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懷孕向外賣員索賠不實 中青報:媒體無德無信
2019年09月24日20:30

  原標題:“意外懷孕向外賣小哥索賠”系捏造,正經媒體怎能如此惡俗?

  文/楊鑫宇

  不論在什麼平台上,我們對新聞的核心追求還是真實而有意義。媒體追求流量,也決不能以降低底線,罔顧事實為代價。

  近日,一則內容取向十分惡俗,怎麼看都“槽點滿滿”的奇葩新聞,在多家媒體的帶頭炒作與大量自媒體的推波助瀾之下,突然佔據了網絡輿論的焦點。這則新聞聲稱:徐州一名女子通過網絡渠道購買避孕套後,因為外賣小哥送貨延誤,導致其意外懷孕,該女子於是起訴了這名外賣小哥,索賠3萬餘元。新聞發出之後,立即引發了廣泛的轉發與圍觀,“吃瓜群眾”的相關議論,不用想都知道會有多麼不堪。

  然而,就在網友們對這則新聞吐槽得正歡之際,江蘇網警卻果斷出手,在微博上公開闢謠,稱這起事件純屬捏造,相關新聞可謂是不折不扣的假新聞。來自警方的闢謠輕鬆地粉碎了這個漏洞百出的虛假故事,此前對此事議論紛紛的“吃瓜群眾”也很快就沒了聲響。

  然而,官方闢謠的出現,雖然有效地“驅散”了那些對著這則編造出來的消息插科打諢的網友,但卻也激發了另外一群網民的怒火。這些網民的憤怒,指向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些在這則假新聞的傳播當中扮演了極不光彩角色的媒體。一方面,這些媒體用毫無依據的虛假新聞,嚴重欺騙了其讀者的心智和感情,是為無信;另一方面,這些媒體也在炒作這則新聞的過程里體現出了極端媚俗、缺乏操守的一面,是為無德。這種“無德無信”的做法,讓這些媒體自食其果,成了眾矢之的,同時也暴露出了輿論生態存在的某種問題。

  據網警調查,這則假消息的原始出處,是百度百家號“都市故事會”(現已註銷)的一篇文章。因為發佈這篇文章的根本不是什麼媒體,且影響力有限,這則消息並未在發佈後迅速大爆。然而,幾家正規媒體的參與,讓這則消息的傳播力產生了“質變”,或許是看到了這則消息的“網紅”潛質,西湖之聲、濟南時報、新晚報等多家媒體紛紛在自家的新媒體平台上,對這篇根本沒有任何可靠信源的網文展開了二次加工,包裝成了看起來頗像一回事的“新聞”。於是,在正規媒體的背書之下,這則本來就充滿了話題性與下流暗示的消息堂而皇之地火遍了全網,留下了不少糟糕的禍端。

  儘管在這則假新聞的後續傳播之中,大量自媒體的積極轉發與添油加醋,也起到了不少不良作用,但是,倘若沒有正規媒體的參與,這種看上去就荒誕不經的消息根本不可能騙過這麼多的網民。因此,正規媒體對新聞專業標準和行業倫理規範的“失守”,可謂是這起事件的第一元兇。任何一個新聞工作者,不論是在學校里,還是在崗前培訓中,都必然學過如何核實信源的真偽,如何區分格調的高低。“不能為了流量拋棄操守”——每個新聞工作者,大概都已經對這樣的話聽得耳朵都起了繭子。在這種情況下,數家頗有聲望的媒體,齊齊在一則造假手段根本談不上高明,且格調極其低劣的假消息面前失守底線,對此負有直接責任的人無疑難辭其咎。

  自從互聯網普及以來,人們常常發現,同樣的媒體,在網上與網下的“媒體人設”很可能非常不同。這與互聯網傳播的獨特性有關,也體現出了媒體爭取網民關注的願望與誠意。然而,儘管互聯網是一個更開放、更活潑的傳播空間,媒體的專業與倫理規範卻並不會因為信息發佈平台的變化而變化,遺憾的是,一部分媒體從業者對這一點並沒有清醒的認識,而是把互聯網和新媒體平台當成了可以“適當忽略”倫理與專業規範的“特區”,為了流量一味迎合受眾的一些上不了檯面的口味。同樣的低俗、虛假新聞,就算給報紙、電視台的編輯一百個膽子,他們也未必敢於上版上屏,但對於同一家單位的新媒體編輯而言,這些消息卻可能是他們吸引眼球的法寶,這種現象,可謂是網絡傳播中的一大毒瘤,必須得到針對性的治理。

  當我們在互聯網上閱讀新聞時,我們或許期待著比傳統媒體更加活潑的表達風格,更加多元的新聞表現方式,與更加開放接地氣的選題範圍,但歸根結底,不論在什麼平台上,我們對新聞的核心追求還是真實而有意義。為此,網絡媒體在以各種方式爭取受眾的時候,決不能以降低底線,罔顧事實為代價。這種做法倘若得不到阻止,網絡空間只會變得烏煙瘴氣,媒體的公信力也會受到嚴重的打擊,最終只能害人害己。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出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