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煙國標或近期公佈:內部人士透露對煙具煙液外包裝等均做規範
2019年09月23日11:58

原標題:電子煙國標或近期公佈:內部人士透露對煙具煙液外包裝等均做規範 來源:中國經營報

目前國內電子煙市場處於「三無」狀態:無明確監管部門、無專門法律法規、無質量標準和準入門檻。多年來,控煙領域的專家、行業協會等均在呼籲相關法律法規的出台,而這一狀況或在近期有所改變。按照項目週期推算,電子煙國家標準將於今年10月發佈。

8月底以來,由於出現了上百例與電子煙有關的肺病病例,美國多個州陸續宣佈對電子煙施行更嚴格的管控,也使中國相關法規的出台顯得緊迫。這項於2003年發家於中國的技術,經過10多年的發展,在歐美市場上成長迅速。

近期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電子煙消費人數達740萬人,已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子煙產品生產國(占全球95%份額)與出口國(占全球90%份額)。如今中國市場的巨大潛力,成為中外各路電子菸商的目標。截至今年8月,2019年國內電子煙市場融資已超過10億元人民幣。電子煙標準的出台,以及監管的完善,行業或面臨洗牌。

電子煙「致死」?

9月15日,美國紐約州州長宣佈,紐約州將採取經濟行政措施,在全州禁售調味電子煙。美國密歇根州政府於當地時間9月4日宣佈,在州內禁止銷售調味型煙霧的電子煙。

這一舉動或緣於今年8月,美國疾病控製與預防中心(以下簡稱「CDC」)發佈的多份肺病病例報告。8月23日,美國伊利諾伊州公共衛生部門發佈公告稱,有一起使用電子煙後肺部嚴重損壞致死的病例,CDC也介入調查。

CDC還表示,自6月28日以來,CDC共接到了22個州的193例因使用電子煙產品,出現嚴重肺病的潛在病例。CDC稱,具體致病原因還在調查中,但已排除感染性疾病,且都與使用電子煙產品有關。截至9月17日,CDC將報告的確診病例數更新至530例,死亡人數上升至7人。患者通常有咳嗽、呼吸短促或胸痛等症狀,其中不乏青少年患病。

調味電子煙有草莓、芒果等各種口味,美國的多項調查表明,這成為電子煙吸引青少年的一個重要原因。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在9月11日表示,聯邦政府正在考慮禁止非菸草口味的電子煙,以應對青少年使用電子煙產品的問題。面對政府的壓力,美國電子煙協會稱,有更多證據表明,造成這些病例的原因是,使用者在電子煙吸食過程中加入了四氫大麻酚(THC)或其他非法藥物。

四氫大麻酚是一種存在於大麻中的化合物。CDC公佈的情況也表明,確有大量病例承認在近期使用了含四氫大麻酚的產品,有些患者同時使用了含有四氫大麻酚和尼古丁的產品,還有小部分病例僅使用了尼古丁。CDC表示,目前仍無法確定此次集中爆發肺部損傷的原因。

對調味電子煙管控的突然到來,或許也影響了美國第一大電子煙品牌JUUL擴張的腳步。9月9日,JUUL的旗艦店在國內網購平台上線,然而幾天之後,JUUL的旗艦店即被關閉。

但與美國的態度迥異的是歐洲國家,尤其是英國,英國衛生部一直力挺電子煙,「電子煙比菸草安全95%」的說法也來自英國衛生部。即便是在美國各界強烈質疑電子煙之際,英國官方的態度依然是支持電子煙。

國標到來

現在中國市場上被統稱為電子煙的主要有兩種產品,一是被歸為新型菸草的加熱不燃燒產品,二是電子霧化煙。加熱不燃燒菸草製品由於屬於新型菸草在中國受菸草專賣製度約束,所以類似IQOS等產品的煙彈不能在國內銷售。

真正屬於電子煙的是電子霧化煙,使用尼古丁煙油,通過霧化供使用者吸食。煙油的配方、製作工藝,也成為電子煙核心競爭力的體現。

近幾年,中國資本市場對電子煙青睞有加。據《ec電子煙世界》不完全統計,2019年上半年電子煙產業的投資案例超過35筆,從已透露的投資額統計看,投資總額至少超過10億元人民幣。

