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世8個月後 立下氫彈首功的老人被授共和國勳章
2019年09月21日17:15

  原標題:逝世8個月後,曾立下氫彈首功的老人被授“共和國勳章”

  “一個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消失的,這一生能把微薄的力量融進強國的事業之中,便足以自慰了。”

  今年1月16日,我國著名核物理學家於敏在京去世。8個月後,這位為氫彈突破作出卓越貢獻的老人被授予“共和國勳章”。

  長期領導並參加核武器的理論研究和設計,填補了我國原子核理論的空白;隱姓埋名28年,為氫彈研製立下“首功”……在60多年的科研生涯中,於敏用行動兌現了對祖國的承諾。他曾說過,一個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消失的,這一生能把微薄的力量融進強國的事業之中,便足以自慰了。

曾為研製氫彈立下“首功”的於敏院士。圖/中國科學院網站
曾為研製氫彈立下“首功”的於敏院士。圖/中國科學院網站

  國產專家一號

  1926年8月,於敏生於河北省寧河縣(今天津市寧河區)一個小職員家庭。高中時他就讀於天津耀華中學,並以門門功課第一的成績嶄露頭角。18歲那年,於敏考進了北京大學工學院機電系。兩年後,他轉到理學院物理系,並將自己的專業方向定為理論物理。很快,這位年少有為的青年就展現出理論物理方面的天賦,他超強的記憶力和領悟力尤其受到教授們的欣賞。

  1949年於敏本科畢業,考取了張宗燧先生的研究生。1951年於敏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不久,他被慧眼識才的著名物理學家錢三強、彭桓武調到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開始了科研生涯。

  沒有留過洋,於敏卻也成為世界一流的理論物理學家。1957年,以朝永振一郎(後獲諾貝爾物理獎)為團長的日本原子核物理和場論方面的專家代表團來華訪問,31歲的於敏參加了接待,他的才華給對方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們回國後,發表文章稱於敏為中國的“國產土專家一號”。

  28年隱姓埋名

  在研製氫彈之前,於敏的研究興趣一直在原子核理論研究。1961年,時任二機部副部長錢三強找於敏談話,要求他“轉行”,參與氫彈原理研究。這意味著於敏將放棄持續了十年、已取得了很大成績的原子核研究,奔赴未知的挑戰,但他還是毫不猶豫地接受了國家重任。“國家需要我,我一定全力以赴。”

  從那時起,於敏開始了長達28年隱姓埋名的生涯,連妻子都說:沒想到老於是搞這麼高級的秘密工作的。直到1988年,他的名字才得以解禁。

  1964年10月,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比原子彈威力更大的氫彈,成為中國核彈家族亟待補充的一員。

  著名核物理學家鄧稼先和於敏分工合作,共同開始了我國第一枚氫彈的研製工作。氫彈是公認的在原理和結構上都十分複雜的系統,核大國對氫彈技術都是嚴格保密的。於敏帶領一支小分隊趕往上海華東計算機研究所,抓緊設計了一批模型。但這種模型重量大、威力比低、聚變比低,不符合要求。於敏帶領科技人員總結經驗,隨即又設計了一批模型,經過著名的“百日會戰”,於敏帶領團隊發現了熱核材料自持燃燒的關鍵,解決了氫彈原理方案的重要課題。

  當時研製氫彈還是秘密任務,不能對外公佈。興奮的於敏用保密暗語告訴在北京的鄧稼先,“我們今天打到了一隻鬆鼠……”

科研中的於敏。圖/中國科學院網站
科研中的於敏。圖/中國科學院網站

  立下氫彈“首功”

  1967年6月17日,一朵蘑菇雲在羅布泊沙漠腹地升騰而起,我國氫彈試驗取得成功。從第一顆原子彈爆炸到第一顆氫彈試驗成功,美國用了7年多,中國用了2年8個月,創造了世界上氫彈研製的最快速度。

  我國核科學事業的重要開拓者、資深院士朱光亞曾表示,於敏在突破氫彈技術的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這一作用被一起參與研究的同事們直接評價為氫彈的“首功”。

  在《中國軍事百科全書——核武器分冊》中,“於敏”的條目下寫著:“在氫彈原理突破中起了關鍵作用。”曾有核武器專家指出,世界上僅有兩種氫彈構型,一種是美國的T-U構型,另一種就是於敏構型。而於敏構型比美國T-U構型設計更加巧妙,首爆氫彈體積比美國要小。

