的病例有1376例。其中有840例宣告心肺複蘇失敗,而在心肺複蘇失敗後出現拉撒路現象的有5例。也就是說,在調整了其他因素後,拉薩路現象發生率為5.95/1000。

  這麼看,拉撒路現象的確常發生在心肺複蘇失敗之後。那這種現象發生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很遺憾,到目前為止,我們並不能解釋人類為什麼會出現拉薩路現象。但是發表在《中華急診醫學雜誌》[5]上的一篇文章給我們提供了幾個假說,或許可以對拉撒路現象做出一些合理的解釋。

  第一種,也是被提及最多的一種假說認為,出現拉撒路現像是因為在做CPR時,過度充氣導致了我們自身內源性呼氣末正壓過高,甚至高於大氣壓,最終引發靜脈回流受阻,心輸出量降低,從而導致心臟驟停。

  當CPR停止後,累積的壓力逐漸降低,自體循環慢慢恢復,人就又活了。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看第二種假說,即藥物的堆積遲滯作用。

圖片來源:pixabay
圖片來源:pixabay

  有些研究人員認為,拉撒路現象的出現是因為靜脈回流受阻,原本搶救用的藥物經過外周靜脈注射後並不能立刻作用到心臟。當靜脈回流恢復以後,藥物才開始起效,人也就被救了回來。

  最後一種假說則是心肌頓抑。也就是說,當我們心臟缺血以後,可能會出現延遲性心肌功能障礙,這種障礙則需要花費數小時才能完全恢復正常功能。

  這或許也解釋了在這些出現拉撒路現象的患者中,有的患者4個小時就甦醒了,而有的患者則需要更久的時間。

  當然,不管這種現象以何種方式解釋,起碼我們知道了拉撒路現像是真的存在的。另外,也許在CPR失敗後,宣佈患者死亡前,出現拉撒路現象的機會不大,但這種現象依然值得我們去重視。

  DW暗語

  其實為了避免拉撒路現象出現呢,醫生都會建議在CPR停止後,繼續對患者積極監護至少10min,以此來確定患者是否真的死亡。如果患者沒有恢復的跡象,仍是心臟停止跳動、呼吸停止、大動脈搏動消失、血壓為零、瞳孔散大、反射消失,方可停止一切搶救措施,宣佈患者臨床死亡。

  這也讓Dr.Why想到了一些地方的習俗,有的地方會讓死者在下葬之前放置三天,或者不蓋棺材蓋,就是為了避免發生這種死而複生的現象。那麼你聽過類似的習俗或傳說嗎?歡迎在下面評論區留言喲!

  參考鏈接:

  [1]https://www.mirror.co.uk/news/world-news/saved-snore-man-wakes-up-11819751

  [2]Hornby K, Hornby L, Shemie S D。 A systematic review of autoresuscitation after cardiac arrest[J]。 Critical care medicine, 2010, 38(5): 1246-1253。

  [3]http://www.ancientpages.com/2016/02/09/strange-history-of-safety-coffins-from-ancient-to-modern-times/

  [4]Kuisma M, Salo A, Puolakka J, et al。 Delayed return of spontaneous circulation (the Lazarus phenomenon) after cessation of out-of-hospital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J]。 Resuscitation, 2017, 118: 107-111。

  [5]http://www.cem.org.cn/zine/down/id/7624/flag/7624

  本文作者 | 張金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