不少品牌的創業者都是跨界而來。例如2018年創立的RELX悅刻,創業團隊即來自滴滴、寶潔、華為等企業,估值為24億美元。今年初,錘子科技的兩位原高管,也分別創辦了自己的電子煙品牌,羅永浩曾為其站台也引發關注。

電子煙品牌「鉑德」的合夥人兼CMO方輝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業內笑稱,現在有500萬元就可以做電子煙,只要有品牌和資本,就可以交給電子煙工廠和其他硬件工廠去做產品。「資本喜歡它的一個原因是,電子煙是容易形成依賴性和黏性的商品,用戶相對穩定。」

「造成目前電子煙產品良莠不齊、同質化嚴重的重要原因是國家標準缺失、OEM和ODM模式盛行,大部分產品屬於中低端水平,有可能多個不同品牌的產品都來自同一家工廠,甚至是同一條生產線,包括霧化芯的設計製造、煙油的採購都是從一個或幾個廠家採購。另外這也和市場成熟程度有一定關係。」方輝說,絕大多數品牌企業不掌握核心技術,也沒有研發能力。

2017年10月,國家標準計劃《電子煙》立項,由全國菸草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以下簡稱 「菸草標準化委員會」)歸口上報及執行,主管部門為國家菸草專賣局。上海新型菸草製品研究院、中國菸草總公司鄭州菸草研究院、雲南菸草科學研究院等單位,參與起草了這項為期兩年的製定計劃。

目前項目已經進入發佈前最後的批準環節。菸草標準化委員會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現在標準已經上報至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何時審批通過、發佈將由其決定,按照進度應該會在近期公佈。

實際上在今年6月,電子煙標準的有關內容已經在行業內流傳開。方輝表示,作為企業希望標準能夠盡快出台,使行業發展規範,消費者的安全更有保障。標準的出台對於頭部企業影響有限,執行國家標準會提高生產成本,一些小的工廠、企業可能會受到衝擊。

一位參與標準起草的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透露,標準對電子煙煙具、煙液、外包裝等均做了規範。對煙液中鹽堿的濃度,及添加劑做出了詳細的規定,標準的製定也參考了一些國外的標準。但國際上對電子煙的標準,煙油各項成分的含量應是多少還沒有定論,例如甘油、丙二醇作為溶劑被吸入有沒有風險。

電子煙成長史

自2003年電子煙誕生於中國大陸,已經過去16年。今年8月底,清華大學公共健康與技術監管研究課題組發佈了《公共健康與技術監管研究報告之電子煙產業監管狀況報告(2019)》。報告顯示,2017年中國電子煙消費人數達740萬人,已成為全球電子煙產品最大生產國(占全球95%份額)與出口國(占全球90%份額)。

這項創意最早來自於上世紀60年代的一位美國工程師,但在當時並未取得商業上的成功。直到2003年,中國藥劑師、曾任遼寧省中藥研究所副所長的韓力,申請獲得了「一種非可燃性電子霧化香菸」的發明專利。隨後,紅極一時的電子煙品牌「如煙」出現在中國市場上。

2005年初如煙上市,通過投放大量廣告宣傳其戒菸功效,以及危害遠小於傳統菸草,使其迅速廣為人知,在此期間輿論毀譽參半。到2006年1月,如煙的月銷售額已達到7000萬元。

質疑也接踵而來。2006年11月《京華時報》稱,如煙的劇毒化學品尼古丁含量超過普通香菸,可能危及人體健康。此後,全國各地媒體紛紛跟蹤報導。在當時,行業專家普遍認為,電子煙的危害要小於傳統香菸,但其存在的風險還不能確定。而電子煙能否像其所宣傳的那樣戒菸,還存在著爭議。

