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辭去CEO,科技豪車FF量產幾何?
2019年09月23日07:28

原標題:賈躍亭辭去CEO,科技豪車FF量產幾何? 來源:新浪科技綜合

2017 年初,FF 發佈首款量產車型F F91。圖/視覺中國

目前FF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賈躍亭換帥

FF重啟量產之路

《中國新聞週刊》記者/賀斌

發於2019.9.23總第917期《中國新聞週刊》

“現在公司中有不少的中國資本,我們從西方世界當中,也收到了極大的投資興趣,這樣能更好地平衡我們的投資結構。”法拉第未來(FF)新任全球CEO畢福康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專訪時表示,FF是一個全球性的公司,所以引來的投資也應具有全球性。

此前,智能互聯網電動汽車公司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來,簡稱FF)剛剛迎來新的變動。

9月3日,FF發佈公告,賈躍亭將辭去CEO職位,任命寶馬集團原副總裁畢福康為全球CEO,此外,FF還將公開招募全球董事長一職。

此前,8月28日,有媒體爆料稱,賈躍亭將辭去FF的CEO職務,企業將進行重組計劃,推出合夥人製度,把公司的頂層治理權交給“合夥人委員會”。同時,賈躍亭將設立個人還債信託基金,償還國內債務。

這似乎意味著賈躍亭對FF控製權的放手。此前,即使數次瀕臨破產,賈躍亭依然不放棄對FF的控製權,無論投資方遞來的橄欖枝是何等誘人。2017年11月,賈躍亭曾在接受《棱鏡》採訪時表明自己的立場,聲稱“我寧願出讓大股東的位置,但死也不會出讓FF的控製權。我要是不在了,FF就是平庸的公司,一般人不願做這種產品。”

時隔兩年,賈躍亭在微博中吐露心聲,“之所以放棄一切,只為把FF做成。”

只是,換帥之後的FF,是否真能如賈躍亭所願,重新走上量產之路?一切尚未可知。

科技豪車

FF是賈躍亭在2014年創辦,總部位於洛杉磯的新能源汽車企業。2017年初,FF發佈首款量產車型FF 91,但由於中國樂視資金危機以及造車花費巨大,FF 91的量產上市之路充滿波折。

根據公告,畢福康的短期任務就是衝刺FF 91的上市,並完成下一款量產車型FF 81的最終研發工作。

畢福康曾擔任寶馬集團副總裁,併負責電動車型寶馬i8項目,用他的話說,“在寶馬幹了二十多年,基本上汽車公司里所有工作都做過一遍”。因此,懂得汽車公司的運作,瞭解如何研發,如何工業化,如何賣車,並且在汽車行業有很深的人脈,有很多的供應商關係。

3年前,畢福康參與創辦拜騰汽車,2019年,又擔任另一家初創車企艾康尼克CEO。畢福康認為,自己既有從頭開始建一個新的電動車公司的經驗,也得到過很多的教訓,這些都可以應用到FF上面,這正是自己加入FF的優勢所在。

而賈躍亭也並未離開FF,根據FF對賈躍亭的最新任命,他將出任CPUO(首席產品和用戶官),負責互聯網生態系統戰略的整體落實,領導戰略和組織規劃、人工智能、產品定義、用戶獲取、用戶體驗和用戶運營等相關工作。

“現在FF的政策就是所有人都做自己最擅長的部分,YT(賈躍亭)非常瞭解數字生態系統,以及跟用戶進行創新的交互和溝通,而我的優勢主要是執行,過去20年的經驗讓我知道怎樣能夠讓產品上市,並在產品和技術方面達到要求。”畢福康向《中國新聞週刊》解釋說,FF現在已經有了很好的計劃、願景和技術,還需要非常強的執行力才能讓產品上市,“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任命我這樣的人作為全球CEO來驅動公司進行執行,是非常正確的。”

儘管畢福康對FF 91的量產充滿信心,但業內依然存在觀望態度。一位不願具名的汽車行業觀察人士向《中國新聞週刊》表示,從工程樣車到量產車,其中的路還很長,在技術、資金等方面都需要充足的準備,而目前FF似乎還達不到。

在9月3日的公告中,畢福康稱FF 91將在2020年上市,談及作出這一判斷的依據,他向《中國新聞週刊》表示,量產車92%的部件是從工裝工具上面下來,所以只要把現在剩下8%的工作全部完成,在12個月內就能夠進入量產。

但畢福康也承認,還有數億美元的資金缺口,他向《中國新聞週刊》解釋說,讓一輛車實現量產,需要花費大量的資金,要付錢給供應商,需要買部件,要做所有的碰撞測試等,因此還需要數億美元的資金才能夠完成最後的工作。

“但是,現在我們正在進行融資,進展非常得好,尤其是我加入公司之後,很多資本方表達了對FF的興趣,所以我們非常有信心,在可見的未來,資金能夠到位。”據畢福康透露,目前有一些科技公司表達了興趣,他們帶來的不光是資金,更重要的是作為戰略性合作夥伴提供幫助。

