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沙特被襲將改變全球戰爭性質
2019年09月23日16:19

原標題:英媒:沙特被襲將改變全球戰爭性質

參考消息網9月23日報導 英國《獨立報》網站9月20日發佈了題為《沙特的無人機襲擊改變了全球戰爭性質》的文章,作者為帕特里克·科伯恩。文章編譯如下:

無人機和導彈對沙特阿拉伯石油設施的大規模襲擊不僅改變了中東的軍事實力對比,而且標誌著全球戰爭性質的改變。

廉價武器構成大威脅

9月14日,18架無人機和7枚巡航導彈——與現代軍用飛機相比,它們都既便宜又不先進——使沙特的原油減產一半,令世界油價提高20%。

沙特去年的國防預算達到676億美元,其中有一大筆花在了飛機和防空系統上,但飛機和防空系統顯然未能阻止襲擊。駐海灣地區的美軍直到一切結束之後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對此次襲擊事件給出的理由包括,無人機的飛行高度太低,無法察覺,而且“很不公平地”來自一個始料未及的方向。鑒於武器製造商和軍事指揮官自豪地誇耀其武器系統的有效性,這種解釋聽起來很可悲。

社交媒體上出現的沙特沙漠中的武器殘骸(美國雅虎新聞網站)

有關究竟是伊朗還是也門胡塞武裝實施了襲擊的爭論還在繼續,可是,由於過度關注責任,所以轉移了人們對一個遠為更加重要的事態進展的注意力:伊朗這樣一個處於製裁之下、資源和專業技術能力有限的中等大國,通過獨立行動或借助盟友採取行動,給理論上講裝備精良得多、據稱得到了世界上最強大的軍事超級大國美國保護的沙特造成了嚴重損害。

如果說,美國和沙特對於報復伊朗感到格外猶豫不決,那是因為它們現在一改一年前的看法,知道反擊不會毫無代價。曆史可能會重演:伊朗不是平白被稱為“無人機超級大國”的。沙特的石油生產設施和海水淡化廠是無人機和小型導彈的現成集中攻擊目標。

換句話說,在一個擁有先進空軍和防空系統的國家與一個不具備這兩者的國家之間的衝突中,未來的軍事賽場將公平得多。美國、北約國家和以色列的王牌一直在於,它們的空中力量對任何潛在敵人都具有壓倒性優勢。突然間,這種考量遭到了削弱,因為在空中力量方面,無人機使幾乎任何力量都能成為參與者。

精確打擊武器在擴散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的軍事專家安東尼·科德斯曼簡要總結了這種變化的重要性,他寫到:“對沙特的襲擊發出了明確的戰略警告,即美國在海灣地區掌握製空權的時代以及美國近乎壟斷精確打擊能力的地位正在迅速消失。”他解釋說,新一代無人機、巡航導彈和精確打擊彈道導彈正進入伊朗的武器庫,已經開始擴散到也門胡塞武裝和黎巴嫩真主黨手中。

沙特官方向外國外交官和記者展示了無人機和導彈的殘骸。這些破損無人機和導彈部件的最重要特徵是,即便在完全正常運轉的狀態下,這些撼動了世界經濟的武器也不會花很多錢。相比之下,作為沙特的主要防空武器,美國製造的“愛國者”防空導彈每枚造價300萬美元,竟面對襲擊事件中毫無用處。

成本和簡單性很重要,因為它們意味著伊朗、胡塞武裝、真主黨和幾乎任何國家,都可以生產數量大到足以打垮它們面對的任何防禦系統的無人機和導彈。

無人機的價格是數萬乃至數十萬美元,相比之下,一架F-35戰鬥機的價格高達1.22億美元,貴到只能購買有限的架數。當考慮到布蓋格和胡賴斯石油設施遇襲事件的意義時,世界各國政府將會要求其空軍負責人解釋,在便宜但有效的替代選擇的情況下,他們為什麼需要花那麼多錢。按照以往的先例,空軍負責人和武器製造商會竭盡全力爭取大幅增加預算,以購買在真正的戰爭中效用成疑的武器。

沙特遇襲事件強化了戰爭的一種趨勢。按照該趨勢,輕易就能獲取的廉價武器會佔據上風。看看簡易爆炸裝置的“記錄”。這種裝置通常用很容易獲得的化肥製成,用指令線引爆,安放在公路上或公路旁。

在對付以美國主導的駐伊拉克和阿富汗聯軍部隊時,反美武裝大量使用了簡易爆炸裝置,影響極大。美國軍方動用了龐大資源來尋找對抗這種致命裝置的辦法,其中包括花費至少400億美元購買2.7萬輛被稱為“防地雷反伏擊車”的重型裝甲車。美國陸軍隨後的一項研究顯示,在對防地雷反伏擊車的襲擊中死傷的美軍人數,與此前乘坐其他車輛遭遇襲擊所造成的死傷人數完全相同。

【延伸閱讀】破甲厚度超1米!沙特武官看紅箭10導彈

在本屆珠海航展上,國產紅箭-10B光纖製導多用途反裝甲導彈再次亮相,並用形象的方式展示了其非同尋常的穿甲能力。11月6日當天參觀的多名沙特武官也對該型導彈表示出濃厚的興趣。(圖片由前方記者黃晉一獨家傳回)

