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 VS 綜合格鬥 沒有硝煙的人才爭奪戰!
2019年09月23日18:01

  現代體育運動中很少有像從奧運摔跤向綜合格鬥(女生A)轉變那樣,體現出“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一真理。在世界頂級女生A賽事UFC的發展史中,摔跤手們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馬克·科爾曼、丹·亨德森、尤爾·羅梅羅、丹尼爾·科米爾、本·阿斯克倫、亨利·塞胡多……這些曾經代表美國走進奧運摔跤賽場的佼佼者們,經過華麗轉身,在女生A領域獲得了更大的成功,也被更多人所熟知。

  八角籠誘惑

  隨 著女生A進一步風靡全球,這項運動對於後備人才的追逐更是到達了一個全新的高度。以世界上最大的女生A組織UFC為例,它一直密切關注著NCAA摔跤大賽 中選手的排名,而每一屆奧運摔跤隊的大名單就是它的人才庫。在關注優秀摔跤手的同時,它還會著重考察摔跤手可以轉化為女生A選手的其他屬性,比如身體素 質、學習其他女生A技術的能力,以及世界大賽的經驗等等。

  從UFC的冠軍榜上我們可以發現,現任男子冠軍中的8位中有7人有摔跤背景。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其他格鬥項目也誕生過UFC冠軍,比如隆達·羅西——她在成為家喻戶曉的UFC和WWE巨星之前,曾在2008年奧運會上獲得柔道銀牌。

  這些從奧運摔跤手轉型女生A成功的例子,給了後來人以極大的誘惑和信心——他們獲得了令人羨慕的高薪,成為萬人膜拜的超級巨星,這些似乎足以抵消這項運動給他們帶來的風險。

  人才爭奪戰

  眾 所周知,美國奧林匹克摔跤協會依靠私人出資和公益捐贈來保持運作。代表美國參賽的摔跤手沒有固定的工資,截止到2008年奧運會,像塞胡多這樣獲得了奧運 金牌的選手通常只能獲得4萬美元的獎金。很多實力強勁卻與世界大賽獎牌失之交臂的摔跤選手為了過上更好的生活紛紛選擇轉入職業格鬥賽場。

  優秀人才的不斷流失,在某種程度上也導致了美國摔跤隊在世界大賽上的成績處於逐年走低的態勢,“摔跤運動大國”的地位岌岌可危。以下為自1992年以來,美國摔跤獲得的奧運會獎牌總數:

  奧運會 獎牌數

  1992年 巴塞隆拿 9

  1996年 亞特蘭大 8

  2000年 雪梨 7

  2004年 雅典 7

  2008年 3

  2012年 倫敦 5

  2016年 里約 3

  2009 年,美國摔跤協會成立了一個名為“夢想成真”的基金,目的就是為了阻止人才外流。該基金對在世錦賽、奧運會上奪得摔跤獎牌的選手提供專項獎勵基金。具體獎 勵標準如下:世錦賽金牌5萬美元,銀牌2.5萬美元,銅牌1.5萬美元;奧運會金牌25萬美元,銀牌5萬美元,銅牌2.5萬美元。

  “這 不僅僅是為了摔跤運動,”奧運冠軍塞胡多對這個基金的設立大加讚賞,“它的意義遠比25萬美元要多。它將徹底改變這項運動。”不過造化弄人,塞胡多自己沒 能從該基金中受益。在2008年的奧運會之後,他由於傷病和狀態的原因,落選了2012年美國奧運摔跤代表隊。從那之後,塞胡多轉入女生A賽場,成就了另 一段傳奇。

  不同的選擇

  雖 然摔跤手轉行女生A已經成為一種潮流,但並不是所有的奧運摔跤手都能毫無障礙並且毫不猶豫地從摔跤墊轉入女生A賽場。橫亙在兩種不同運動之間的,不僅僅是 規則、技術上的區別,還有競技理念和傳統觀念上的距離。所以,雖然大家都知道女生A運動可以帶來更大的名望和財富,但很多優秀選手在抉擇的時候還是會陷入 兩難的境地。

