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寫真:當鼓聲在田間響起
2019年09月22日09:21

原標題:台灣寫真:當鼓聲在田間響起

  中新社雲林9月22日電 題:當鼓聲在田間響起

  中新社記者 楊程晨 邢利宇

  20年前,19歲的張呈遠一心想離開自小生活的雲林農地。他怎麼也猜不到,年近而立時,會領一幫孩子返回家鄉,在田間揮灑汗水、熱血擊鼓。

  太日樂集,是台灣雲林的一支打擊樂團隊,成立不久便以新式演奏和華麗舞美獲得觀眾喜愛。團長張呈遠坐在雲林百頃稻田邊落成不久的排練場,向近日來此採訪的中新社記者講述他從城市回農村的“反向”藝術生涯。

  父親務農、母親開餐館,家庭背景和音樂並無交集的張呈遠很坦白,在職校接觸國樂、練習吹笛子是為了接近心儀的學姐。然而,從水平敬陪末座的社團成員到公認練習最刻苦的樂手,音樂慢慢改變他思考問題的方式,更讓他堅定考大學的選擇。

  在高雄樹德科大的四年,那個“不愛讀書”的年輕人成為資優生。轉練打擊樂四年,他繼而加入高雄市國樂團成為職業樂手。再五年過去,已習慣把音樂當工作的他發現自己迷失了熱愛音樂的初衷。於是,2011年,在都會區生活近十年後,張呈遠選擇返鄉。

  經過一年沉澱,張呈遠和幾位同學打起組團的算盤。在人口不過百萬的雲林縣組建專業打擊樂團體,難度可想而知。集資買鼓是太日樂集需要解決的首道難題,就在他於社交媒體登入眾籌廣告不久,願為年輕人圓夢的陌生友人紛紛出手相挺,11顆尺寸不一的圓鼓很快便送到樂團。

  接下來便是團長的教學任務了。“我跟想學鼓的孩子們講,一定要平衡好打鼓和學業,並跟家裡做好溝通。”張呈遠說,練習時間由原來的每月一、兩次變成現在每週一次,一些在讀的高中生、大學生團員需從台北、台南、高雄等地自行回鄉參加練團。

  2016年,張呈遠結合布袋戲元素、以濁水溪和民間信仰為意象原創的四章節鼓樂作品《雲林印象》,一經演出意外廣受好評。“首次演出前並沒有大量宣傳,但是場地門口大排長龍以及有人拿便當等開場的景象讓我受寵若驚。演完第二天有媒體報導,很久沒有在雲林看到這麼好的演出。”

  他介紹,作為布袋戲的發源地,雲林有大量傳統國樂團、舞蹈團,但像太日樂集這樣結合現代與傳統元素於一身、“煞有介事”表演的本地團體還不曾出現。如今想來當初“一炮而紅”是可預期的,困難在於能否持續受歡迎。

  如他所料,第二部作品過於抽像的風格未能像前作般風靡。緊接著2018年,描寫台灣日據時期雲林抗日領袖柯鐵虎故事的《八百萬神》上演,再次觸動當地觀眾記憶神經。這一作品更是將太日樂集的知名度從年輕人擴展到年長族群中去。

  樂團雖屢有佳作,卻時常因週遭居民投訴分貝過高,不得不面臨排練場頻繁搬家的窘境。就在此間,一位團員家長主動提出,虎尾鄉稻田中的一塊空地可供使用。沒有猶豫,張呈遠心懷感恩接下農地,並立即著手在田間打造專屬太日樂集的排練場地,為其命名“幻木町”。

  開放式結構的幻木町大致呈三合院式格局,一面為通向二層露台的樓梯、一面是教室和辦公區,正中鏤空背景中的稻田景色映襯著深色舞台,展現自然景色與人文藝術的合二為一。由遠及近,綠色稻浪中的鼓聲愈加震撼。

  今年初,幻木町基本完工,樂團新作《一花一世界》首次搭配花彫藝術同期面世。只有15人的太日樂集在全台知名度漸漸打開,許多外縣市的鼓樂愛好者得知張呈遠在田間搭建排練場地慕名前來,不吝表達對這片土地的好感。

  “某種程度上說,我有點像老手藝人,堅持認為‘酒香不怕巷子深’。”張呈遠談到,自己的選擇受到前輩藝術家們的影響。最初回鄉辦鼓社是為了增添雲林在地藝術氛圍,讓這裏的下一代也能跟大城市里的孩子一樣享受藝術資源。樂團能力越大自然被更多人看見,現在每個人都以太日樂集為雲林的驕傲。

  台灣都市里還有很多和張呈遠一樣的年輕人,正在都市和家鄉之間徘徊。張呈遠說,並非鼓勵每個年輕人“必須”回家做事,尤其是藝術工作者在大城市的機會畢竟更多。他提醒,年輕人們決定返鄉前,要想清楚家鄉有什麼樣的需求,自己又能做什麼貢獻。(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