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 | 佳士得入滬七年,何時突破小規模成交量
2019年09月22日09:36

原標題:觀察 | 佳士得入滬七年,何時突破小規模成交量

9月21日晚間,佳士得完成了今年上海秋拍,三個專場共計取得1.48億元成交額,其中趙無極的《銀河—09.11.1956》以5640萬元,成為上海拍場曆次拍賣最貴拍品。迄今,進入中國內地七年的佳士得,已舉行過9次拍賣,其中5次成交突破1億元。

相比紐約、倫敦、香港三大拍場,僅僅七年的上海佳士得仍是一塊“試驗田”,始終保持在1億元上下的成交總額,

這樣的小規模是否符合佳士得的戰略,未來何時可見突破?

作為取得拍賣牌照並留駐中國內地的唯一外資拍賣行,2019年是佳士得進入中國拍賣的第七年。9月21日,佳士得完成了今年上海秋拍,這也是其進入中國的第9場拍賣

(2014和2015年各舉行一次春拍)

,此次秋拍共取得1.48億元總成交額,與2018年秋拍基本持平。

拍賣現場

在當天傍晚舉槌的“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中,第二次出現在上海拍場的趙無極畫作取得5640萬元成交價,這件名為《銀河—09.11.1956》的作品,是他甲骨文時期的大型創作。近年,趙無極大幅畫作凡現身拍場,多為破紀錄或高價拍品,目前最高紀錄是由香港蘇富比在2018年9月拍出的5.1億港元的油畫三聯作《1985年6月至10月》。去年,趙無極畫作第一次來到佳士得上海拍場,以3360萬元成交額領銜曆年上海拍賣,也為當時連年徘徊不振、難回億元的上海拍場,貢獻出一針強心劑。

趙無極《銀河—09. 11. 1956》

澎湃新聞發現,此次晚拍,除了達利、畢加索、安迪·沃霍爾、夏加爾、貝爾納·布菲、波特羅、布拉吉利、奈良美智等上海拍場的西方或日本“常客”,佳士得首次引入了六位西方藝術家作品,如美國藝術家阿曆克斯·卡茨,德國藝術家傑哈德·李希特,德國攝影家安德烈∙古斯基,英國雕塑家托尼·克拉格,德國女性藝術家卡塔琳娜·格羅斯,美國藝術家艾迪∙馬丁內斯。拍賣中,這6位藝術家作品全部取得成交,其中阿曆克斯·卡茨的《珍妮弗和馬蒂厄》成交額最高,為504萬元;傑哈德·李希特的《富士》次之,為384萬元。此外,那些“常客”藝術家,也悉數售出,2017年曾在上海尷尬流拍的夏加爾與布菲作品,分別取得540萬元和456萬元高價。此外,達利的雕塑和奈良美智的畫作也取得當晚高價。全場唯一流拍的是兩幅波特羅油畫中的一幅《靜物與吉他》。據悉,整場晚拍的成交率達到97%。

阿曆克斯·卡茨的《珍妮弗和馬蒂厄》

傑哈德·李希特《富士》

馬克·夏加爾《果籃與戀人》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佳士得敲下中國第一槌時,中國藏家對西方藝術的敏感度並不如現時,首場拍賣,僅搭配4幅西洋作品出售,其中一張莫蘭迪畫作無人接手而流拍,4幅西洋作品,總共只取得2756萬元成交額。

近年,大批西方藝術家作品來到中國,如2016年1月,哥倫比亞藝術家費爾南多·波特羅在上海舉辦了首個中國大展;2018年冬,德國女性藝術家卡塔琳娜·格羅斯首次中國個展“呢喃的土地”登陸滬上。在之後的佳士得上海秋拍中,便出現了這兩位藝術家作品。從這個意義上說,那張流拍的莫蘭迪只是來早了。2017年,上海藝倉美術館舉辦了“基里科&莫蘭迪——意大利現代藝術的光芒”大展,大部分中國觀眾才第一次走近莫蘭迪,短短幾年間,莫蘭迪甚至成為了流行標籤。事實上,此後前往紐約、倫敦拍場追逐莫蘭迪的就不乏中國買家。

與紐約、倫敦、巴黎拍場相比,上海拍場的某種“尷尬”反而成為本地買家的優勢。佳士得印象派及現代藝術部總監譚波告訴澎湃新聞,上海拍場的西方作品,往往是紐約、倫敦日場拍賣的重點,時差導致競標人數減少,部分中國買家出價時信心不足,但同時也有“撿漏”機會。2015年4月春拍,一件畢加索陶瓷作品《舞者大花瓶》以300萬元左右在滬成交,該系列陶瓷在西方拍場的成交價通常為400萬元左右。譚波分析,目前中國買家在上海拍場購買西方藝術的均價在二三百萬元左右,屬於比較入門的級別。這個數字,也是中國買家進入西方日場競拍的主體水平,能夠跨過幾十萬美元門檻,購買幾百萬美元拍品的中國藏家仍是“金字塔尖”的部分,佳士得中國區總經理胡偉爔告訴澎湃新聞。

梅忠恕《玉石珠鏈》

刀牙素圈椅 一對 當代傢俱

當日下午進行的“開創│上海:隨藝而居”專場,取得近千萬元成交額和96%成交率。這一“拚盤式”的場次,包含油畫、版畫、當代書畫、當代傢俱與工藝品等多個門類,頗具上海特色。在香港,這一專場僅出售畫作類拍品。佳士得亞洲二十世紀與當代藝術部資深專家張丹丹告訴澎湃新聞,相比於香港數百萬元的高估價作品,出現在上海這一板塊的拍品更為親民,價格從1萬元到40萬元左右,是更適合“淘寶”的板塊。

在此次拍賣前,今年上任的佳士得中國區總經理胡偉爔對澎湃新聞表示,進入中國內地七年,佳士得始終在不斷求變中把脈中國市場,目前上海拍場的定位更偏向於靈活多變、貼近市場脈絡的小型拍賣。作為一處“試驗田”和“孵化器”,面對快速變化的中國市場,面對拍賣政策限製和未來可期的突破,佳士得堅持以精耕細作的方式,呈現不同面貌的拍品。

薩爾瓦多·達利《時間的輪廓》雕塑

佳士得2018年年報顯示,當年全球成交總額53 億英鎊(70 億美元)。亞洲成交總額增長5%至6.131億英鎊,亞洲買家的成交額占全球成交總額的25%。57%的亞洲客戶成交額源自亞洲藝術以外的拍品類別,其中古典大師、戰後及當代藝術和奢侈品類別的拍賣亦更受歡迎。23%的新買家來自亞洲。

回顧佳士得中國七年之路發現,曆次的拍賣總成交額都保持在7000萬元至1.7億元之間,相比香港,這樣的小規模是否符合佳士得的戰略,未來何時可見突破?胡偉爔表示,始於1986年的佳士得香港拍場,已有33年曆史,2000年初開始引入亞洲20世紀與當代藝術板塊晚間拍賣,香港市場約在2005年後開始飛越,該板塊也經曆了六七年的探索。

從這個角度上說,經過近20年摸索醞釀,佳士得香港拍場才取得了曆史性突破,融入紐約、倫敦、巴黎,成為一流的成熟拍場。對於剛剛起步七年的上海拍場來說,未來仍有相當長的道路與不小的變化值得觀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