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降息特朗普再罵街,他究竟在急什麼?
2019年09月20日07:00

  美聯儲降息特朗普再罵街,他究竟在急什麼?

  文 / 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週四淩晨2點,美聯儲宣佈降息25個基點,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至1.75%-2.00%。

  這是自2008年12月以來美聯儲第二次降息,距離上次降息僅僅四十多天。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會上表示:如果條件允許,美聯儲將採取一系列降息舉措,但現在沒有必要。未來美聯儲可能不得不繼續擴張資產負債表規模以幫助緩解市場流動性問題。但負利率不是美聯儲工具箱中的首選。

  而慣例要在美聯儲降息後發表“批改意見”的特朗普,上次降息時表示“非常失望”,這次則直接“破口大罵”:沒有“勇氣”,沒有意義,沒有遠見!

  而後,資本市場也快速做出了反應。

  美股三大指數跌幅擴大,其中道指跌幅擴大至200點。

  美元指數跳漲20個基點。

  現貨黃金短線跳水逾10美元,跌破1500美元關口。

  但美聯儲的這次降息,卻給了其他國家和地區繼續寬鬆的勇氣。阿聯酋央行隨即宣佈降息25個基點,約旦央行降息25個基點,中國香港金管局也宣佈降息25個基點,巴西央行降息50個基點。

  再加上幾天前宣佈重新啟動量化寬鬆的歐洲央行,幾乎全球都上了降息寬鬆的牌桌。這時大夥免不了有個疑問,中國呢?

  不久前,中國央行降準釋放9000億,小巴也做過分析,【點擊此處,進入閱讀】儘管中國還沒有上降息的牌桌,但顯然身體正朝著寬鬆的道路緩步移動。

  還有一個疑問是,對寬鬆上癮的各國央行,真的能依靠降息來解決眼下的經濟問題?亦或僅僅是“治標不治本”的短暫緩解?

  針對這些問題,小巴採訪了三位大頭,下面就來看看他們的分析,也歡迎各位讀者大大在評論區留下你們的見解。

  美聯儲啟動貨幣寬鬆,主要是為了應對美國經濟的中期危機,主要是財政危機和股市穩定的潛在威脅。

  大家知道,因為中國以資本管製為代表的嚴防死守以及一帶一路式的對外輸出,已經使得美國不能再像過去一樣在全球隨便薅羊毛,那麼以美元和美債所主導的美國經濟模式就會受到重大威脅。

  沒有全球流動性的補充,未來美國的內部流動性肯定就成大問題了,所以總統才要求美聯儲必須寬鬆寬鬆再寬鬆。

  如今政府債務失控、股市岌岌可危……再不儘早自己動手來製造流動性,就無異於坐吃山空甚至坐吃等死,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國運問題。鮑威爾先生就是因為沒有這個高度和格局,所以才老是挨罵。

  不過這一次,儘管他多次強調美國經濟增長狀況仍然良好,但還是選擇了降息25個基點,以及宣佈可能加快資產購買計劃。

  從影響方面來說,美國降息以及未來的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擴張計劃,對穩定美國乃至全球經濟會起到一定的積極作用,這有利於中國經濟儘早走出增速下降週期。

  美聯儲的寬鬆對應弱勢美元,可以有效緩解人民幣未來的貶值壓力,從而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中國宏觀調控的難度係數,並增強未來中國經濟的穩定性。

  個人預計,美聯儲的政策目標是實現零利率,並且很有可能在實現零利率之前就提前開展資產購買計劃,擴表印鈔才是終極目的。

  如果這一局面逐漸明朗,美國或許可以彌補其他國家貨幣擴張的相關損失,但也會影響到美元信用和國際地位,這對人民幣國際化,以及中國經濟在全球的進一步的突圍和開放,都會提供非常積極的時間窗口,也可以說是一個曆史機遇。

