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體使用“綠地哭房女視頻”被索要兩千元?當事人:系誤解
2019年09月24日02:35

原標題:自媒體使用“綠地哭房女視頻”被索要兩千元?當事人:系誤解

業主催促“哭房女”索要版權費 受訪者供圖

日前,網傳的“綠地哭房女”視頻引發人們對武漢綠地裝修質量問題的關注。

9月21日,自媒體公眾號“呦呦鹿鳴”發佈《哭女一刀 :綠地“哭房女”向呦呦鹿鳴索要經濟補償》一文稱,自己連發5篇文章,“出手相助”綠地業主、推進事件進度,卻反被自稱綠地“哭房”的女業主本人索要版權費2000元,理由是“呦呦鹿鳴”曾在公眾號文章中使用了她的視頻。

對此,“哭房女”回應澎湃新聞稱,索要版權費是出於誤解加上一時衝動,她感到抱歉,同時也覺得委屈。

有律師認為,自媒體“呦呦鹿鳴”的行為不構成版權侵權,原因之一是因為本案中的視頻不屬於著作權意義上的“作品”。

“哭房女”回應:系誤解,對“呦呦鹿鳴”鄭重道歉

23日,澎湃新聞聯繫到前述自稱為“哭房女”的女子。該女子稱,所謂的“索賠版權費”是由自己的誤解加上一時衝動導致的,她在知曉事情經過後對“呦呦鹿鳴”也感到抱歉,也很感激他對業主的幫助。但自己並不是網絡上形容的“過河拆橋”之人或者“東郭先生”中的那隻“狼”。

她稱,一開始她並不知道“呦呦鹿鳴”是幫助業主維權的公眾號,也沒有發現自己痛哭的視頻被使用,是朋友來詢問之後才知曉此事。“當時沒有概念,就以為有無良自媒體使用了我的視頻來拉取流量,朋友慫恿我去要版權費,一時衝動就公眾號私信了呦呦鹿鳴。”她說。

在呦呦鹿鳴發佈的《哭女一刀 :綠地“哭房女”向呦呦鹿鳴索要經濟補償》一文中,聊天截圖顯示,業主群中有人催促該女子“快去要版權費”。

該女子還稱,她意識到自己錯了,不應該在沒有瞭解真相的情況下衝動行事,但她也想提醒“呦呦鹿鳴”,發類似視頻的時候希望能夠馬賽克,或者變下音。這段傳播甚廣的視頻讓她很窘迫、很不好意思,隨後的《哭女一刀》文也讓她遭受了很多謾罵,群裡還有人威脅“要來潑油漆”,這兩天她一直精神恍惚、吃不下飯,只想快點結束這一切。

此前,“呦呦鹿鳴”發佈的《致在新房裡痛哭的女子》,使用該女子哭訴視頻和多張顯示綠地裝修問題的圖片,閱讀量超10萬。除該篇文章之外,該公眾號還發佈了四篇關於綠地項目的文章。

前述視頻中,一女子背對鏡頭,向房間里的人哭訴裝修問題,併發問稱,“這房子能住人嗎?”

使用“女子哭房”視頻是否侵權?獲利是否該分配?

上海漢商律師事務所白翔飛告訴澎湃新聞,從法律角度來說,自媒體“呦呦鹿鳴”的前述行為不構成侵權,原因之一便是因為該視頻並不屬於法律意義上的“作品”。

肖像權角度來說,該視頻中似乎並未出現女子的肖像,因此也就不存在侵害該女子肖像權一說。

而從著作權角度來說,首先需要成立侵權的前提是業主享有對該視頻的著作權,涉事業主需要提供自己製作了該視頻的證明。

除此之外,享有著作權的前提是該視頻繫著作權法上的“作品”,但是本案中的視頻僅僅對客觀情況的拍攝,是對開發商的裝修問題無創造性的彙編,不符合著作權法意義“獨創性”的要求。

前述事件中,自媒體使用了“女子哭房”視頻,撰寫文章後獲得用戶打賞。該自媒體獲得的打賞是否需要與視頻創作者、出鏡者共享?

上海協力(南京)律師事務所葛紹山認為,關於文章打賞的獲利,讀者打賞的不是這個視頻而是作者的文章,這在法律意義上屬於作者與讀者之間形成的贈與合同,視為讀者對作者一種單方面的贈予。

葛紹山稱,通過檢索可以發現作者並非只有這篇文章開設了打賞功能,這一點或可說明作者無意通過前述視頻資料牟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