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歲的社區義務理髮師們
2019年09月22日21:16

原標題:70歲的社區義務理髮師們

四年來,義務理髮師從5人增加到12人:“我們對理髮的人只有一個要求,必須是老人。”

每月22日,73歲的郝淑英都會為社區里的老人義務理髮,已經堅持四年,和她一起做事的,是一群平均年齡超過70歲的老人。

作為北京市朝陽區石佛營西里社區銀齡助老理髮服務隊隊長,四年來,郝淑英的隊伍從5人增加到12人,但初心不改:“我們對理髮的人只有一個要求,必須是老人。”對於一些行動不便的老人,他們還入戶理髮。她解釋說,老人腿腳不方便,理髮其實是件難事兒。

為了幫助腿腳不便的老人,郝淑英到社區申請,把社區有理髮一技之長的人組織起來。2015年10月,銀齡助老理髮隊正式成立。

理髮隊長期義務給八十多歲、行動不便的張老先生理髮。張老先生感慨道:“什麼事辦上一兩次不難,難的是堅持,每個月風雨無阻,這些老頭老太太給我們全社區的老頭老太太剪髮,真是挺偉大的。”

郝淑英把這件事概括為“老人之間的互幫互助”。在隊員陳秀麗看來,隊伍的熱情和真誠,讓社區里的人情味越來越濃。

9月22日,銀齡助老理髮服務隊隊長郝淑英(右一)為老年人義務理髮。 新京報記者 吳寧 攝

現場:頭上滿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9月22日上午九點多,石佛營西里社區小廣場的涼亭,已經有十幾位老人在排隊等待理髮。新京報記者看到,老人們笑吟吟地坐在椅子上,一邊聊天,一邊看著誌願者們理髮。

一旁的小本子整整齊齊地登記著等待理髮的人名以及他們的電話。此時已經有四十多人登記。

作為隊長,郝淑英也是隊里的明星理髮師。只見她熟練的上下揮舞著剪刀,給一名白髮蒼蒼的老人剪著頭髮。她一邊剪,一邊笑嗬嗬地說“我是咱們社區的托尼老師”,逗得排隊的人們大笑不止。

隊員王榮花,技術嫻熟,理得俐落好看,社區里的老太太都願意排隊找她理髮。看著十個人的大長隊,王榮花不煩不膩,毫無怨言,總是笑嗬嗬的說:“別著急,再等一會兒,肯定都讓大家剪上”。

不到半小時,郝淑英和其他誌願者俐落地給十多名社區居民剪完了頭髮。在誌願者的剪刀下,老爺子的頭髮成了“圓寸”“毛寸”,老太太的頭髮則成了“俐落短髮”“革命家三七分”。誌願者們頭上滿是密密麻麻的汗珠,手上也滿是碎頭髮。

隨著時間推移,理髮的人越來越多,到上午十點左右,涼亭里已經坐滿了排隊的人。

“坐不下的老少爺們都先回家歇著,留下電話,等快到你了,我們給你打電話再下來。”郝淑英手下不停,嘴裡還不斷招呼著。

“沒事兒,您別著急,累了就歇會兒,我們聊會兒天等著。”排隊的老人笑著答覆。

銀齡助老理髮服務隊隊長郝淑英向新京報記者展示這幾年來為居民義務理髮的記錄。 新京報記者 吳寧 攝

入戶:“理髮難的心病算給治了”

除了在社區小廣場理髮,為了方便腿腳不便的老人,銀齡助老理髮隊的誌願者還入戶理髮。

每個月17日,七十多歲的誌願者焦光泉都會這樣做:“手腳不利索的老人想剪頭髮,我就入戶給剪。原則上是每個月17日,但是如果老人有特殊需要,給我打電話,我也會盡快過來。”

八十多歲的張老先生獨自一個人生活在石佛營西里社區,患有腦血栓,行動不便,平時想理髮都很睏難。2016年,他知道社區成立銀齡助老理髮隊,就和誌願者們商量好,每個月都來幫自己打理一下頭髮。

新京報記者和焦光泉一進張老先生家,就聽見老人的聲音:“老焦,你來啦?”焦光泉也熟絡的應著“你咋又不鎖門,多不安全。”進屋後,焦光泉扶著老人顫顫巍巍地坐到椅子上,給他圍上圍裙,開始理髮。兩個人交流不多,默契感卻十足。焦光泉扶一下老人的肩膀,他就會把低著的頭抬起來。