  中國貨幣政策有自己的部署和節奏,不會完全跟從美聯儲的政策節律。相比當前美國的狀況,中國不缺錢,主要是在保持戰略定力的情況下,在力保“六穩”(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的前提下,積極進行結構調整、夯實未來的發展基礎。至於市場所期待的貨幣寬鬆,央行可能會採取比較謹慎的態度。

  然而,當美聯儲寬鬆政策行進到一定程度,市場調整的壓力越來越大,個人認為中國央行也會考慮開啟寬鬆的貨幣政策。

  本次降息的大背景與上次相比並沒有太大差異性。

  鮑威爾在發佈會上的表態仍然沒有新意:強調美國經濟穩中向好,聯儲將致力於助力經濟達至充分就業和物價穩定的目標;表達此次降息只是出於風險考量而做出的保險性降息,強調中歐經濟減速的全球經濟風險與貿易紛爭所帶來的不確定性。

  這次美聯儲降息對中國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影響,只能說是增強經濟信心,提供一個比較寬鬆的環境,或許人民幣的貶值壓力會進一步變小。

  至於中國央行是否會跟進,我的猜測是央行會對那些信貸投放積極的銀行實施定向降息——比如降低MLF的定向利率。類似歐洲央行TLTRO的做法。

  另外,此次發佈會上最大的亮點其實並非降息,而是鮑威爾在尾聲階段的表達耐人尋味,他說:

  我以前也這麼說過……財政政策更強大,可以提高生產力、勞動力參與率和工人的技能水平,以提高美國經濟的長期增長水平。這些變化都來自私營部門,但也來自財政政策。

  從長遠來看,我們(美聯儲)不能真正地影響美國的增長率,美國的潛在增長率不是貨幣政策的函數,它是其他事物的函數。所以,我試著澄清這一點,最終是財政當局將做他們所認為適當的。

  這或許意味著當下的經濟政策主導權再度回歸財政部門,中央銀行的時代可能已經落下帷幕了。

  這次美聯儲降息帶來的影響如下:

  對美國經濟:經濟增速放緩難以逆轉。美國經濟目前處於加速下行階段。從經濟景氣度來看,8月美國製造業PMI錄得49.1,連續下滑6個月;PMI新訂單錄得47.2,是2009年5月以來的最低值。

  從實體經濟情況來看,五大因素壓製美國經濟:一是房地產景氣度下降,從私人投資和消費兩方面抑製經濟增長;二是減稅對經濟的拉動作用下降,對私人投資和消費支撐減弱;三是全球經濟放緩降低美國的出口,進而抑製設備投資;四是貿易保護主義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將逐漸體現;五是美股面臨調整壓力,一旦發生調整會對私人消費造成衝擊。

  對全球市場:短期利好風險資產。美聯儲降息對風險資產(如股票、商品、新興市場貨幣)來說整體上是有利的。

  長期來看,在“美國經濟增速放緩但無衰退+漸進式寬鬆”的組合下,資產價格的彈性相比於之前的貨幣寬鬆的週期要小得多,資產價格暴漲暴跌的可能性不大。

  對A股:短期面臨調整壓力,長期牛市缺乏基本面支撐。對於A股市場,短期的調整壓力主要來源於:第一,國內8月經濟數據低預期;第二,9月降低MLF利率預期落空;第三,9月第1周降準消息帶來市場情緒爆發之後的冷卻期。

  長期來看,目前牛市缺乏經濟基本面支撐,在經濟增速長期處在減速換擋的背景之下,短週期下行和築底的過程將會更漫長。

  對人民幣彙率:短期利多,長期無貶值基礎。當前美元兌人民幣中間價約7.07,破“7”主要是央行主動引導,為的是避免“一瀉千里”式的無序破7,美聯儲降息短期對人民幣彙率有利。

  長期來看,中國短週期在空間上已經進入到下行後半程,美國仍處在加速下行階段,而且海內外都處在貨幣政策寬鬆期,這是我們認為未來人民幣彙率能重回“7”以內的主要理由。

  本篇作者 | 李夢清|當值編輯 | 應詩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