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小企業主:我們為何不搬離中國
2019年09月21日11:11

原標題:美小企業主:我們為何不搬離中國

參考消息網9月21日報導(文/高山)產品在美國科羅拉多州博爾德市設計、在中國製造,這是美國戶外運動服裝品牌企業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成長壯大的關鍵之一。該公司在中國有4家合作工廠,95%的產品產自中國。但自去年美國政府對中國輸美商品徵收高額關稅以來,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的發展前景陰雲密佈。

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首席運營官蓋爾·羅絲今年6月代表美國小企業和戶外運動用品產業在美國貿易委員會作證,強烈反對對中國商品徵收高額關稅。針對一些人提議把生產鏈轉移出中國以避開高額關稅的應對之策,羅絲日前在博爾德總部接受《參考消息》記者專訪時,給記者算了一筆經濟賬。

羅絲說,她和公司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倫達·斯溫森都對貿易戰憂心忡忡,圍繞在最壞的形勢下把產業鏈搬出中國的問題,她們曾進行了仔細衡量。一個核心問題就是:“如果離開中國,搬到哪裡去?”

羅絲說,她們首先在歐洲的羅馬尼亞和葡萄牙等國進行了調研,與當地生產商接洽,結果發現沒有一個地方有中國這樣良好的生產條件和性價比。

其次,能否搬去拉美生產的問題則直接被斯溫森給否定了,她曾經在拉美有過合作夥伴。斯溫森說:“不說質量,就說一點。比如,他們答應你週二發貨,週四能發貨就不錯了。但是中國人從來都守約,說哪天就是哪天。”

墨西哥也曾是羅絲重點考慮的轉移目的地。羅絲說,今年5月以前她曾經動了把生產線轉移到墨西哥的念頭,結果特朗普在5月30日宣佈,將於6月10日起對所有墨西哥輸美商品加征5%關稅,以迫使墨西哥應對經美墨邊境入境美國的非法移民問題。羅絲指出,企業生產需要穩定的政策環境。她氣憤地敲著自己面前的桌子說:“雖然後來特朗普又宣佈取消了對墨西哥加稅,但是我們這些企業經受不住這種驚嚇。”

第三,羅絲認真考慮了特朗普讓製造業回歸美國的號召。她說:“今年5月10日,美國宣佈對中國價值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關稅,我們所有的產品都在這一輪的徵稅清單上。”當時,她和斯溫森看著這個清單默默無語。“我們有一個類別的產品有些存貨,因此我們下定決心說,不管關稅實際有多高,我們都要試一試把這個類別的產品轉回科羅拉多州首府丹佛來生產。”於是她們給丹佛的很多公司打電話、寄樣品,問他們能否生產?幾週後,這些公司給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回電話。“好消息是,他們有生產這個類別商品的機器,也有生產能力。壞消息是,在中國4個月就能完成的事情,他們要12個月。從此,我們就斷了念頭。”

羅絲指出,政府光是動動嘴皮子就要製造業回流美國,“那是不現實的,尤其是對於我們這種小企業而言,自己不可能解決所有迫切的問題”。她說:“不論是我們公司還是其他品牌公司都知道,把生產轉移回美國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需要時間和資源,需要政府的支持,比如政府提供相應的小額貸款來建設基礎設施、加快生產轉移進度。我們不可能等一年時間來等著新工廠建好。”

斯溫森則在旁指出,就算是有了基礎設施,“我們也找不到願意幹此工作的人來生產”。

羅絲補充說:“其他類別的產品,我們在美國根本找不到生產線來生產。”

羅絲曾對美國媒體舉例表示:“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品牌的毛線衣、連衣裙等有非常複雜的提花設計,美國根本沒有能完成這些複雜圖案的機器。你可以在美國生產毛短襪,但是那種讓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品牌獨具魅力的複雜設計在美國難以完成生產。”

第四,針對把生產轉移到東南亞,如越南、印尼等地是否可行的問題,羅絲指出,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有一個類別的產品的確在越南生產。但是大規模轉移生產鏈是一個艱難的過程,起碼要兩年的時間。而且越南產品的質量目前也難以企及中國製造的水平。

此外,“我們這種小企業假如和大企業一起向越南轉移,越南的工廠會收誰的訂單?當然是大企業呀。我們無法和資金雄厚的大企業相比。”因此,她強調,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不會冒險把自己的生產全部轉移到越南那些沒有經過合作檢驗的工廠去。

羅絲說,她和斯溫森共同做出了“戰略性選擇”,“我們的核心業務仍將留在中國,我們的中國合作工廠是值得信賴的長期夥伴”。

9月12日,在美國科羅拉多州博爾德,克里姆森-克勒弗公司首席執行官斯溫森展示中國製造的衣服。(李穎 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