按照FF的設想,第一批量產車會在加州漢福德工廠生產出來,下一步如果要提高產量,會在美國和中國同步生產。今年3月,FF與遊戲公司第九城市共同成立合資公司,合資公司成立之後,就可以在中國進行上規模的量產。

而從銷售市場來看,“最重要的市場是中國,其次在美國,特別是加州有非常大的市場潛力。儘管歐洲市場不大,但由於所有的高端汽車品牌都在歐洲,所以如果要跟他們競爭,就必須進入到他們的主場。”畢福康說。

這是FF 91第三次發佈量產時間表。

2016年1月,FF在拉斯韋加斯的2016年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CES)上發佈了FF ZERO1概念車。一年後,同樣是在CES上,FF發佈了FF 91原型車,在FF團隊發佈的博客中,對這款車不吝讚美之詞:“我們的FF 91原型車緩緩滑至起跑線,她的身影讓人過目不忘。她像幽靈般安靜,電機幾乎不發出一點聲響,黑色外飾偽裝吞噬著沙漠驕陽。”

彼時,作為“對手”的車型包括法拉利488GTB超級跑車、賓利添越SUV和特斯拉Model X P100D,但在FF眼中,或許充滿運動感、號稱“全球最快量產車”的特斯拉Model S P100D才是最好的對比車型。

按照FF 91公佈的一系列規格參數,130千瓦時的電池包是FF 91強大的心臟,電機的峰值功率可達783千瓦(1050馬力),堪稱世界上最強勁的電動汽車動力系統。這一系統讓FF 91在美國環保局的測試中跑出約378英里(約608公里)的續航里程,這意味著充一次電,從洛杉磯到矽谷都綽綽有餘。而FF 91百公里加速達到2.39秒,號稱“超越了重力加速度”。

據FF公司介紹,FF的三電(電池、電機、電控)技術均為自主研發,在FF公司官網上還能找到“Faraday Future 梯形逆變器”獲得美國專利的新聞。畢福康無不驕傲地表示,FF擁有市場中最先進的三電系統:電機的能量密度是整個行業最高的,電池技術也是最先進的,“電芯全都是直接進入到冷卻液當中,每一個電芯都可以得到非常好的冷卻。這樣就可以有極高的功率輸入和輸出,也就是永久極高的充電功率,可以很快地充電。”

除了硬件方面,FF 91的軟件設置也極具科技感,總計36個傳感設備,旨在效仿航空出行的多層應急系統,保證乘客安全萬無一失,此外,還支持無人代客泊車功能、多解調器支持途中高速上網等。

從App到汽車,再到互聯網,只需一個FFID就可以暢遊整個FF生態系統,通過識別FFID,可以自動開啟車門、按用戶的自定義設置調節最佳舒適度。

這樣一款車,從設計之初就定位在豪華高性能級別,號稱能為用戶提供最完美的體驗,價格自然不菲。畢福康透露,FF 91作為一款頂級奢華的車型,展示了現有技術能夠達到最高層級,其價位將在15萬美元以上,所以產量不會特別高,只是作為旗艦車,將FF公司定位成一個超豪華的汽車供應商。

真正實現規模量產的,或將是FF第二代產品——FF 81,與FF 91相比,兩者主要是大小尺寸的差別,FF 91有3米2的軸距,非常寬敞,后座有極大的空間,動力總成最高可以達到1050匹,所以既有極強的駕駛能力,而且提供非常先進的用戶體驗。而FF 81軸距短了40釐米,動力總成也沒有那麼強勁,大概是特斯拉model S的層級,“這輛車會在FF 91上市一年後量產,基本達到6位數的產量規模。”畢福康表示。

(資料圖片) 賈躍亭。圖/IC

一波三折

從目前披露的信息顯示,資金不足成為FF 91量產的最大難題。實際上,從2016年第四季度開始,FF就已經面臨資金困境:由於拖欠施工方款項,號稱要投資10億美元的內華達沙漠工廠僅僅平整了一半土地就徹底閑置。

彼時,中國的樂視生態也遭遇資金危機,賈躍亭從2017年初開始沒有足夠的資金保障推進量產。儘管如此,在2017年年初的CES發佈會上,FF依然砸下了600萬美元用於營銷——畢竟,在賈躍亭看來,FF 91擁有著強大的技術,足以有自信的資本。

然而,大半年過去了,雖然新車技術得到業內肯定,FF依然沒有獲得預想的投資,大大小小的追債訴訟更是讓FF焦頭爛額。2017年秋冬之際,FF第一次站在破產邊緣。

恒大正是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內外交困的FF面前。2017年12月,恒大先行投入3億美元,幫助FF擺脫了破產命運。

