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路上⑧|它是“綠城”鄭州道路顏值擔當,曾見證二七商戰
2019年09月24日10:50

原標題:人民路上⑧|它是“綠城”鄭州道路顏值擔當,曾見證二七商戰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年以來,成就斐然。這些成就不僅體現在宏觀數據中,也濃縮在每條大街小巷的變化之中。一條路,見證一段曆程。澎湃新聞派出多路記者,尋訪全國多個城市的人民路,記錄路上承載的國家記憶和變遷,呈現新中國的發展成就。

“一株青玉立,千葉綠雲委。” 有人用白居易的這句詩,來形容鄭州市人民路兩旁的法桐。

在不少鄭州市民心中,人民路是鄭州市道路的顏值擔當。它見證了這座城市環境的變化:曾經綠化缺失易起風沙,後來啟動植樹造林,“路修到哪裡,樹栽到哪裡”,到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鄭州有了“綠城”之稱。

鄭州市人民路呈西南-東北走向。最南端,是鄭州市地標二七紀念塔及周邊的二七商圈。上世紀90年代被譽為“中國現代商業里程碑”的二七商戰,就是在此打響的。最北端,是紫荊山立交,河南省委距此500米。

新中國成立之初,鄭州市還是鄭縣。如今,鄭州市常住人口破千萬,躋身GDP萬億俱樂部。常年研究鄭州商業的史璞教授說,如今,二七商圈雖仍繁華,但在鄭州已難稱商業中心。現在,鄭州到處都是大型高端綜合百貨商場。

84歲的“全國名老中醫”王萬林在人民路生活59年,目睹了新中國成立後,鄭州市人民路從無到有、從荒涼到繁華的曆程。

“怎麼可能想到呢?”“誰能想得到!”他如此感慨這種巨變。

曆史車輪滾滾。人民路兩側如亭亭青傘的法桐,靜靜看著這一切。

法桐成蔭的鄭州人民路。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 圖

從“揚灰路”到鄭州道路顏值擔當

鄭州市人民路是雙向六車道,四五十米寬。行走在乾淨黝黑的柏油路上,除北方大城市共有的特點外,讓人印象最深的,是路兩旁的高大法桐。

這些法桐,一個人難以抱住,有人引用白居易的詩句形容“一株青玉立,千葉綠雲委”。

9月13日,84歲的“全國名老中醫”王萬林向澎湃新聞回憶,新中國成立初,他常到鄭州市人民路附近出差,嚴格說,那時並沒路,附近還是田地,旁邊還有沙丘、坑塘,走的人多了,才有了路,“不下雨揚灰路,下雨水泥路”。

1954年10月,河南省會由開封遷到鄭州,省直機關也搬了過來。隨後,鄭州市修建了人民路,人民路成為鄭州市主要道路,也是鄭州市當時最寬的道路,不過仍是條斷頭路,南頭只到太康路,未通到二七紀念塔。

鄭州市管城區誌顯示,鄭州剛解放時,老城區綠化基本空白,到處光禿禿的,每逢旱風,風沙瀰漫。新中國成立後,市里啟動植樹造林。1954年起,植樹造林進一步展開,基本做到了“路修到哪裡,樹栽到哪裡”。

由此,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鄭州有了“綠城”之稱。

王萬林回憶,人民路兩旁的法桐,就是1954年修路時栽的。法桐長大後,夏天,附近居民就在樹下乘涼、休息。起初路中間有花壇、電線杆等,車也不多,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車和人開始多起來,花壇和電線杆就拆掉了。

在不少鄭州市民的心中,人民路是城市道路的顏值擔當。今年9月7日,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實地火炬傳遞在鄭州舉行,經過人民路。在家看直播的王女士感慨,“你看拍下來多漂亮啊。”

1986年6月,人民路南段建成通車,使得從火車站通往省直機關的車輛,不再經過(二七路)鄭州市百貨大樓商業區,縮短了行車路線,緩解了該地區的交通壓力。由此,人民路正式連通二七紀念塔。

二七紀念塔作為城市地標,是為紀念發生於1923年的“京漢鐵路工人大罷工”而建,位於人民路最南端。鄭州二七紀念館講解員陳默是80後,住在鄭州西郊。她說,小時候,鄭州還沒這麼繁華,在家就可以聽到二七紀念塔每小時的報鍾聲,聽說站在二七紀念塔頂,向北還能望見黃河。

人民路最北頭,常被老住戶提到的,是1983年開業的紫荊山百貨大樓。他們說,那裡原是一塊三角地,種過莊稼、菜,人們常去那裡摘野菜,捉知了。

鄭州市最早的公共交通——1953年建設的鄭州市公共汽車公司辦公地及停、發車場,也設在人民路中段,後搬走,上世紀90年代建成丹尼斯商場。

“最初就幾條公共交通線路。”人民路老住戶王女士說,以前城區很小,市中心二七紀念塔往東二里地就是農村。坐公交去現在三四站路的地方,都覺得老遠。

如今,鄭州早已跨入五環時代,2013年,隨著第一條地鐵線路試運營,鄭州公共交通步入地鐵時代。目前,鄭州已開通5條地鐵線。1號線人民路站,就設在人民路中段。6年來,鄭州地鐵線網總運量達10億人次。

