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奮鬥者|地下空間的夜行者,她守衛著地鐵隧道安全
2019年09月23日11:08

原標題:新時代奮鬥者|地下空間的夜行者,她守衛著地鐵隧道安全

道雖邇,不行不至;事雖小,不為不成。

上海從曾經的小漁村發展為如今的特大型城市,離不開擁有實幹精神的奮鬥者。他們來自各行各業,平凡卻不平庸,兢兢業業地書寫著曆史。

4月8日起,澎湃新聞推出“新時代·奮鬥者”系列稿件,向家國追夢人致敬。

她每天夜裡穿梭於城市的地下空間,好似一位地下基礎設施、運營隧道的“個人醫生”,為運營中的地鐵隧道做“檢查”“診療”,仔細地排查著每一個微小的隱患,讓城市的地下生命線每天都能以最健康、最安全的狀態迎接乘客。

作為隧道股份上海隧道地基基礎工程有限公司維保事業部經理,上海地鐵維保應急救援隊技術負責人,上海隧道建築防水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何小玲肩負著保障城市基礎設施和地鐵隧道營運安全的重任。

何小玲(右二) 本文圖均為 上海市婦聯供圖

兩代隧道人,同守一初心

何小玲能與隧道結緣,很大程度上緣於父母,因為她的父母也都是隧道人。

在她父母那個年代,施工條件不比現在。何小玲回憶,父親每次回到家的時候,身上總是髒兮兮的,她年紀小,就很嫌棄父親,不讓父親抱。同學們問起她父親的工作時,她也不好意思說,就直接說不知道。

直到1978年,隧道公司組織“隧二代”活動,在參觀了由她父親作為技術負責人的中國首條水底隧道——“打浦路隧道”後,她才知道,原來自己的父親所做的工作是這麼了不起。從那時起,何小玲下定決心,以後也要成為一名隧道人,要為城市建設做貢獻,為國家發展做貢獻的誌向。

而在此後的40多年里,何小玲始終為了這一初心而努力著。

1993年,化學專業畢業後,何小玲進入上海隧道工程有限公司,從事科研工作。在具體的工作中,看著自己研究的材料成功運用到了施工中,何小玲內心充滿了成就感。“慢慢地,我就從科研轉到了施工一線,專注於隧道維保,進行隧道防滲漏處理。”何小玲說。

從此,每天深夜十一點出門,淩晨三四點回家,就成了何小玲的工作常態。在長達幾小時的時間里,何小玲在幽暗潮濕的隧道內穿行,片刻不停,她成為了隧道的“守護者”。

何小玲(左一)

搶險隊的使命就是守護城市安全

2019年年初,一個在建工地因操作不規範造成隧道內湧水現象,因在場工人處置不當,險情進一步惡化。在當時的情況下,該項目的項目經理立刻通知所有人撤離,並向上級報告,最終,找到了何小玲所帶領的應急搶險隊。

何小玲到達現場的時候,已是晚上六點,隧道內的積水有40釐米深,而發生險情的地方,在距離隧道口約800米。當何小玲一行人蹚著積水到達險情發生地的時候,他們發現,現場遠遠比預料中的嚴重,上方的管片已經完全變形,破損的碎片還在時不時地掉落,整個隧道岌岌可危。

面對這樣的情況,是繼續搶險還是直接放棄撤退,對當時搶險隊的隊員來說,是一場關於生命和責任的抉擇。這個時候,何小玲說,“抓緊幹活吧,時間不等人”。

在搶險的時候,有隊員湊過來和何小玲說,“萬一真的塌下來,你一定要先跑。畢竟我們這隻有你一個女同誌,我們來給你墊後。”何小玲說,“這麼深的水我們誰都來不及跑,現在只能祈禱不要塌。”

事後,有人問何小玲,“當時你怎麼就沒走,那麼危險,真的走了大家也能理解的”。何小玲說,“我們搶險隊的使命就是守護城市安全,守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所以那種時候我走了怎麼能行,這樣我自己都會瞧不起我自己的。”

“她就是防水隊的大家長”

上海隧道地基基礎公司維保事業部項目副經理張鑫是何小玲工作團隊的一員,也是何小玲的“徒弟”之一。2009年,18歲的張鑫剛來到上海,便加入了何小玲的工作團隊,這一幹就是十年。他將防水隊形容為一個大家庭,而何小玲就是他們的“大家長”。

作為“大家長”,何小玲關愛身邊同事,關心退休老同事,對優秀的人不拘一格提拔,用真誠的心對待團隊中的每一個人。她的團隊被上海隧道之父——中國工程院院士劉建航命名為“護隧先鋒”。

為做好應急搶險的準備,每年大年夜,公司都會有外地工友留守上海。張鑫稱,十年來,何小玲每年都會帶著家人和留守工友一起吃年夜飯,何小玲還會貼心地準備餡料,和工友們一起包餃子。正是這份“大家長”的關懷,讓何小玲贏得了整個團隊的信任。“只要有她在,我們就敢拚敢闖。”張鑫說道。

2019年1月,何小玲被任命為防水公司總經理,公司要求必須在短期內完成配方升級,擴大產品銷路。到達新崗位後,她從研究團隊著手,加大產品研發投入,但是經過反複調整依然無法達到設計要求,團隊里的人都有些灰心了。

何小玲得知這一情況後,和研究團隊講了一個故事:“我一開始養多肉植物經常把植物養死,不是因為澆水多了、根爛了,就是因為澆水少了、干死了,但是最後還是找到了那麼一個澆水剛好的點,多肉也越長越好。這個點用了兩年才找到,你們這才兩週怎麼就灰心了?”之後,團隊又經過無數次實驗,最終,凝固時間≤60s,膨脹率≥2000%的聚氨酯堵漏材料成功問世。

安全感是獲得感、幸福感的底線

上海地鐵每天運營將近18個小時,而留給她的團隊進行維保的時間只有3個小時。而且,隨著地鐵運營時間的逐漸加長,留給這支隊伍的時間將越來越少。如何在短暫、碎片的時間里做好這些精細、系統的任務,是何小玲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近年來,她不斷摸索,通過創新安全管理模式,運用科學的大數據分析,實時現場情況會診等方法,實現了系統的全過程管控,使危害辨識、風險評價和事故預控預警能力不斷提高,進一步夯實安全管理工作基礎,持續提高安全管理質量和水平,形成良性循環,將隱患出現的概率降到了最低。

與此同時,她帶領團隊,利用VR、BIM等先進技術,研發機械化工程維保設備,籌劃“隧道維保科創中心”的建設,建立數據化管控體系和智能化專家系統,這些都將為上海的城市安全疊加保障。

城市的管理要像繡花一樣,要花時間花精力才能做到精細,何小玲始終保持對地下安全隱患零容忍的態度。面對新情況、新挑戰,她認為“安全感是獲得感、幸福感的底線”,將維護城市安全視為自身使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