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男籃世界盃失利 日韓菲網友是怎麼做的
2019年09月22日20:12

  此次參加東亞聯賽的四個國家恰巧都是參加了世界盃的亞洲球隊。儘管成績各異,但都沒有取得理想的成績。新浪體育採訪了五名來自日、韓、菲律賓的記者,他們從事籃球相關報導的年限最短的為三年,最長的超過十年。請他們談了這一次世界盃後的他們的球迷對於國家隊表現的反應,以及球員面對媒體的批評報導的反應。

  菲律賓

  兩位菲律賓記者分別是來自Inquirer.net的Bong Lozada以及ABS-CNB Sports的Paul Lintag,他們從業的年限分別是四年和五年。

菲律賓記者Pauk
菲律賓記者Pauk

  Paul表示菲律賓國家隊這次的成績讓球迷們十分的不滿,“我們的球迷對我們國家隊的表現非常的失望,在世界盃也有大量的比較不滿意的報導。球迷也表現得很強烈,球迷們也在Facebook上,Twitter,還有一些相關的社交網上有各種各樣的批評的留言和和不滿意的意見。事實上,我們也是有非常多的不滿意的地方。Bong告訴記者,網友們的評論並不針對某一個隊員,而是全隊,“整個隊伍都受到了球迷的這個就是不滿的評價,並沒有針對某一個球員,每一個隊伍,球隊中的每一個人,每一名球員。球迷們都不滿意。”

  和我們相似的情況是,在社交媒體上,菲律賓隊球員的話題也是高居熱搜排行榜,“在菲律賓籃球的關注度是特別高的,所以都會成為話題。“Bong解釋說,“這次世界盃上我們先是大比分輸給了歐洲對手,但在對安哥拉的比賽中,大家認為是水平接近的比賽,是有勝利的希望的。”所以也特別的遺憾,“大概和你們輸給波蘭的感覺一樣吧”

菲律賓男籃在世界盃上
菲律賓男籃在世界盃上

  Paul介紹說,菲律賓的國家隊主教練在回國之後也表達了自己的態度,“他說自己應該承擔所有的責任,為這次的失利負責。

  菲律賓的媒體儘管也怒其不爭,但還是他們有他們寬容的一面——

  “當然我們也很失望,我們的媒體也有一些比較尖銳的批評和評論。但是,我們相信球隊或球員比我們更失望,他們比我們更有痛苦的經曆。”Bong也補充道,“我們看到他們很努力的訓練和比賽,但是最後的呈現的結果不盡如人意,其實我們跟他們一樣失望,但對比球員、教練和球隊,他們一定是比我們更加失望的。”

  不過Paul也表示,在自己的職業生涯里還沒有見過輿論或者記者球迷的批評而一蹶不振的球員,“因為他們都是職業球員,而且他們已經馬上投入到PBA的聯賽中。對於他們來說,動力就是下一次(國際比賽)再做到更好。雖然可能大多數人很失望、但是並沒表現給我

  兩位記者都認為正常職業範圍內的批評是不會造成工作中的困擾的,不過自己也會提醒自己所有的評價和錯誤指出都是基於工作層面,而非個人情感層面,因為記者也需保持職業的態度。“一些球員也是我們的朋友,他們不因批評而不接受採訪或者別的,因為他們很職業。

  ”Bong在採訪中反複強調了這一點。不過他說,自己偶爾也會遭到一些球員的粉絲的攻擊,“這個會有了,他們大多數會使用dirty words。”

  日本

  現在身份為籃球自由撰稿人的小永吉陽子從事籃球報導至少十年以上,因為記者第一次在亞洲賽場遇到她是在2009年的天津亞錦賽上。之後的2011年武漢亞錦賽、13年馬尼拉亞錦賽、15年長沙亞錦賽,只要有日本隊的比賽,都能夠見到這位同仁的身影。

  日本媒體對於此次日本隊的表現難言滿意,雖然對於日本隊來說這一屆世界盃已經是他們十三年後重返世界大舞台的首次表現。尤其是有了八村塁等NBA級別球員加盟的日本隊,並沒有打出讓國人滿意的表現。而對於資深的籃球小永吉陽子來說,球隊對於明星球員的過度依賴,而缺少八村塁等選手在被對手限製之後必要的應對策略是有看法的,尤其是看到其他團隊成員的無能為力,深感問題的嚴重性。”

八村塁在世界盃上
八村塁在世界盃上

  但是日本國內對於此次比賽的態度是相對比較平和,罵聲並不算太多,“因為是多年沒有打這種大賽了(06世錦賽後第一次)所以無論是媒體還是粉絲球迷都是以一種去全新的姿態在看待這次比賽。所以大家的心態是比較好的。在網上的惡評只有大約兩成左右。大部分的評價是希望從現在開始可以更好的前進。”

  即使是在日常球迷也會採取相對溫和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情緒,“像是在Twitter這種比較公開的社交平台上,大家會說一些鼓勵的話語居多。相對過激的一些言論可能會匿名的在一些社交網站上進行發佈。”小永吉陽子說,“球員自己也會儘量的去避開這些不好的評論。不會去關注不好的評論。”

