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後如何操心父母養老
2019年09月24日02:46

原標題:95後如何操心父母養老

  95後張宇強的父母正值壯年,可他已經在考慮是否把父母接到北京在自己身邊養老:如果來了,擔心他們難以適應;如果不來,誰在老家照顧他們?

  這屆年輕人早早地操心父母的養老問題。數據顯示,未來10年,每年將有1000萬人口進入老年人隊伍。2030年老齡人口將突破3億人,2050年將超過4億人,達到峰頂,總人口占比將超過33%。

  中國逐漸進入老齡化社會,目前的養老方式聚集在養老地產、養老院、居家養老等傳統模式。注重生活質量的年輕人的期待不止於此,他們想出了更創新也更貼心的解決方式,比如遠程給爸媽約體檢,預約更人性化的老人照護課程,還有讓身體健康的老人參與誌願服務,將誌願時間存入“愛心銀行”,在未來需要照護時提取照顧時間。

“愛心銀行”儲存誌願時間

  吳春義退休前是河南南陽的一名教師,退休後到廣東東莞帶孫子。他不願意把時間花在打麻將或者養貓遛狗上,每天除了接送孫子上下學,他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有很多像吳春義這樣的老人,離開故土跟兒女生活在一起。在孩子的城市里他們沒有朋友,每天的生活千篇一律。對於子女來說,自己的事業剛剛起步,不少人還依賴父母的金錢或照顧,想給父母創造優質養老環境“有心無力”。

  這是很難依靠個人力量解決的矛盾,子女要事業,老人要陪伴。

  吳春義聽說社區在推廣誌願服務時間兌換獎勵,瞭解了“環境共治”的誌願服務後,馬上投入其中。他說:“從靈魂工程師到綠化工程師,都是工程師嘛。跟我想像的幸福晚年一樣一樣的。”

  為了讓居家老人擺脫孤獨,瑞士聯邦社會保險部開發了“時間銀行”,退休後的老人在身體狀況良好的情況下,幫助其他老人,其服務時間會存入社保系統個人賬戶中。在未來自己需要他人照顧時,可以取出使用,“時間銀行”核實信息後,會指派義工前去照顧。對於不需要使用“時間”的老人,“時間銀行”就把服務時間折換成物質獎勵,返還給老人。

  2008年起,這種以“服務時間”作為“交換幣”的“養老服務時間銀行”,已悄然在南京多個社區、街道和區進行了試點。截至2019年4月底,南京市已有4個區、16個街道、62個社區開展養老服務“時間銀行”試點。

  除了南京,還有蘇州、常州、揚州、淮安等城市開展了“時間銀行”建設。

  美好集團也打造了自己的“美好時間銀行”,與華中師範大學合作確立了項目具體實施方案,同時邀請社會工作專業的學生參與到團隊中。項目剛開始實施時並不容易,許多居委會擔心老人參加誌願活動的人身安全,對老人能否參與活動也持懷疑態度,好在有一兩家心態較為開放的社區願意一試。

  項目團隊先對自身進行了“武裝”,工作人員必須“持證上崗”,人員要求社會工作專業畢業或者持有社工證,同時接受內部培訓,學習一些養老常識和管理模式。團隊先動員了一批對誌願者工作有興趣的低齡健康老人,再依靠他們的力量,動員挖掘更多的老人參與進來。團隊開發了社區巡邏,慰問高齡老人,開展便民服務等活動,既讓老人對社區有歸屬感,又讓老人在輕鬆的氛圍中鍛鍊身體,發揮價值。

  剛開始有一些老人接受其他老人提供的服務,慢慢地開始加入到誌願者團隊中來,誌願者團隊規模越來越大,社區滿意度也提高到85%。一個試點見到成效後,已經有更多的社區願意加入到這個項目中來。

在外打拚的子女如何真實瞭解父母健康狀況

  傅婷在一週連續加班5天后接到了老家大姨打來的電話:“你媽媽剛剛很順利地做完手術,你打個電話問問吧。”她立刻慌慌張張地打了電話,原來母親體檢發現身體出了問題,獨自做了手術,沒有告訴女兒是怕她擔心。