  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憶於敏》的文章中寫道,在他來看,將中國的氫彈稱為於敏構型,是完全準確而恰當的。“於敏的貢獻何在?也許我們可以打一個比喻。一個由11人組成的足球隊,在場上踢球,互相將足球傳來傳去。但起關鍵作用的人員,卻往往是場外的教練和衝在前面舉足射門的前鋒。於敏正是這支足球隊的教練兼中鋒。”

  上世紀80年代以來,於敏率領團隊又在二代核武器研製中突破關鍵技術,使中國核武器技術發展邁上了一個新台階。在美國提出全面禁止核試驗前十年,他就預判到了這一國際形勢,加快了二代核武器的研究步伐。1996年,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簽署,於敏為我國核試驗部署、推動核武器裝備部隊建設形成戰鬥力爭取了最為寶貴的十年。

  熟讀《紅樓夢》 喜愛看京劇

  中國工程院院士杜祥琬曾與於敏共事多年,他回憶稱,於敏的腦子極快。1966年在上海做氫彈理論實驗,計算機不斷吐出紙帶,上面記錄著氫彈每個時間、空間點的變化。於敏一眼就發現從某個點開始,紙帶上的數據出了問題。“這需要很高的物理理論基礎才能做到。說明於老的理論功底極好,腦子極為敏捷。”他說,由於於敏責任很重,總是在思考問題,“緊鎖眉頭”也成了他的標誌表情。

  何祚庥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和於敏在1952年熟識併成為朋友,1956年至1964年,年齡只相差一歲的二人曾共事一起做科研。何祚庥回憶說,於敏既聰明又勤奮,“做研究的人對科研有興趣,沒有8小時工作製一說,夜以繼日搞科研是很普通的事情。”他說,於敏在科研人員中的威信很高,同事不管是做理論還是做實驗,有不懂的都愛請教他,於敏也非常無私。

  在何祚庥的印象中,生活中的於敏博學多才、喜愛讀書,“他熟讀《紅樓夢》,裡面的詩詞他都記得”。二人和鄧稼先都是“大戲迷”,喜歡看京劇,當時京劇演出一票難求,前排的票更是稀少。三人常常大老遠趕到人民劇場,等著別人退票。“於敏會下象棋,乒乓球也打得很好,沒有事情是他幹得不靈的。”

  於敏將精力全投入到了中國的核武器研究中,他的心中始終有對家人的虧欠。2012年,於敏的夫人突發心臟病去世。在一次接受央視採訪時,於敏談及了對妻子的思念與遺憾,“她時間都花在我身上,我覺得很對不起她。報答平生未展眉,心裡很難受。”

1999年,於敏在表彰為研製“兩彈一星”作出突出貢獻的科技專家大會上發言。圖/中國科學院網站
1999年,於敏在表彰為研製“兩彈一星”作出突出貢獻的科技專家大會上發言。圖/中國科學院網站

  淡泊以明誌 寧靜以致遠

  1982年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1985年、1987年和1989年三次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1994年獲求是基金傑出科學家獎,1999年被國家授予“兩彈一星”功勳獎章……榮譽紛至遝來,但於敏始終保持著從容和謙遜,他婉拒“氫彈之父”,稱這是成千上萬人的事業。他在家中客廳高懸一幅字:“淡泊以明誌,寧靜以致遠”。

  2015年1月9日上午,2014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於敏獲2014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在2018年召開的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黨中央、國務院決定,授予於敏等100名同誌改革先鋒稱號,頒授改革先鋒獎章。

  2019年1月16日,於敏在京去世,享年93歲。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黨中央決定,首次開展國家勳章和國家榮譽稱號集中評選頒授,隆重表彰一批為新中國建設和發展作出傑出貢獻的模範人物。於敏被授予“共和國勳章”。

  ■ 簡介:

  於敏,男,漢族,中共黨員,1926年8月生,2019年1月去世,天津寧河人,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高級科學顧問、研究員,中國科學院院士。他是我國著名核物理學家,長期領導並參加核武器的理論研究和設計,填補了我國原子核理論的空白,為氫彈突破作出卓越貢獻。榮獲“兩彈一星”功勳獎章、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和“全國勞動模範”“改革先鋒”等稱號。

  新京報記者 張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