  “我的報導相對都是比較中性的,大多以做得不夠為出發點。所以至少我自己沒有遇到過球員因為我的報導而影響到採訪的事情。”採訪亞洲籃球多年,小永吉也對於日韓球員的禮貌交口稱讚的,她還特別提到了我們的劉煒,“我自己的經曆里,日韓選手確實都是非常有禮貌的。中國隊我沒有一對一採訪過誰,但我多年前採訪過劉煒,他真的是非常謙虛的隊員,態度很友好。”

  亞洲籃球在今年的世界盃上得到了自己不願看到的卻又是不得不面對的事實——那就是距離世界水平越來越大的差距。作為明年奧運會的東道主,日本隊也將作為亞洲籃球的代表再一次登上世界舞台。資深籃球人小永吉陽子認為,日本目前的歸化高大型球員的策略確實能在短期之內幫助球隊提高成績,但從長遠的意義來說,她認為更應該重視後衛隊員,後衛技術型球員的培養,真正的去打自己有特點的籃球,才是真正的出路。一味的追求身體的強壯和高大,極有可能讓追求靈活快速的亞洲籃球喪失自己原本的特點。

  南韓

  《ROOKIE》的李學哲是從事籃球報導四年的記者,另一位來自《南韓體育日報》崔正書採訪報導籃球三年。

  崔正書說,“雖然這是南韓籃球歷史25年來第一次在世界盃上有勝場,但是總體來說我們還是很失望的。從世界盃感到了南韓籃球的實力,感受到了亞洲籃球和強隊的差距,也沒有發揮出南韓隊自己應有的水平。”不過兩名記者對於記者提及的世界盃後球迷的反應,基本都略過沒有正面回答。

南韓男籃和中國隊比賽
南韓男籃和中國隊比賽

  不過崔正書也承認,南韓網友們日常的批評聲的確不小:“確實很多批評的言論會體現在社交媒體上,因為現在通訊發達了大家都能通過各種渠道獲知比賽的情況。大家都會對打得好的稱讚,打得不好的批評。”

  是否因為工作中批評的聲音而導致球員、球隊日後的不配合呢?在李學哲記者身上得到了否定的答案,“至少在目前為止我自己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我覺得我們的球員還是比較職業的。”

  如果自己的在個人社交媒體上評價隊員,是否會招來粉絲或者球迷的圍攻呢?兩位記者的表態是,自己通常不會在個人社交平台去發表對於球員的批評。即使有呢,也會是比較溫和的正當的意見,球員也能夠理解。“總體來說很少,儘量避免在自己的個人平台去說。”李學哲說。

  眾所周知,南韓是一個粉絲文化濃厚的國家。粉絲文化會不會對體育圈有巨大的影響?李學哲告訴記者,“過去籃球在南韓非常受歡迎,人氣非常高。會有你說的這種情況的反生,有很多喊著歐巴撒浪嘿的粉絲,但這些年南韓籃球的受歡迎程度大不如從前,所以的這樣的情況就不那麼多了。不會像偶像明星一樣去瘋狂的追捧他們了。現在的大家會更理性的去看待和評價一個籃球運動選手。”

  在談及運動員參加綜藝的態度時,兩位記者分享了他們的看法:南韓現在很多體育明星去參加綜藝,粉絲都是持比較肯定的態度的。也很少有運動員因為參加綜藝影響自己的職業表現。因為他們參加節目肯定都是在不打攪正常訓練的前提下去參加的,網民對此非常理解。“有一些年齡大的粉絲會覺得運動員就應該好好訓練,好好比賽,不要去參加綜藝節目。但現在的年輕人都覺得很歡迎,運動員也應該有他們多元化的人生。”

  而南韓的籃球運動員會採取何種態度應對網絡惡評呢?兩位記者給出了一致的答案:“那就是不看啊!直接過濾掉那些評論。人都是一樣的,都喜歡看稱讚的東西,所以就過濾掉不好的東西就好了。”

  帶著同樣的問題,記者也採訪了此次代表首爾SK騎士隊的南韓國手金善亨,聽聽看他是如何應對的。“每個國家可能是一樣的,你做得好的時候有人去稱讚你,做得不好的時候就有人會批評你。”金善亨說自己心態比較積極,“其實我自己不是太關注網絡里類似黑粉說了什麼,但是我覺得黑粉和真正喜歡我的粉絲也差不多,對我都有一樣的關心。”

  而提及對於參加綜藝的態度,他也非常簡單,“我們參加綜藝節目的主要都是退役的選手居多。退役之後參加並沒有什麼問題。就算是沒有退役的運動員,在自己休假或者沒有比賽的時間去參加綜藝節目,和粉絲有一些互動,我覺得也應該持肯定的態度。”

  結語:通過對於三國籃球記者的採訪,大致可以瞭解到一個事實:就是在網絡世界里的評價一定是好就有誇,不好就會挨罵的。這是公眾對於運動員的一種正常態度。我們不提倡辱罵、謾罵,更不提倡殃及家人的“連坐”,這是網絡世界的糟粕。我們譴責這樣的球迷,這類人不配被稱作球迷。但是,正常範圍的評價也是作為公眾人物所必須得去承受的。參考其他國球員的應對方式,就是用自己可以用到的方式去屏蔽。要知道,關微博關評論這沒什麼丟人的,強大如詹姆斯也會在重要的比賽期間暫停社交軟件。而作為一個職業球員,沒有比用更好的表現回擊質疑更有用了。

  (晨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