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公司努力了12年,為何還是推不火它所鍾情的買斷製遊戲?
2019年09月23日15:27

  除了App Store上的推薦位,蘋果公司或許也在通過新品發佈會,間接向全世界消費者‘安利’自己鍾情的遊戲。

  在葡萄君看來,曆年蘋果新品發佈上的實機演示環節,便是其展示自己遊戲品味的時刻。而你會發現,這家公司在發佈會上非常鍾情於展示買斷製類型的精品遊戲。

  iPhone 11系列,在今日發售了,在搶購新機的同時,不知有人是否記得於今年蘋果秋季發佈會上亮相的《帕斯卡契約》。彼時,兩張中國人面孔出現在發佈會舞台上,他們在3分鐘內,向全球觀眾展示了一款買斷製的動作RPG手遊。蘋果方面讚道,“這款遊戲真的非常精彩。”

在今年的秋季新品發佈會之前,國產手遊從未在此世界舞台上亮相過
在今年的秋季新品發佈會之前,國產手遊從未在此世界舞台上亮相過

  瞧,就算你沒用上新iPhone,也已經收到了來自蘋果的新遊推薦。而被‘安利’的人,並不在少數:本文截稿前,蘋果2019新品發佈會在YouTube上的觀看量,已超過408萬人次;另外在騰訊視頻上,這場發佈會的視頻專輯,則獲得了近1300萬次的播放。

  蘋果發佈會上實機演示時間雖短,卻是不可多得的曝光機會。而能夠在蘋果發佈會上獲得曝光,按理說遊戲的熱度應該也會有所加成。但葡萄君注意到,初代iPhone發佈至今的12年里,那些登上蘋果大會的‘買斷製遊戲’,僅有少數幾款能夠真正走向‘火爆’。

  而我的好奇在於:來自蘋果‘最高規格’的推薦,對遊戲擴大知名度來說,真的不管用嗎?或者說,憑藉蘋果公司的號召力,最後也推不火買斷製遊戲?

  蘋果是否在發佈會上認真推薦遊戲?

  葡萄君相信,蘋果公司的確是在認真推薦買斷製遊戲。12年來,這家公司幾乎很少在發佈會上呈現F2P遊戲,而口碑低劣的產品更是見所未見。儘管蘋果沒有告訴我們確切的入選標準是什麼,但能夠登上這場全球性大會的產品,一定是邁過了他們預設的高門檻。

  比如出眾的品質,比如前沿的技術,比如獨到的創意,比如深厚的品牌底蘊——取其一者,即便是免費遊戲,其實也有可能獲得蘋果公司的青睞。試著攤開名單一看,從早期的《超級猴子球》《吉他英雄》《N.O.V.A。》和《無盡之劍》系列,再到近幾年的《虛榮》《超級馬力歐酷跑》《光遇》以及《上古捲軸:刀鋒》,幾乎沒有一款屬於泛泛之輩。

2010年,在iPhone 4發佈會上亮相的《吉他英雄》iOS版
2010年,在iPhone 4發佈會上亮相的《吉他英雄》iOS版

  再者說了,軟件服務亦是蘋果主營業務的一大構成。今年3月Apple Arcade訂閱服務公佈之際,蘋果曾表示,App Store已經有了超過10億的玩家,累計遊戲數量超過30萬個,是世界上最大的移動遊戲平台之一。這樣一家經營著遊戲平台的公司,又怎會在遊戲品味上失了格調。而它的格調,明顯是‘買斷製+精品’。

  但有所迷惑的地方在於:蘋果公司是在認真為消費者挑選好遊戲,還是說,它在為自己篩選絕佳的‘iPhone宣傳工具’?

  蘋果大會上的遊戲,難道只是陪襯?

