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壯麗70年 有一種奇蹟讓世界驚歎
2019年09月23日06:27

  原標題:有一種奇蹟 讓世界驚歎

  來源:經濟日報

  從一窮二白到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用幾十年時間走完發達國家幾百年走過的工業化曆程,讓不可能成為可能,中國鑄就了人類發展史上的奇蹟。

  一個又一個引以為豪的中國奇蹟,無不凝聚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聰明才智和辛勤付出。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即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

  讓我們一起聆聽來自各領域勞動者的心聲,感受偉大祖國的曆史性成就。

  工信部賽迪智庫無線電管理研究所所長潘文:

  “5G元年”多精彩

  2019年被稱為“5G元年”,全球各國都在爭奪5G製高點。

  5G是新一代移動通信技術發展的主要方向,將進一步提升移動互聯網用戶體驗,滿足未來海量物聯網設備聯網需求。

  我體驗過5G的下載速度,比4G快40倍至60倍,比目前千兆寬帶快多了,幾乎無延遲。

  作為公認的5G應用之一,虛擬現實業務近幾年一直是業界熱點話題。我在重慶智博會上體驗過中國移動的8K虛擬現實技術,不僅可以隨時隨地體驗各地演唱會、賽事直播,還可以用於遊戲、娛樂視頻等場景,助力實現5G改變社會的願景。

  5G技術所帶來的變化,不僅是網絡速度的提升,更是思維方式和商業模式的變革,將讓我們的生活更加豐富多彩。

  (本報記者 黃 鑫整理)

  北京化工二廠退休職工劉兆才:

  車快路短情更濃

  這些年,偉大祖國在各個方面都有特別大的變化,老百姓的生活越來越好。對我而言,感受最深的是鐵路出行的變化。

  我和老伴是在插隊時認識的。十年插隊,十年來回往返。那時候交通不便,車票不好買,路程還特別長,北京到上海坐火車需要一天一夜,鐵路見證了我們樸實的愛情。每年我們見面兩次,我去北京一次,她來上海一次。

  後來鐵路大提速,北京到上海坐火車只要12個小時,車次多了,車票也好買了。

  現在有了高鐵,從北京到上海只需要5個小時。約1200公里的路程,舒適快捷,路短了,家近了,情也更濃了。

  (本報記者 齊 慧整理)

  河北石家莊市退休職工王麗娜:

  移動支付真好用

  掃碼騎共享單車,在超市里刷臉支付……如今只要有手機,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的需求幾乎都能解決,十幾年前根本想不到!

  我第一次用手機支付是在淘寶上買了一個花盆架。當時商店裡找不到合適尺寸,而上網一搜,到處都是。我當時就想,手機購物支付真是太方便了。

  下個月,我們戰友在洛陽聚會。我用手機買火車票只用了1分鍾,後來發現有更合適的車票,還在手機上改簽了。每天有這麼多人需要出行買票,如此該節約大家多少時間和精力。

  一樣東西能像手機支付這麼流行,一定是因為它給所有人都能帶來看得見、摸得到的好處,真真切切地改變了每個人的生活方式。

  (本報記者 陳 靜整理)

  江西定南縣嶺北鎮大屋村農民李金明:

  種糧捧上“金鑰匙”

  民諺說,“好兒要好娘,好種多打糧”。種糧,我最在意的就是種子。

  在2000年之前,水稻品種產量不穩定,不抗倒伏也不抗旱。我開始只種了10畝地,耕作方式也很傳統,一年下來只收穫了7000多斤稻穀,除去農資成本和人力,掙不了多少錢。

  伴隨雜交稻品種的更新換代,2018年我的種糧面積擴大到500多畝,今年種植面積又多了100畝,純利潤有望突破50萬元。

  這些年,我種糧的面積之所以能夠不斷擴大,主要得益於兩方面:一是耕地條件改善,利於規模化種糧;二是不斷推出的雜交稻新品種,讓我對產量和質量都有信心。

  (本報記者 喬金亮整理)

  山東青島康普頓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王黎明:

  跨海大橋真便捷

  2013年,我們公司落戶青島西海岸新區紅石崖街道。當初,公司有3個備選地址,最終看中了膠州灣跨海大橋的交通便利。我現在上班,走膠州灣跨海大橋到西岸比走環灣路能節約40分鍾。

  跨海大橋為企業員工通勤節約時間的好處看得見。相比其他路線,班車在跨海大橋路段不設站點且行駛平穩,員工可以在班車上小憩,這更有利於保持良好的精神狀態。對於企業來說,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膠州灣跨海大橋為公司的跨區域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持。

