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負利率不會很快來到美國
2019年09月24日03:36

  新浪美股訊 北京時間24日消息,如今,負利率在歐洲和日本已司空見慣。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敦促美聯儲將利率降至零,甚至降至負值。美聯儲前主席艾倫·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預測,負收益債券將很快到達美國。

  然而,華爾街資深人士及金融高級撰稿人米爾頓·伊澤拉提(Milton Ezrat)表示,也許美聯儲最終會這麼做,但是不會很快。美國的情況與歐洲和日本不同,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的利率仍將保持在零以上。

  人們應該很容易理解,為什麼除了艾倫•格林斯潘以外,還有更多的人預計負利率即將到來。伊澤拉提認為,這是因為收益率低於零的債券在海外突然大幅增長,從幾年前微不足道的水平升至最近統計的近17萬億美元,其中近一半是以歐元存在,其餘大部分以日元計價。幾乎所有這些都是主權債務,儘管日本和歐洲一些財務狀況良好的企業債券在到期時收益率也為負。

  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以美元計價的債券符合這種描述。看看歐洲和日本正在發生什麼,以及與美國為何有如此大的不同,就能解釋目前的狀況。同時,也能解釋為什麼負利率在美國短期內不太可能發生。伊澤拉提試圖從幾個方面進行了分析。

  一、通脹基本面。幾十年來,日本經曆了斷斷續續的通貨緊縮。歐元區尚未出現通貨緊縮的情況,但那裡物價上漲速度如此之低,以至於離通縮似乎並不遙遠了。低通脹,尤其是通縮,使銀行更容易接受負利率。畢竟,如果一個經濟體的總體價格水平在下降,那麼以實際價值計算,債券所償還的錢比貸款時更值錢。購買力的增長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名義負利率。雖然美國也看到了低通貨膨脹率,但沒有跡象表明出現通貨緊縮或通貨膨脹率會像歐洲那樣低。相反,美國的通貨膨脹率最近有所回升。過去12個月,核心消費者價格指數(不包括波動劇烈且往往具有誤導性的能源和食品價格)上漲2.4%,高於截至去年1月的2.2%和截至去年8月的1.7%。

 二、實際經濟差異。日本再次陷入衰退,這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事實上已經有幾十年了。即使在經濟增長的時期,增長也只是緩慢的。歐元區作為一個整體,多年來表現出來的增長也令人失望。最近的數據顯示,即使是歐洲的強勢國家德國,現在也陷入了衰退。經濟疲軟加劇了人們的預期,即通脹將保持不變,甚至會陷入通縮。同樣重要的可能是,這則消息帶來了經濟基本停滯的感覺。當一個經濟體表現出根本無力為經濟活動創造普遍的正回報時,金融工具也將難以提供大量的實際回報,而且很可能提供負回報,這是合理的。最近有很多人在談論美國的經濟衰退。不過,以歐洲和日本的標準來看,迄今為止,美國經濟依然保持增長,通脹也在進一步加速,儘管幅度不大。

  三、投機心態。過去一年,利率和收益率都有所下降。當債券收益率下降時,價格上漲。投機者,正如他們長期以來的趨勢一樣,他們購買債券是期望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以較高的價格賣出,獲得回報。正是這種對投機性利潤的預期,而不是作為一種投資,回答了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有人會購買到期收益率為負的債券。

  四、央行的行為。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已經設定了負的短期目標利率。積極的量化寬鬆可能更有責任。當這些刺激計劃購買債券時(主要是政府證券),向市場注入流動性。它們還造成了各種金融工具的短缺,而這些金融工具正是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所需要的抵押品,以支持它們在業務過程中每天必須彼此進行的無休止的借貸。央行購買債券迫使這些金融機構爭相獲得所需的抵押品,迫使他們哄抬市場上賸餘債券的價格。這種出價可能會將債券價格提高到某一水平,使這些債券的到期收益率為負。然而,金融機構購買它們,不是作為一種投資,而是作為開展業務的一種工具。因此,在量化寬鬆走向極端的地方出現負收益率並非巧合。

  伊澤拉提強調,儘管美國和其他地方有很多相似之處,但也有很多不同之處。正是這些差異性,美元投資者短期內看到負收益的可能性很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