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城市觀察︱消失的牆繪和關店潮,都柏林的“文化危機”
2019年09月21日13:25

原標題:全球城市觀察︱消失的牆繪和關店潮,都柏林的“文化危機”

今年夏天,愛爾蘭首都都柏林街頭,一棟喬治亞風格的聯排建築外牆上出現了一幅巨大的牆繪,主角是剛剛度過93歲生日的“世界自然紀錄片之父”大衛·愛登堡。但9月,這幅肖像被迫“撤除”,都柏林市政廳給出的解釋是,儘管它獲得了建築物主人的允許,卻並沒有事先申請公共部門的批準。

這讓不少都柏林人感到不滿。Ronan Conroy是愛爾蘭皇家外科醫學院公共衛生和傳染病專業的教授,他就住在牆繪所在的朗伍德大街。他在《愛爾蘭時報》上刊登了一封充滿諷刺意味的公開信。

Conroy稱,朗伍德大街的居民們都很喜歡這幅牆繪,它也吸引了來自都柏林各處的參觀者。建築物本身很普通,並非曆史古蹟,他認為,在維持路面潔淨方面,都柏林政府表現出“異乎尋常的快速反應能力”。

“接下來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接著抱怨(我應該早點發現這個事實),比如都柏林的空氣汙染超過了歐盟標準,海岸被汙染物堆滿,還有交通擁堵,大街上的無家可歸者,或是糟糕的單車徑——說出來吧,政府會迅速行動起來。”

近些年,都柏林正在悄然發生著改變,牆繪的消失只是其中一個縮影。與之同時還有一輪“關店潮”。

CityLab撰稿人Feargus O’Sullivan羅列了最近關門結業的一批店舖,Bernard Shaw是個音樂酒吧,那裡常常舉辦不錯的現場演出,本月剛剛宣佈結業。Eatyard是一個美食市集,剛剛宣佈10月結束營業。類似的還有Tivoli Theatre,一個1930年代建立的電影院,最近宣佈將被拆除,代之以一個全新的酒店。

不同於紐約、倫敦等大城市,在都柏林,這些屬於本地人的休閑空間並不多,人們在此聚集,或感受文化和藝術氛圍,或進行自由表達。

但如今,這樣的空間正在越來越少,有的如牆繪被公共部門撤除,有的則如店面,被高漲的租金驅逐,代之以專門服務遊客的消費空間。一些人稱,關店潮背後是一場更大的危機,這座城市正在喪失原本的活力和精神,變得中空。

結合近些年都柏林的經濟發展和社會問題,或許你能理解本地人的困惑。Sullivan稱,實際上,都柏林的諸多問題正是經濟和城市發展的另一面。

近些年,都柏林吸引了包括Google在內的多間跨國公司入駐。2018年第四季度,都柏林就業率創下新高。為了繼續發展旅遊業,政府還設置了階段性目標,預計到2028年,訪客人數需要增加300萬,這將帶來每年13億歐元的稅收和3萬個就業崗位。

但另一方面則是士紳化和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此前我們曾報導過這座城市的公屋危機。據統計,2017年至今,都柏林無家可歸者的人數增長了20%,整個愛爾蘭境內無家可歸者人數超過一萬人,而數字還在不斷增加。他們只能借住在父母或親友家。

但矛盾的是,這座城市存在大量房產長期空置。僅大都柏林區就有三萬套,但它們的理想入住者並不是這些無家可歸者,而是能負擔得起高房租的遊客和跨國公司員工。

目前,來自綠黨、工黨和社會民主黨的市議員已經發起了一輪特別理事會,討論這輪關店潮。他們認為這已經標誌了都柏林所面對的“文化危機”,而公共政策卻讓它繼續惡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