圖為此次參展的紅箭-10B反坦克導彈及新型輪式底盤髮射車特寫。

輪式紅箭-10B反坦克導彈發射車底盤,與履帶式底盤相比,具有更靈活的遠程部署能力,在城市作戰中也有更強的機動性。

八聯裝發射器特寫,在使用時,可升起至特定位置。

紅箭-10B導彈特寫,雖然外形上與紅箭-10A區別不大,但內部應該是有了很大改進。

首次展出的紅箭-10導彈的裝甲靶板。顯示出該型導彈的金屬射流所能擊穿的裝甲厚度。

從這張靶板與導彈的尺寸對比可看出,其破甲厚度已超過1米,這意味著其可擊穿現役所有的坦克裝甲。

外軍武官在參觀反坦克導彈展台。

一併展出的紅箭-8、紅箭-9系列反坦克導彈。

(2018-11-08 11:16:26)

【延伸閱讀】同室操戈!沙特F-15首戰獵物竟是F-4

提起沙特皇家空軍F-15戰機的空戰記錄,通常可能會先想到1991年海灣戰爭期間,擊落過多架伊拉克空軍戰機,但實際沙特F-15的首個戰果是在1984年取得的,而且擊落的還是伊朗空軍的F-4戰機,本圖集將簡介這場美系戰機“同室操戈”的故事。圖為藝術家繪製的1984年,沙特空軍F-15C戰機擊落伊朗F-4E戰機的油畫。

先來瞭解下這場空戰中的兩種戰機。1983年,為了對抗威脅日益增長的伊朗空軍,沙特空軍通過“和平之日”項目從美國購買了62架當時最先進的麥道F-15C D重型製空戰機,雖然在F-15C在單機遠程對空攔截能力方面要弱於伊朗的F-14A,但沙特已於1982年購買了5架E-3A預警機,用於彌補這一劣勢。眾所周知,F-15“鷹”是第三代重型製空戰機的優秀代表之一,於1976年投入美空軍服役。圖為沙特空軍F-15C戰機三視圖。

圖為F-15C重型製空戰機剖面圖。

伊朗空軍方面,由於在20世紀60至70年代的巴列維王朝時期,伊朗與美國的關係十分緊密,在獲得F-14A戰機之前,伊朗空軍已從美購買了225架F-4“鬼怪II”系列重型戰機,其中F-4E是其中較新的型號,也是後來兩伊戰爭期間,伊朗空軍的主力戰機之一。F-4與F-15同為美國麥道公司旗下產品,是第二代戰鬥機的經典代表之一,於1960年12月投入服役,實際是F-15的“老前輩”。圖為美軍F-4E戰機三視圖。

圖為F-4戰機剖面圖。

1984年6月5日,一架伊朗空軍P-3F巡邏機在沙特拉萬島以南出現,緊接著2架伊朗F-4E戰機從布殊爾基地起飛,準備根據P-3F傳回的情報,攻擊一艘即將通過該區域的希臘油輪。當時正值海灣“襲船戰”高峰時期,由於沙特和科威特均選擇支持伊拉克,伊朗空軍為報復,專門空襲停靠在這兩國的油輪。圖為兩伊戰爭期間,伊朗空軍F-4低空飛越一艘外國油輪。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們的一舉一動實際都在沙特空軍E-3A遠程預警機的監視下。E-3A很快呼叫2架沙特空軍的F-15戰機(一架F-15C單座型和一架F-15D雙座型,其中D型的后座為一名美軍教官)前往攔截。圖為E-3A預警機資料圖。

根據史料記載,當伊朗F-4E編隊接近至沙特海軍基地以北77千米處時,與沙特F-15編隊迎頭對飛。但F-15在綜合性能上要領先F-4至少15年,再加上E-3A的情報支援,沙特飛行員在美教官的指導下,在伊朗F-4E的武器射程外,就率先發射了多枚AIM-7”麻雀“中距空空導彈,成功命中其中一架F-4E,該機淩空爆炸;另一架被彈片擊傷,後來成功迫降至附近的一座伊朗空軍基地。圖為沙特空軍F-15C戰機發射AIM-7導彈資料圖。

圖為伊朗空軍F-4戰機編隊飛行資料圖。

圖為“沙漠盾牌”行動期間的沙特空軍F-15C戰機。

圖為伊朗空軍F-4E 戰機發射空地導彈。

圖為沙特空軍的美製F-15C重型戰機與英製“閃電”截擊機編隊飛行。

圖為兩伊戰爭期間,正在進行空中加油的伊朗空軍F-4E資料圖。

圖為藝術家繪製的伊朗空軍F-15C戰機,隸屬於第13戰術戰鬥機中隊,為1991年塗裝。

圖為藝術家繪製的伊朗空軍F-4E戰機,隸屬於第34戰術戰鬥機中隊,為1982年塗裝。

圖為沙特空軍裝備的E-3A遠程預警機。

伊朗空軍F-4E編隊飛行資料圖,可見醒目的鯊魚嘴塗裝。

(2017-02-13 08:28: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