如煙也引起了包括國家發改委、原衛生部、國家菸草專賣局等部委的關注。2006年,包括原衛生部、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國家菸草專賣局在內的六個部門召開了協調會,專門討論了如煙的監管問題。會議決定由原衛生部負責製定相關行業標準和管理辦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當時媒體質疑前,中國菸草專賣局就已經向原國家工商總局和國家安全監管局發函,對如煙進行質疑。據當時媒體報導,菸草專賣局還曾提出應修訂《菸草專賣法》,將如煙這類產品納入菸草專賣局管理。許多人認為,這背後是利益的爭奪。

國家菸草專賣局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李保江曾撰文,電子煙發明後最先湧入的是非煙企業,2011年之後國際上各大菸草企業通過收購電子煙企業及品牌,或自主研發等方式,進軍電子煙領域。

2015年6月,上海新型菸草製品研究院正式成立,隸屬於中國菸草總公司。「這標誌著行業新型菸草製品發展邁入新階段。」國家菸草專賣局副局長楊培森在成立大會上說,研究院的成立是國家局把握新型菸草製品發展機遇、迎接新型菸草製品發展挑戰而實施的重要舉措,目的是促進行業新型菸草製品高起點、超常規、跨越式發展。中煙集糰子公司已推出多款加熱不燃燒產品銷往海外。

監管待完善

電子煙在國內市場的迅速推廣、擴張,也令一些控煙人士擔憂電子煙的危害,特別是對青少年造成的不良影響。

中國疾控中心的調查顯示,目前我國電子煙的使用處在一個較低的水平,但是與2015年相比,接受調查的人群中,聽說過電子煙的比例、曾經使用過電子煙的比例和現在使用電子煙的比例,都有了提高,且重點都是年輕人。獲取電子煙主要的途徑是通過網上購買,電子煙的使用容易誘導青少年嚐試使用傳統的捲菸,這樣就加快了吸煙人群的年輕化趨勢。

2018年8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菸草專賣局發佈關於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的通告。通告指出,目前我國還沒有正式頒布電子煙的國家標準,市場上在售的各類電子煙產品,在原材料選擇、添加劑使用、工藝設計、質量控製等方面隨意性較強,電子煙產品質量參差不齊,部分產品可能存在煙油泄露、劣質電池、不安全成分添加等質量安全隱患。此外,大部分電子煙的核心消費成分是經提純的煙堿即尼古丁,會對未成年人造成多種不良影響。

2019年7月,國家衛生健康委規劃司司長毛群安在發佈會上表示,電子煙的危害問題應該引起高度重視。就目前國內外的研究發現,電子煙產生的氣溶膠是含有許多有毒有害的物質,電子煙中的各種添加劑成分也存在著健康的風險。另外,許多電子煙產品所含的尼古丁濃度標識模糊,容易導致使用者吸食過量,同時電子煙的器具還存在著電池爆炸、煙液滲透、高溫燙傷等安全風險。

毛群安還表示:「按照我們成立的控煙履約部際協調領導小組的工作安排,目前國家衛生健康委正在會同有關部門開展電子煙監管的研究,計劃要通過立法的方式,對電子煙進行監管。」

複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鄭頻頻表示,對電子煙的規範應包括不能在公共場所使用電子煙、電子煙的包裝上應有對健康危害清晰的警示,同時還要控製電子煙的廣告、促銷、讚助等活動。

「前幾年我們還認為,電子煙的危害要小於傳統捲菸,危害最大的是傳統捲菸,其次是加熱不燃燒菸草,最後是用煙液的電子煙。但美國短時間內出現大量肺病病例,讓這一點也存疑。」鄭頻頻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9月初,美國FDA已經向電子菸商JUUL提出警告,不得在營銷活動中將電子煙宣傳為比傳統捲菸更安全的替代品。

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前副主任楊功煥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應禁止一切針對年輕人的調味電子煙,除了菸草味和薄荷醇,68%的使用者使用調味電子煙,而調味電子煙取名‘泡泡堂’‘棉花糖’等,對年輕人極具吸引力。此外,要確定監管單位,不準網絡銷售。禁止年輕人購買電子煙。」

(編輯:郝成 校對:顏京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