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新歌MV中“哈蘇”受熱捧 20萬一台被誰買走?
2019年09月24日23:59

  原標題:周杰倫新歌MV中“哈蘇”受熱捧 20萬一台相機被誰買走?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方京玉 每經編輯 陳俊傑

  一款發佈於1996年的“哈蘇”503CW被日本模特三吉彩花在周杰倫新歌《說好不哭》MV中捧出,“哈蘇”這個小眾相機品牌讓更多人知曉的同時,也刷新了很多人對相機價格的認知。

  事實上,除了Sony、Nikon、富士等主打中端機的日本品牌外,瑞典品牌哈蘇、瑞士品牌阿爾帕、丹麥品牌飛思以及德國品牌萊卡等均在高端相機領域占有絕對位置。而這些品牌精美的工藝、上乘的硬件配置、精密的零件契合以及較高品牌溢價等,決定了它們不能如一般電子品牌那樣進入大眾消費者的視野。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網絡平台發現,哈蘇主打1億像素及以上的“H”系列,最便宜的一款相機售價也達到了21萬元。高端相機品牌的目標客戶是哪些群體?20萬元一台的相機都被誰買走了?哈蘇亞太區總經理林榕告訴記者,哈蘇的定位是希望打造出極致的影像產品來表達攝影師的靈感,所以哈蘇用戶的職業範圍包括攝影師、藝術家、探險家和旅行者等。但是在專業攝影師的眼中,這些高端相機的購買者有著另外幾個標籤:非價格敏感型攝影愛好者,以及能夠通過相機進行價格回收的職業攝影師。

  ▲2017、2018以及2019前5月全球數碼相機出貨量(單位:千台)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鄒利 製圖

  歐洲品牌佔據高端機陣營

  林榕透露,周杰倫《說好不哭》MV中出現的哈蘇相機的型號是503CW,是極具代表性的經典機型之一,發佈於1996年,擁有獨特的腰平取景模式以及復古精巧的外觀,同時兼顧了可靠、耐用和靈活的特性。

  “這款相機在2013年時已經停產,目前二手市場上該相機的流通價格受到相機成色、供求關係等因素的影響。”林榕表示。

  首位華人“哈蘇大師”獎獲得者、知名攝影家謝墨預估,目前國內二手相機市場哈蘇503CW的流通價格在10000元左右,其同時表示因為這款相機是膠片機,很難用作商業價值,所以購買的消費者更多是作為收藏和個人興趣用途。

  在《說好不哭》MV中,女主角以23.2萬日元價格購買了一台二手哈蘇相機送給男主角。而在現實生活中,也有不少攝影師或者攝影愛好者通過買二手相機的方式擁有一款哈蘇。

  謝墨告訴記者,他就是在十幾年前通過二手交易擁有了第一台哈蘇相機,機型為500CM,“這麼多年來哈蘇一直都是專業攝影師夢寐以求的。”

  除了哈蘇之外,來自瑞士的阿爾帕、丹麥的飛思、德國的萊卡等均是高端相機的代表品牌。與日本主打的中端相機走“大流量”路線不同的是,上述歐洲高端相機品牌因其小眾性而往往並不廣為人知。

  林榕向記者表示,哈蘇一直都致力於深耕中畫幅領域,產品線主要有X系統和H系統,其中X系統主打輕便靈巧與無暇畫質,今年6月推出的一款新機是市場上最輕便的中畫幅相機,售價為3.99萬元;而H系統主打超高像素,這個系列包括售價為38萬元的一款像素達3億的相機,主要用在藝術複刻等領域,受到博物館歡迎。

  誰是高端相機購買者?

  謝墨向記者表示,走大眾路線的專業相機與高端專業相機之間的區別主要在於高端相機的感應器較大,以及後續配備的軟件系統可以讓圖像擁有更多的處理空間。

  “為什麼說高端相機更加專業,在於使用者用來拍攝的會是一些專業廣告或者博物館級別的收藏品,這些拍攝均要求對拍攝對像有著更加完整的記錄以及細節抓取,比如要拍一幅博物館油畫就需要對非常細節的東西進行體現,或者一些器皿的紋路等等。跟高端相機比起來,平時的大眾相機的適用範圍更小一些,像素更高的相機拍出的圖片也會更加逼真。”他補充道。

  記者從一位在照相館專門從事人像拍攝的攝影師處瞭解到,他所使用的工作機為一款Canon單反,套機價格在10000元左右。而對於哈蘇、飛思、萊卡等相機品牌來說,即使是更高的像素、更大的感應器、更好的軟件處理系統,其硬件價值又真的值得消費者為此付出比日產專業相機貴十餘倍甚至數十倍的價格嗎?

  對此,某知名媒體前任圖片總監、資深攝影記者姬東向記者表示,普通專業相機與高端相機之間的品牌附加價值差異非常大,一個相機品牌的美譽度等是由使用它們的攝影師以及拍攝出的作品口碑積累起來的,“比如上個世紀《時代週刊》的攝影記者大多都是使用萊卡相機拍出很多名作。這些都是依靠成片的口碑積累起來的。”

  哈蘇在攝影界內廣為人知的經曆在於,其一款定製產品曾在1969年被美國宇航員尼爾·阿姆斯特朗攜帶登上月球表面。

  在謝墨看來,主打高端的照相機之所以價格偏高還在於其量產較小,追求小眾,在小量產的基礎上其研發費用無法像日本品牌那樣被攤薄。

  記者注意到,在“物以稀為貴”的背景下,由高端相機構建起來消費者群體更像是一個由站在行業金字塔上方和“氪金”玩家構建起來的圈層。

  “比如像阿爾帕的產量就非常少,屬於貴族機器,即使在廣州這樣的大城市也沒幾個人擁有。這些追求貴族相機的消費者可能本來就不是價格的敏感群體,而是高品質的追求者和相機玩家。”姬東說。

  對於哈蘇的生產量、主要銷售市場等信息,林榕表示目前哈蘇全球銷售市場分佈在北美、亞太及歐洲地區,暫時無法披露具體銷售信息。

  “敢買20萬元以上相機的職業攝影師,基本都確保他能夠通過這個相機進行價值回收。攝影師之間的收入差距太大了,有人拍一天照只賺幾百元,可是有的人拍一天照能賺十幾萬元。如果是拍淘寶照片的攝影師,一張圖賣幾十元那他肯定不會用哈蘇。但是那些專門為明星拍形象照,出入這個圈子的商業攝影師,那他的設備就相當於是自己的一張名片。”謝墨告訴記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