  這樣的故事比比皆是。孩子生氣父母為什麼不告知真實的健康狀況,父母也很無奈和心酸,“你也不在身邊,怕影響你上班”。即便有互聯網工具可以天天視頻,但在遇到健康問題時“距離感”則格外明顯。

  “我自己就是典型用戶。”善診CEO吳竑興是在上海創業的雲南人。有一次母親生病了,需要他回老家照顧一兩個星期,這對於一家正處在快速上升期的創業公司來說,成本實在是太高了。

  善診的創業思路是,先搭建起一個覆蓋全國31個省、270多個城市的近2000家公立醫院與醫療服務機構的健康終端服務網絡,再將這一大數據能力在保險領域應用,先為保險行業提供了老年醫療險的理論基礎,之後又提供了針對老年人的精準風控管理和健康服務。

  以異地體檢為例,孩子和父母都缺乏專業的醫療知識。善診為老年人定製了更適合的套餐,內容包括老年人關注的癌症篩查、糖尿病篩查、骨密度篩查等,在體檢時和醫院打通支付渠道,體檢後請三甲醫院的醫生作語音報告解讀,讓老年人不再拿著天書一樣的專業報告不知所措。他們發現,更人性化的語音解讀老人平均聽8次以上。

  最“挑剔”的用戶是吳竑興的父母。他們告訴他,手機上的字太小看不清楚,老年人不習慣在手機App上操作,更希望和“人”打交道,所以善診的客服電話量極高。

  “讓孝順不只是在朋友圈里喊的口號,而是真正落實在行動中。”吳竑興希望,年輕人每年習慣性地購買善診異地照護父母的服務,然後放心地去奮鬥。

陪伴不只是照護,更要懂老人

  郭越是95後,他覺得父母得自己照顧才放心。他的父母更願意和幾個老朋友在養老機構養老,不想給孩子添麻煩。和父母溝通後,他尊重了父母的選擇,但是對於機構的養老設施父母能否適應,照護人員能否照顧好父母,他還是充滿了疑慮。

  給老年人的陪伴不能只是“管吃管喝”,子女和父母都期待高質量的陪伴。

  爾羽(上海)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於為養老行業提供有競爭力的解決方案和配套服務的公司。公司創始人趙宛秋在日本工作多年,深受日本養老思路的啟發,帶領團隊投入到“爾羽啟心”養老一線培訓項目,進行長期照護課程的研發。

  課程最大特色是除了將海外引進的照護方法落地改良,還特別注重對照護人員基礎素質的提高。為了把理念、禮儀、溝通、觀察等抽像的培訓變得直觀,他們用講故事、看視頻、聽音樂、做遊戲、靜心等非傳統的方法,來讓學員感受到養老的本質是“用生命陪伴生命”,讓受訓人員發自內心地為老人提供更加優質的服務。

  在過去一年中,爾羽主要是自行招生,培訓400多人次,平均日單價800元左右,總營收30多萬元。雖然有一定收入,但成本高,利潤有限,而且很難規模化。為了降低成本,讓優質的課程更普及,爾羽在今年做了轉型和創新,利用雙師教學的模式,在各地培養講師,並通過互聯網教學支持當地講師的教學。目前,爾羽和內蒙古慈善醫養集團、上海盡美長者服務中心分別成立了聯合實踐基地。

  伴隨著中國老齡化到來,市場將需要更多高質量的陪伴、照護。不過目前養老行業還面臨不少問題,比如,缺乏支付能力,介護保險還在試點階段,商業護理險也尚未成型;缺少擁有護理技能、洞悉老人心理、懂得管理的復合型人才;大多數一線從業者年齡偏大,缺乏專業訓練;公眾的認知亟待改善,許多先進理唸得不到理解。趙宛秋舉例,“自立支援的理念,是鼓勵和協助老人做力所能及的事,既可以幫助老人建立信心,又能得到鍛鍊,但有的老人或者家屬覺得付費了就應該由工作人員來做”。

  趙宛秋對市場的潛力和需求長期看好,“現在許多社會養老機構已經開始面臨競爭壓力,必須提高自身的服務能力”。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陳璐 實習生 張芸倩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9月24日 1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