  在我看來,推薦遊戲和宣傳iPhone這兩種動機並不互斥。況且,蘋果公司實際上會在發佈會中用不同的舞台,將‘軟’‘硬’兩種性質的演示區分開來。

  在前一種性質的舞台中,遊戲有其專屬空間。儘管可能只有幾分鍾的時間,但在彼時,遊戲開發商絕不僅是嘉賓。他是聚光燈下的主角,是千萬人注目的對象,再怎麼宣傳自家遊戲,都不會讓主辦方覺得喧賓奪主。

《超級馬里奧酷跑》與宮本茂
《超級馬里奧酷跑》與宮本茂

  遊戲開發商與蘋果公司在那一刻是平等的合作關係。就像2016年iPhone 7發佈之際,宮本茂與《超級馬里奧酷跑》的突然登場,不知讓多少人忘記了硬件,轉而有了新的興奮點:‘終於能在手機上操控馬里奧大叔了’。

  當然,蘋果也有借助遊戲展示iPhone或iOS新特性的演示環節。例如說,《原始人拉力賽》之於iPhone 3G上的重力感應系統;《Warhammer40K:自由之刃》之於iPhone 6S上的3D Touch技術;以及RTS手遊《The Machines》之於iOS 11上的ARKit玩法。

《The Machines》
《The Machines》

  但問題在於,消費者究竟是如何理解,穿插在一場硬件發佈會中的軟件呢?葡萄君覺得,多數人,必然是衝著蘋果的新設備去的。畢竟,這終究是一場硬件發佈會。縱使蘋果再怎麼認真挑選到場嘉賓,消費者對於遊戲開發商的理解,或許更多停留於,‘這是來演示iPhone手機牛X之處的幫手’吧。

  我回想起,2010年那場有喬布斯的iPhone 4發佈會。在這場經典的發佈會中,喬布斯向在場觀眾演示了一款名叫的《Jenga》的小遊戲。他向前,向後,向左,向右地轉動著身子,然後雙目聚焦於手機,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抽取畫面中的積木塊。

喬布斯玩《Jenga》
喬布斯玩《Jenga》

  積木堆最後失去平衡,這局遊戲宣告失敗。但是場下笑聲不斷,掌聲雷鳴,所有反應或許都出於iPhone 4上效果驚人的三軸陀螺儀和喬布斯展現的‘騷’操作。

  當時可有人曾為《Jenga》鼓掌過嗎?葡萄君不知道。我所知道的是,油管上有一則播放量超過226萬次的發佈會回顧視頻,這則視頻有2700多條評論,但我只看到三條評論提到了《Jenga》。

  發佈會演示環節里的遊戲,可能不是宣傳iPhone的工具,但註定只是配角。即便它們彰顯了蘋果公司獨到的遊戲審美。

  蘋果發佈會上的‘配角’能走紅嗎?

  遊戲在蘋果的發佈會中,雖是配角;但它所能獲得的曝光量,終究還是非常可觀的。就像《帕斯卡契約》在亮相蘋果發佈會之後,此事便於微博平台登上熱搜,進而引起人們的廣泛討論。而遊戲如今在TapTap上,也已經獲得了超過45萬次的預約。

微博上,有關《帕斯卡契約》登上蘋果發佈會的話題
微博上,有關《帕斯卡契約》登上蘋果發佈會的話題

  比起《帕斯卡契約》,當年的《Sky·光遇》《超級馬里奧酷跑》以及《虛榮》等遊戲,在蘋果大會上的亮相同樣製造出焦點話題。但重點在於,這是否只是片面的、階段性的熱度?而當時的熱度,能否讓遊戲收穫可觀的商業效益?

  事實上,蘋果發佈會給亮相遊戲帶來的關注度,實在難以維繫。它們熱得快,似乎涼得也快。之所以會陷入如此情況,很大程度上是買斷製不受歡迎所致。

  試舉一例。2008年6月,iPhone 3G發佈,Pangea軟件是當年在蘋果發佈會上亮相的開發商之一,該公司的負責人Brian Greenstone受邀展示了三款產品。從《魔法水滴》《克羅爾》再到《原始人拉力賽》,此人在短短3分鍾內,一邊向觀眾介紹遊戲,一邊解釋著iPhone的新特性。

iPhone 3G發佈會上亮相的《原始人拉力賽》
iPhone 3G發佈會上亮相的《原始人拉力賽》

  發佈會上的曝光,讓這些售價9.99美元的遊戲有過短暫的熱賣期。Brian Greenstone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魔法水滴》和《原始人拉力賽》上線App Store後,“前幾天下載次數就到達了10萬次,我們的付出得到了巨大的回報。”