後來公佈的投資細節顯示,恒大承諾在3年分3批投資20億美元,通過恒大健康持有FF45%的股份,成為FF的最大股東。賈躍亭持股雖然降至33%,但憑藉超級投票權,依舊擁有董事會控製權和經營決策權。FF賸餘22%股權則用於未來員工激勵。根據雙方約定,2019年第一季度FF 91將正式投產。

由於內華達工廠已經荒廢許久,FF又在加州中部的漢福德租下了一個空置多年的輪胎廠房,打算在此組裝FF 91。2018年8月底,FF在漢福德工廠宣佈FF 91的首輛預產車下線,有望如期在2019年順利量產。

然而,與恒大的蜜月期僅僅維持了半年多,2018年7月,恒大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到FF洛杉磯總部參觀,賈躍亭提出,第一期8億美元已經提前用完,要求恒大提前支付本應在2019年投資的5億美元,否則FF無法如約在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FF 91。

恒大答應了提前付款,卻提出了附帶條件:賈躍亭必須將自己的FF股權轉移給第三方,解決FF中國因為賈躍亭個人負面形像帶來的諸多發展障礙。

然而,賈躍亭選擇轉移股權的第三方並不為恒大接受,雙方開始交惡。經過四個多月的訴訟與仲裁,最終在2018年12月底達成解決方案:恒大獲得FF 32%的優先股權以及FF香港的全部股權。FF與恒大所有協議就此終結,雙方放棄所有訴訟、仲裁以及未來訴訟權利。

又一次陷入了無米下鍋的資金困境,FF不得不尋求新的融資渠道。今年3月,FF與第九城市共同成立合資公司,並引進投資機構為FF 91量產募集資金。FF、九城及合資公司三方達成授權協議,FF將授予合資公司在中國製造、營銷、分銷和銷售全新的FF旗下的互聯網智能豪華電動車全新品牌車型V9的獨家許可,包括約定車型的後續授權。合資公司預計年產30萬輛智能電動汽車,將於2020年前實現量產。為此,第九城市需向FF分三次注資6億美元。

控製權問題是FF數次融資都面臨的焦點問題,而在與恒大的糾紛中,這一問題被充分暴露出來。

“實際上並不是賈總不願意放棄控製權,而是因為當時的合夥人機製不成熟,而且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CEO來接替他。”一位FF的內部人士向《中國新聞週刊》透露,他清楚地記得,大概在去年11月份,FF開會就已經開始探討合夥人機製的可行性,包括法律的可行性,以及實際運行的可能性等。“從去年年底到現在,開過五六次會,現在基本上確定了,第一批合夥人也已經簽署,有二三十人。”

據這位內部人士介紹,FF合夥人製度通過選擇全球公司中一些認同企業文化和價值觀,對公司服務有一定的年限,願意以一種創業精神來替代過去的打工者心態的這樣一批人,組成合夥人委員會。這個委員會並非在日常運營中做決策,而是在做一些更高層面的重大決策時,由委員會來投票決定,包括提名董事等。

畢福康也曾表示,吸引他來到FF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合夥人製度,“這個合夥人製度是一個很先進的領導模式。”畢福康進一步解釋道:“如果說你有一個團隊的人,他們都能夠是創業者,都有公司的股份,然後作為一個委員會共同來運行這個公司,同時他們還有CEO層級的決策權。這就能夠保證一定會為公司做出最正確的決策。”

據畢福康介紹,自從宣佈合夥人製度以來,FF公司在資本市場已經獲得很多積極的反饋,這對於公司的融資也將大有裨益。

2018年10月12日,恒大法拉第中國公司廣州南沙工廠的施工現場。圖/視覺中國

後發優勢

無論如何,就在FF守著堪稱最先進的技術,卻為資金一籌莫展之際,電動車市場已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大批資金湧入造車市場,一大波造車新勢力應運而生。

在上述汽車行業觀察人士看來,各路資本一窩蜂進入電動汽車行業,除了政策層面的支持之外,由於汽車行業本身具有資金密集型特徵,無論是地產行業還是製造業,多年積累的資產,都需要一個出口,以保持企業的持續盈利能力,而新能源汽車行業正是這樣一個出口。

“只是,目前整個行業都處於一個尷尬的狀態,因為汽車產業是一個特別燒錢的行業,很多車企都開始收縮,除了已經正式量產上市的車型之外,很多的品牌都在延後量產。”上述觀察人士說。

畢福康對此並不擔心,在他看來,在這兩三年內,車的硬件並沒有特別大的變化,“FF的動力總成在兩年前是最領先的,在今天也是最領先的。”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FF 91這款車的功能其實是由軟件實現的,這也是我們公司的一個優勢,它能夠每個月、每週都適應用戶的需求,適應用戶的偏好。”

畢福康將FF產品比作一個帶輪子的智能設備,上面所有的內容都不斷進行更新。“特斯拉只是一輛電動車,中國雖然出現了很多造車公司,但目前並沒有看到特別多的產品,大部分還沒有量產,所以我們認為,只要明年進入市場,還是有極大的可能性,繼續保持我們的領先地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