人民路南端的二七廣場地鐵站。澎湃新聞記者 張偉龍 圖

鄭州市人民路與金水河相交。

王萬林是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主任醫師、河南中醫藥大學教授,雖已退休多年,但被返聘。他步履矯健、言語清晰,有一個退休後堅持了23年的習慣——每天早上六點去金水河附近走四十分鍾,下小雨小雪,打把傘照去。

他回憶說,新中國剛成立時,人民路跨金水河的地方,還是條小溝,省政府搬來後,號召群眾們挖金水河,他也參與了,“義務勞動,但大家熱情特別高”。後來,經多次治理,金水河兩岸修建為現在的水泥河堤。如今金水河有幾十米寬,兩岸綠化宜人。

住房變遷史:從數平米工棚到一百五十

平米

樓房

提起河南美食,外地人第一個想到的,肯定是燴面。

不過,許多外地人不知道,河南燴面的“鼻祖”,是合記燴面——這家已有69年曆史的“中華老字號”,源於1950年開辦的“合記老鄉親”飯店,如今最老的一家店位於鄭州市人民路中段。

2019年9月11日中午12點,合記燴面人民路店大堂餐客滿座。一碗碗麵條筋韌、色香味俱全的羊肉燴面或海鮮燴面,吃得餐客們直冒汗。有餐客吃完麵條,端起碗猛喝幾口湯,才心滿意足放下碗。餐客里,有慕名而來的外地人,也有為解饞,“一個星期半個月就專門跑過來”的“鄭州土著”。

合記燴面人民路店廚師長買建國記得,店在二七紀念塔附近時,一碗燴面三四毛錢,10點上班,不到9點半就開始排隊,屋裡坐不下,就把碗放在外面蓋防空洞口的石板、人民路護欄上吃。現在,僅人民路店,每天要接待餐客約3000人。

人民路上的合記燴面。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 圖

王萬林也是合記燴面的粉絲。他祖籍河南南陽,小時候父母就去世了。那時家裡窮,家裡六個孩子吃不飽飯,十六七歲時,小學都沒讀完的他,“聽說讀衛校有飯吃”,就到河南省衛生廳在縣里設的衛校學習。憑著勤奮,1965年,他在河南醫學院(現鄭州大學醫學院)畢業,分配到黃河中心醫院工作,幾年後調到妻子工作的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從南陽到鄭州時,乘坐的是蒸汽卡車,15小時多才到許昌。工作後,合記燴面一碗四毛五,都覺得太貴捨不得吃,“35元的工資要養活一家呢”。

1960年起,王萬林便隨妻子住在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里,該院坐落在人民路中段,是1954年從開封遷過來的,是鄭州市最早的中醫院。

王萬林回憶,當時,醫院只是河南中醫學院(現河南中醫藥大學,後從人民路搬走)臨人民路的兩層樓,上面是病房,下面是門診部。如今,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已有職工3100多人,編製床位2600張。

59年來,王萬林雖然一直在醫院住,但他換過8次房。

“當時幾乎都是租公家房。”王萬林回憶,最開始,他住在一間只有三四平方米的灶房裡,門也沒有,只能放下一張床,夫妻二人帶著孩子住,每月扣幾毛錢租金。後來換到工棚,六七平方米,工棚頂是“倒V”型,但隔牆並未砌到頂,晚上在屋裡能和隔壁同事聊天。因為沒廁所,用盆子解小手鄰居都能聽見。再後來,醫院蓋了筒子樓,他分到一間15平方米的屋。後來,條件逐漸改善,兩間屋、兩間半屋,那時每月租金兩三塊……第八次,是醫院獎勵他免費使用一套三室沒廳的房。第九次,2008年醫院在院內集資建房,2012年,他終於搬進了屬於自己的房:150平方米的三室兩廳兩衛。

據鄭州市管城區誌記載,解放初期,鄭州市老城區房屋多是明、清和民國期間遺留下來的老房子,人均面積僅有2.16平方米。到1985年房屋普查,老房子只占房屋總面積的5%,居住水平大幅提高。

人民路東側的工人新村,是建國後為工人們建的。老住戶王先生說,最開始這裏是平房,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扒掉蓋了樓房,多是五六層的居民樓。當時算條件極好的,每月一間租金兩塊多。如今,作為老城區,工人新村雖然也乾淨整潔,但已經顯得很老舊。

王萬林回憶,1978年改革開放後,人民路兩旁的樓房多了起來。1985年左右,平房開始拆遷,感覺慢慢就發展起來了,人越來越多。尤其是到上世紀90年代,“發展特別快,高樓呼呼都起來了”。