  遊戲的銷售額似乎十分可觀。按照Brian Greenstone的說法,Pangea軟件第一週大概每秒獲利1.10美元。只可惜好景不長,當時App Store上線沒多久,市場競爭便開始趨於激烈,越來越多的遊戲開始降價,而他們為了生存,也只好在一個月內便把產品的價格削減到一半。

  《超級馬里奧酷跑》在蘋果發佈會上搶盡風頭,但後來也因為買斷製屬性,遭到了玩家的冷待。

  遊戲曾經非常火爆,任天堂通過Twitter宣佈,該作在App Store上架四天后,下載量便突破了4000萬次,由此創下iOS遊戲最速下載記錄。另外,Newzoo的報告稱,本作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下載量累計達到9000萬次。

  可以說,遊戲在發售之初的市場表現確實是一騎絕塵,可火爆不過幾個月,該作便出現人氣流失的情況。瞧,即便是馬里奧這樣極具號召力的遊戲IP,也沒有讓更多的手機玩家,接受‘買斷製’設計。

  在《超級馬里奧酷跑》之前,從亮相蘋果發佈會,再走到持續火爆階段的買斷製遊戲,似乎僅有Epic發行的《無盡之劍》系列。

  關於這個遊戲IP,其江湖地位或許毋需贅言,前後三款作品都曾受邀登上蘋果大會。CNN Money在2013年9月對於遊戲的銷量有過報導,稱《無盡之劍》和《無盡之劍Ⅱ》在iOS設備的合計銷量,突破了1100萬份。按照當時兩款遊戲的定價進行粗略推算,那麼該系列的收入則超過了6000萬美元。

《無盡之劍Ⅱ》
《無盡之劍Ⅱ》

  如此紅極一時的遊戲系列,最終在2018年12月走到了盡頭,三部曲全數從App Store下架。Epic在官方告示中留下解釋,表示開發團隊越來越難以符合標準的力度去支持《無盡之劍》系列,另外他們還需要把精力放在其他項目上。

  而葡萄君的判斷在於,隨著《無盡之劍》系列人氣凋敝,Epic對於它的未來,以及買斷製設計,不再抱有過多的期待——即便它們都曾經發光發熱。

  其實就連蘋果公司,也並未始終如一地在發佈會在向人展示‘買斷製遊戲’。比如去年亮相蘋果發佈會的《上古捲軸:刀鋒》,就是一款免費模式的產品。再比如說,陳星漢在聽從了蘋果公司的建議後,則將《Sky光·遇》由買斷製產品改成了免費製遊戲。

《Sky光·遇》
《Sky光·遇》

  如果不是《帕斯卡契約》在今年發蘋果發佈會上出現,葡萄君還以為,這家一直在發佈會上向消費者推薦買斷製遊戲的公司,要改變自我了呢。

  蘋果公司也無法改變遊戲大環境

  蘋果發佈會上的iPhone手機,不管做的如何,都得到了千萬人的追捧;而在同一舞台上出現的買斷製遊戲,儘管得到了主辦方的鍾情,可最終沒有更好的發展走向。

  葡萄君對此有些感歎,沒想到就連極具號召力的蘋果公司,都無法對抗大環境的變化。我以為,12年來,蘋果公司對於遊戲的審美,最終沒有成為一種風向標。雖然在曆次的新品發佈會中,這家公司幾乎都只向消費者展示‘買斷製’的精品遊戲;可這類遊戲到了如今,卻只是一種小眾偏愛。

  蘋果公司已經很努力了。這12年來,他們一直在嚐試著打造一個更公平、公正的平台環境,希望廣大中小開發者能夠獲得更多的機會。從此前改版App Store,啟用新的推薦機製,再到即將上線的Apple Arcade遊戲訂閱服務,都是其對抗大環境所施展的動作。而在每一年新品iPhone的實機展示環節中,蘋果公司或許都在試圖將自己的遊戲價值標準,普及於千萬‘果粉’。

  有所遺憾的是,iPhone手機依舊熱賣,‘買斷製’遊戲似乎卻愈加清冷。

  來源:遊戲葡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