“我和老焦都是當兵出身,怎麼吃苦受累都行,但是不理髮,邋邋遢遢的,真是忍不了。”張老先生說,多虧了誌願者,自己理髮難的心病算是給治了,“可能這種事對年輕人來說不算什麼,但是對我們老人來說,可是大事兒。”

剪完頭髮之後,張老先生拿著鏡子左照右照,笑得合不攏嘴。

2019年年初,銀齡助老理髮服務隊隊員焦光泉入戶給老人義務理髮。 受訪者供圖

成立:看到老人理髮不便很心疼

郝淑英告訴新京報記者,理髮隊一共由12名誌願者組成,每個月22日,上午9點到11點,固定在石佛營西里社區小廣場給本社區以及周邊的老人理髮:“我們對來理髮的人只有一個要求,必須是老人。”她解釋說,老人腿腳不方便,理髮其實是件難事兒。

2015年,郝淑英在社區里碰到了一位80歲的哮喘老人拄著拐棍艱難地走著。他告訴郝淑英,頭髮太長了難受,要去社區小公園旁邊的理髮店去理髮:“看到他難受的樣子,我很心疼,想到自己會理髮,可以幫助這些不方便的老人。我到社區去申請,把我們社區有理髮一技之長的人組織起來,為老人服務。”這個想法很快得到了社區的支持。同年10月,銀齡助老理髮隊正式成立。

很快,社區居民自編的打油詩流傳起來:“理髮隊員很辛苦,路邊挑旗戰酷暑,拿起推子和剪刀,一會就理二十五(人次)。”

郝淑英說:“越來越多的人知道我們,也有一些附近社區的老人來我們這裏剪頭髮。只要是有剪髮需求的老人,我們都不拒絕,畢竟這是一份信任。”

發展:有隊員坐40分鍾公交車趕來

截至目前,成員已經由最初的5名增加到12名,所有成員都是退了休的老黨員,年齡最大的劉老先生已經84歲了。

七十多歲的陸昱霖是免費理髮活動的受益者。說起這支隊伍,她充滿感激:“每個月的22日,這幾個老人都在社區小廣場等著我們。一上午喝不上一口水,一站就是三四個小時。他們也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了,從來沒有人喊累。對我們的態度又和藹又親切。冬天的時候,我看著他們的手都凍紅了,搓一搓,又繼續給大家剪頭髮,一點怨言都沒有。”她說,有的居民覺得感激,給隊員送東西,隊員們也不要。

除了本社區的老人,服務隊還吸引了外社區的老人。82歲的吳長清住在酒仙橋街道南路社區,聽說銀齡服務隊的事蹟後十分感動,找到郝淑英,加入了服務隊:“我自己也有點手藝,跟外面美髮店比不了,但是推圓寸可是一絕。”

每個月22日的早晨,吳長清都會從酒仙橋坐公交車到石佛營西里社區:“每次過來都要40分鍾車程,所以我都想儘可能給更多的老人理髮。”

郝淑英說,在理髮過程中,誌願者們也遇到過很多問題。“畢竟隊友們年紀大了,再有熱情,身體有時小病小痛也是難免……大家都在努力堅持,把給居民服務當成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在做。”2018年年底,75歲的隊員馬誌仁,腰疾犯了,一彎腰就疼得直不起來。為減少彎腰,他把剪髮的椅子墊高,仍堅持了一上午,給十幾名老人理了發。

陳秀麗和她的愛人也是隊員,平時負責登記工作。從2015年到現在,用來登記的本子已經有十多本,來理髮的人數也早已經上千。

2019年年初,銀齡助老理髮服務隊隊員陳秀麗拿著登記理髮的名單。 受訪者供圖

陳秀麗說,她和愛人都曾經有過給親戚朋友剪頭髮的經曆,算是有點手藝。起初,因為擔心手藝不佳,陳秀麗原本並沒有想過要加入服務隊:“直到我在小廣場看到隊員們熱火朝天的給居民剪頭髮,大家說說笑笑,特別熱鬧、和諧,我就感動了,也想著發揮餘熱,一起來試試。沒想到,郝淑英痛快的讓我們加入了。”

陳秀麗解釋道,老人的生活相比年輕人會單調很多,有了這個工作,讓自己也充實了起來:“我們後來加入的很多隊員都是被大家的熱情和真誠打動了。有了服務隊,社區里的人情味也濃了很多,互相幫助的人也多了。”

新京報記者 張靜雅

編輯 郭琛

校對 李立軍

推薦身邊“追夢人”

郵箱:xjbgandong@126.com

熱線:010-6710671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