  一座橋,縮短了膠州灣東西兩岸距離,為區域經濟和社會發展帶來了諸多新機遇。

  (本報記者 劉 成整理)

  山東曲阜市陵城鎮玄帝廟村黨支部書記張忠義:

  修路富了“窮窩窩”

  我所在的玄帝廟村坐落在山東濟寧曲阜市,以前是遠近聞名的“窮窩窩”。

  要想富,先修路。2006年以來,乘著濟寧市“村村通”“戶戶通”政策春風,公路修到了村路口,13條村內街巷也進行了硬化,水泥路通到了家門口。

  2017年,我們村原來硬化的道路逐漸破損,急需翻修改造。這時,濟寧市、曲阜市兩級政府投資160餘萬元,對我們村所有道路提檔升級,主街、小巷全部鋪上了瀝青路面,道路兩邊增加了排水溝、綠化帶。

  前幾年還開通了城際公交、城鄉公交,讓我們可以像城里人一樣在家門口就坐上公交車,村民隔三差五就到市里逛一逛。

  (本報記者 王金虎整理)

  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研究員徐新文:

  編織大漠“綠絲帶”

  上世紀90年代初,塔里木沙漠公路建設項目啟動,我主要負責公路的選線和防沙治沙等工作。

  經過3年建設,塔里木沙漠公路全線貫通。然而,這條路卻頻遭風沙侵襲,總被阻斷。

  從修路之始,我們就開始研究防沙治沙,在“死亡之海”編織“綠絲帶”。2002年,研究團隊建立了沙漠植物園,引種了近300種植物。次年,塔里木沙漠公路防護林生態工程立項。3年後,一條長400餘公里、種植苗木近2000萬株的防護林工程竣工。

  沒有荒涼的沙漠,更無荒涼的人生。今後,我將更加積極地投入到科技創新實踐中,與研究團隊一起讓這條“綠絲帶”在“死亡之海”持續飄揚。

  (本報記者 喬文彙整理)

  雲南安寧市金方街道後山社區居民陳國榮:

  進城生活美滋滋

  我的家鄉安寧市緊鄰昆明城區,城鎮化率已達75.8%。我是安寧市較早一批“洗腳上樓”的農民,得了不少好處!我們家的變化不僅是由農民變市民,更大的變化是進了廠子,生活質量有了很大提高,子女也受到了更好的教育,並先後在昆鋼參加了工作。

  安寧市這幾年的變化很大,社區幹部不僅經常過來噓寒問暖,還帶著大夥整治生活環境,像我們居住的老舊小區也改變了模樣。環境更好了,茶餘飯後在小區里曬曬太陽打打牌,還可以參加社區組織的各種活動。

  現在,我們老兩口領著退休金,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

  (本報記者 周 斌整理)

  中鐵大橋局五公司安九鐵路項目部副經理陳貴橋:

  為國築橋很自豪

  我叫陳貴橋,名字裡之所以有個“橋”字,是因為我是一名“橋二代”。40年前,我的父親陳長柏來到江西九江,參與建設九江長江大橋。如今,我也來到九江,參建安九高鐵鯿魚洲長江大橋。受父親的影響,我也成了一名建橋工人。

  2017年11月15日,安九高鐵鯿魚洲長江大橋開工建設。我提前一個月來到建橋工地,擔任中鐵大橋局五公司安九鐵路項目部副經理。大橋自開工以來,我每天與工友們在一起,不分晝夜,餐風飲露,攻堅克難,奮戰在施工一線。

  如今,我們國家建橋事業發展飛速,我也將以更加昂揚向上的姿態創造更大的成績。

  (本報記者 劉 興整理)

  全國勞模、陝西省防沙治沙先進個人張應龍:

  科技治沙夢成真

  2002年春天,在北京打拚多年後,我回到家鄉陝西榆林,承包了神木市禿尾河源頭南北長約30公里、寬約10公里的42.8萬畝荒沙,組建了一支生態團隊,走上了艱難的治沙之路。

  10多年來,我和我的團隊一直從事治沙事業。從2003年開始,我在全國各地尋求科學治沙的良方。在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果樹研究所專家的幫助下,我將神木和榆林沙區的原始樹種——長柄扁桃與治沙事業聯繫到了一起。

  讓我欣喜的是,治沙與科研相互作用產生了顯著的良性互動效應,有效地推動了治沙事業發展,我們累計栽植人工林38萬畝,管護面積達50萬畝。

  (本報記者 張 毅整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