王萬林在辦公室坐診。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 圖

商都往事:二七商圈商戰曾聞名全國

在人民路最北端西側,是鄭州商代都城國家考古遺址。

據鄭州市管城區誌記載,該區的商業活動可上溯到商代中期,鄭州商城出土的大量“貝幣”和外地產品(海貝、玉石、綠鬆石、象牙等),表明當時商業已進入等價交換的萌芽階段,其活動範圍遠達千里之外。

上世紀八十年代重建的二七塔及周邊舊照。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 圖

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史璞告訴澎湃新聞,鄭州被稱為“商都”,除因曾是商代都城外,還因也是商人、商業的發源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鄭州市人民路最南頭二七商圈爆發的“二七商戰”,曾被譽為“中國現代商業里程碑”。

1978年改革開放後,生產企業不僅要負責生產,還要負責銷售,但發現缺少分銷渠道。各地都在謀發展,鄭州市經過決策,確定了發展商業的戰略。

1983年,人民路北端東側的紫荊山百貨大樓開業。在史璞看來,這開啟了鄭州綜合百貨商場的2.0時代。在這之前,鄭州只有兩家傳統大型商場,二七路上的鄭州市百貨大樓(始建於1955年)和友誼商場。那時,“櫃檯還都是封閉式的,給錢後營業員把錢和單據夾住,通過鐵絲,用竹竿猛地一搗,唰地飛到收銀台,收銀員找零,蓋章後,再夾好,唰地搗回來。”

王萬林回憶說,原來實行計劃經濟,實行配額製,買東西要用錢還得憑票。豆腐乳是豆腐乳票,穿衣服要布票,肉是肉票。印象中,1978年12月,十一屆三中全會確定改革開放後,買東西不再需要票了,人們的消費慾提高了。

1989年前後,在二七紀念塔周邊,亞細亞商場、天然商廈、鄭州華聯、商城大廈相繼開業,鄭州市百貨大樓也做了升級改造。

“中原之星哪裡去?鄭州亞細亞”“星期天哪裡去?鄭州亞細亞”開業前許久,亞細亞的廣告就鋪天蓋地襲來。開業當天,顧客像潮水般湧進來,90%的貨物被搶購,被迫提前結束營業。王萬林回憶說,當時,大家都跑到亞細亞,許多是為了看稀奇,“那些服務員打扮可洋氣,還有電動扶梯。”

“消費者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上帝’。”史璞說。

相關紀錄片顯示,早上開門前,亞細亞的美女儀仗隊會舉行升旗儀式,所有員工參與。隨後,禮儀小姐開門,管理層在門後歡迎湧進來的顧客。

史璞說,因為亞細亞形象好,服務也好,把人都吸引走了,便引發二七商圈其他商場打起價格戰,由此,二七商戰爆發,一發不可收拾。

主要參與商戰的六家商場,除亞細亞是中國最早的股份製商業企業外,其他幾家都是國有企業。1992年,央視播出以二七商戰為主題的6集電視連續紀錄片《商戰》,使這場商業競爭引爆全國,多省領導、商業人士來鄭學習。這一事件,成為引領中國商業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的標誌性事件之一。

史璞回憶起當時競爭的白熱化時說,當時,商場間互抄價簽,隨時降價。亞細亞為在抽獎大賽中勝出,將桑塔納、奧迪作為獎品,車就在商場門口轉,那時候自行車都沒普及。“商戰打得昏天暗地,不是一個措施,是組合拳,現代整合營銷里有的,那時候都用過。”史璞說。

史璞回憶,最讓他記憶深刻的,是亞細亞的理念“顧客永遠是正確的”。有次,一個顧客試鞋時被其他顧客碰倒,頭磕到櫃檯,起身就扇了營業員一巴掌。亞細亞馬上向顧客道歉,補償顧客,還去顧客家看望,最後,顧客都不好意思,承認自己打錯了人。而商場內部,設置了“員工委屈獎”。

然而,因同質化競爭、過度競爭導致消耗,鄭州二七商圈開始走下坡路。1998年,亞細亞註冊商標被查封。2001年,亞細亞破產,失去對手的其他幾家商場除鄭州華聯商廈外,要麼倒下,要麼被收購。1996年,丹尼斯(人民路店)進駐鄭州。史璞認為,這標誌著鄭州市綜合商場3.0時代開啟:規模更大,設施和產品更先進,且非國企;如今,二七商圈雖仍繁華,但這些年鄭州迅速發展,到處都是大型高端綜合百貨商場,鄭州已進入無商業中心時代。

王萬林說,他購物還是選擇丹尼斯,因為熟悉。

作為主任醫師、全國名老中醫、教授,雖是返聘,王萬林仍要坐診,帶研究生,每月工資數萬元。他說,能從吃不上飯,到過上現在啥也不缺的生活,他無比感激。在他看來,鄭州市人民路近七十年的變遷,是曆史最生動的寫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