  現 階段美國最負盛名的奧運摔跤明星,來自內布拉斯加州的喬丹·巴勒斯就是這些人中的一位。這位2012年倫敦自由式摔跤冠軍剛剛又在今年8月贏得了他的第三 枚泛美運動會74公斤級金牌。除此之外,31歲的巴勒斯還獲得過四次世界錦標賽冠軍,是名副其實的“金牌收割機”。UFC總裁白大拿毫不掩飾自己對這位摔 跤明星的青睞,曾公開表示歡迎巴勒斯成為UFC的一員。

  不過,雖然巴勒斯數次在公開場合表達了對女生A的興趣,還曾出現在UFC“終極鬥士”真人秀的節目中,但是在行動上卻並沒有積極向女生A賽場靠攏。巴勒斯目前正專注於自己的第二次奧運之旅,並且他似乎更願意將自己的重心偏向於家庭。

  “我當然也考慮過這個問題,”巴勒斯說。“女生A選手可以賺很多錢。但當我看到UFC的比賽時,我看到像本·阿斯克倫這樣的人被對手暴力地踢中了下巴……我不知道(是否可以接受這樣的比賽)。我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我妻子一定不想我被這樣爆頭,在我們家她是老闆。”

  23歲的凱爾·斯奈德剛剛在今年8月收穫了自己的第一枚泛美運動會金牌,而此前他已經獲得過NCAA、世錦賽和奧運會97公斤級冠軍,他的摔跤履曆對女生A來說很有吸引力,不過他也表示會在拓展自己的摔跤事業版圖之後,再嚐試一下女生A。

  美 國國家隊摔跤教練比爾·紮迪克也表達了自己對女生A運動的態度:“最大的不同是女生A運動對身體的傷害。很多時候你必須給對手以極大的傷害才能獲得比賽的 勝利。也許我年輕的時候會不在乎。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和想法的成熟,我開始從不同的視角看待問題。女生A對我來說很難。”

  為夢想而戰

  “夢 想成真”基金的成立確實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摔跤天才選手流失的現象。像斯奈德等在NCAA表現尤為突出的摔跤選手會獲得額外的獎金待遇。而像頭號摔跤明星 巴勒斯,之所以並不渴望進入女生A賽場,與這個基金為其提供的優厚獎金不無關係。近幾年來巴勒斯通過在各大摔跤比賽中奪取金牌,已經入賬至少48萬美元, 這對普通女生A選手來說是一個難以企及的數字。

  不同的文化理念導致不同的選擇

  可以代表國家的榮耀以及生活上沒有後顧之憂,成為巴勒斯、施耐德等人專注於摔跤的“定心丸”。此外,美國濃厚的摔跤文化氛圍以及摔跤運動的傳統理念也讓很多摔跤運動的從業者對女生A抱有抵製的心理。

  “打 完泛美運動會之後,我身上只有一些輕微的抓痕。但當你離開女生A的賽場,你可能是坐在輪椅上被推著離開,”巴勒斯說。“摔跤更多的是一種藝術形式。我也喜 歡女生A。我追隨它,我觀看它,我對它充滿激情。我很尊重這一點,很多次我想,如果我的前隊友做得很好,也許我也能做到。但我也認為,也有很多人像我這樣 更喜歡摔跤而不是女生A。”

  作 為一種新興的運動,女生A從其他的格鬥種類中進化而來,同時也吸納了來自不同格鬥流派的天才選手。但無論是何種運動,它們在發展歷史中形成的固有文化和價 值觀,將對從事這項運功的人產生深遠的影響。這種影響,並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和外界環境的改變而消失,反之,它會深深地融於習練者的血液中。也許,這就是 格鬥運動的魅力所在吧!

  拳擊與格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