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金球獎的專業相比,“世界足球先生”成了雞肋?
2019年09月24日12:27

原標題:和金球獎的專業相比,“世界足球先生”成了雞肋?

24日淩晨,梅西以46%的得票率力壓範戴克和C羅,史上第6次捧起FIFA先生,成為該獎項創始至今加冕最多的球員,也為年末懸念不高的金球之爭,多了段意料之外的前奏。

然而,作為昔日能和金球獎分庭抗禮的兩大獎項之一,自2016年國際足聯和《法國足球》金球獎評選分道揚鑣後,既要取悅球迷、平衡各方,又要兼顧專業性的FIFA足球先生,各類人情票和人氣票卻依舊層出不窮。

在這個娛樂當道的年代,FIFA先生的歸屬或許已不再那麼重要,反倒是過程遠比結局更精彩

梅西收穫最佳球員和最佳11人兩項大獎。視覺中國 圖

投票,比得票更耐人尋味

比起2018年三大獎項評選“投莫德里奇就對了”,“雙驕時代”終結後,球迷和媒體似乎都發現,“造神運動”固然令梅羅暫時失寵,但評選離了兩人還是玩不轉。

於是,去年陪跑的薩拉赫和格里茲曼今年不見了蹤影,能和雙驕比肩而立的,是捧起歐冠、並奪得英超和歐國聯亞軍的範戴克。

荷蘭人已經在上月的歐足聯年度最佳中折桂,而巧合的是,他和梅西、C羅都是各自國家隊隊長,都有投票權,可決定另兩位對手的座次——儘管相形於巨大的票倉分母,這點“小動作”微不足道。

然而,嘴上很客氣,身體卻很誠實,三大候選人的選票,還是流露出各自迥異的小心思

梅西和女足世界最佳拉皮諾埃。

馬內、C羅和德容,這是梅西投出的FIFA先生前三人選。

儘管三甲中沒有直接對手範戴克,但繼去年首次給C羅投票之後,梅西再次給了一生之敵公允甚至拔高的順位;而即便在歐冠被利物浦淘汰,巴薩隊長也大氣地給了馬內選票,這樣的認可,遠比進入三甲之類的虛名更充實。

而範戴克更加胸襟開闊:

梅西的名字排在隊友薩拉赫和馬內之前,是荷蘭人心中當之無愧的No.1。去年FIFA先生評選,荷蘭隊隊長投出的第一位,同樣也是梅西。

C羅呢?他選出的三甲——是德里赫特、德容、姆巴佩。前兩人是他在歐國聯的腳下敗將,德里赫特還是他親自招募的新隊友;後者則是他一生的迷弟

至於歐冠、意甲的主要對手,“總裁”全部無視。莫不是C羅把歐洲金童獎的投票,裝進了FIFA的信封?

梅西全家亮相。IC 圖

“金球”風向標,範戴克贏了

這樣的“神操作”,之於C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早在2013年金球獎票選時,C羅就藉故眼睛受傷,將國家隊隊長職務暫時讓給了布魯諾·阿爾維斯,此舉可謂一箭雙鵰:

一則後者擔任隊長的那個月,恰好和金球獎投票截止日吻合,自然不假思索地將選票的第一順位填上了C羅的名字。

二則那一階段葡萄牙隊並無重要國際賽事,隊長誰當無傷大雅。但這樣的操作,最終也沒能改變梅西高票當選的現實。

而本次加冕的梅西,雖然笑容燦爛,某種意義上和2010、2013兩年相似,都是靠著巨大的人氣優勢,最終擊敗對手奪魁。

在國家隊主帥、隊長和全球球迷投票中,梅西都不同程度領先範戴克,但在媒體投票這一環節,梅西的364分遠低於範戴克的462分。

考慮到年末的金球獎評選將全部由專業媒體打分,這項FIFA先生最具“金球意味”的風向標,似乎已經為年末的金球歸屬給出了答案。

更別提新賽季以來,範戴克率領的利物浦6戰全勝、霸氣領跑;而梅西至今未打滿一場正式比賽,巴薩已經在西甲跌出了歐戰區……

梅西發表獲獎感言。

先鋒精神不再,只剩人氣當道

比起“競技體育,強是王道”的金球獎,回歸舊秩序的FIFA先生,在專業的道路上力不從心,又不敢放下身段徹底娛樂,權威性日漸被金球獎拋開,更多成為發給超級巨星的“安慰獎”……

這一點,從FIFA先生創立之日,就始終未曾改易。

FIFA先生並非在世界盃年創立,而是在1990年世界盃結束近2年後,才首次評選出1991年世界足球先生,並最終由捧起1990年大力神杯的馬特烏斯奪得,著實是晚起趕晚集。

但事實上,馬特烏斯在1991年唯一拿得出手的成就,是這一季的歐洲聯盟杯,其餘各條戰線一無所獲。

而形成鮮明對照的,是那一年歐冠冠軍貝爾格萊德紅星中場核心普羅西內茨基,評選前風光無限被視作黑馬,實則最終僅得到38分名列第四,比馬特烏斯低了90分之多。

國際足聯主席因凡蒂諾為梅西頒獎。

似乎是看到了馬特烏斯加冕名不正言不順,次年的FIFA先生,被另一位巨星範巴斯滕奪得。但那一年,荷蘭中鋒拿得出手的只有意甲不敗奪冠和25球的金靴,AC米蘭並未參加歐冠,荷蘭隊歐洲盃半決賽點球負於丹麥,唯一射失的正是範巴斯滕……

兩次“被打臉”之後,FIFA先生曾有幾年“放飛自我”:譬如1995年,他們評出了史上首位也是唯一一位非洲裔先生——喬治·維阿。1996年,沒有任何冠軍頭銜的羅納爾多,力壓維阿和阿蘭·希勒首次加冕,都算是FIFA先生少見的“先鋒”之舉。

然而,也正是在這幾年間,由國家隊主帥和隊長投票“選先生”,出現了大量的奇葩選票:

譬如1996年,時任國足主帥戚務生在3個候選人的選票上,只填了維阿和比埃爾霍夫兩個名字;而塔希提國家隊主帥的第一順位,寫著範巴斯滕,但荷蘭人已經退役一年多了……

如今,進入第28個年頭的FIFA先生,固然可能和金球獎交出不同的答案,但作為球迷萬年寵兒的梅西,顯然也不可能給創意匱乏的“先生”以更多新鮮感。

自成一家,固然給了世界最佳以更多的可能性,然而足球世界,畢竟還是要用腳說話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