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資金五千多萬,當代東方花四千萬買當代陸玖賸餘股權
2019年09月20日22:04

原標題:貨幣資金五千多萬,當代東方花四千萬買當代陸玖賸餘股權

收購當代陸玖49%的股權能否“拯救”今年上半年仍陷入虧損的當代東方?

在影視行業市場低迷的大背景下,9月20日,當代東方繼續推進去年3月公佈的收購計劃,並將收購對價下調了1.25億元。

2019年半年報顯示,當代東方貨幣資金餘額僅為5500萬元。外界較為關注的是,去年已計提商譽減值15.19億元的當代東方,為何仍在推進外延式併購?

與此同時,新京報記者注意到,交易對方星光企業的控股股東為郭秉剛。公開資料顯示,郭秉剛於2017年當代東方引入合夥人製度時加入,自2017年1月至2018年10月擔任當代東方副總經理。

郭秉剛的身份是否會成為交易的敏感點,雙方推動此次交易背後有什麼計劃?9月20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多次致電當代東方董秘辦,電話均無人接聽。

降價1.25億元推進當代陸玖49%股權收購

溢價近8500萬

2018年3月,當代東方全資子公司東陽盟將威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盟將威”)與井岡山市星光企業管理諮詢中心(以下簡稱“星光企業”)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收購星光企業持有的霍爾果斯當代陸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當代陸玖”)49%股權,股權轉讓價款為2.45億元。

今年9月20日的公告中,當代東方表示,鑒於《股權轉讓協議》簽署後,文化傳媒行業環境以及宏觀經濟與金融環境均發生了較大變化,為了緩解盟將威的現金支付壓力、降低交易風險並維護公司以及中小投資者的利益,雙方協商調整交易方案。

調整後的交易方案顯示,盟將威收購星光企業持有的當代陸玖49%的股權,作價1.2億元,較前一次的定價降低了1.25億元。此次交易仍採用以2018年12月31日為評估基準日的資產評估報告。根據中天衡平出具的《評估報告》,以2018年12月31日為評估基準日,採用收益法評估當代陸玖全部股東權益價值為24870.51萬元,較賬面歸屬於母公司的所有者權益4218.18萬元增值20652.34萬元,增值率489.60%。

但經審計的當代陸玖財務數據中,2019年上半年當代陸玖的營業收入和淨利潤表現不佳。報告期內,當代陸玖實現營業收入僅為9.43萬元,淨利潤為-839.30萬元。報告期末,當代陸玖的淨資產為3506.18萬元,以1.2億元的交易對價計算,增值部分為8493.82萬元。

高級會計師田剛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在影視行業持續低迷,業績出現虧損的情況下,調整後的交易方案仍採用以2018年12月31日為評估基準日的資產評估報告有不合理之處,但還不是法定需要重新評估的情況。

中報顯示當代東方貨幣資金僅5500萬元

商譽高懸仍推進收購

1.2億元的交易對價對於當代東方來講並不是一筆小錢。公告顯示,當代東方已經向星光企業支付股權轉讓款8000萬元,賸餘股權轉讓款4000萬元尚未支付。

4000萬元已佔據當代東方貨幣資金的七成以上。2019年半年報顯示,當代東方的貨幣資金餘額為5494.48萬元,因訴訟凍結的貨幣資金賬面餘額為904.39萬元,可隨時用於支付的銀行存款為4540.33萬元,流動資產合計17.04億元。

當代東方的持續盈利能力也暗藏危機。2019年上半年,當代東方實現營業收入2.26億元,同比下降57.10%,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5262.23萬元,同比減少164.12%,扣非後的歸屬淨利潤為-5294.47萬元,同比減少169.12%。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同比下降9.51%,為5.01億元。

如今,商譽仍是當代東方的懸頂之劍。截至2019年6月30日,因外延式併購產生的商譽餘額為10.42億元,報告期內未計提商譽減值。其中,2014年5月,當代東方斥資11億元,溢價12倍收購盟將威100%股權,成為當代東方轉型文化傳媒行業的重要拐點。截至2019年6月30日,盟將威仍存在著8.76億元的商譽。2018年,當代東方實現淨利潤-16.01億元,計提了商譽減值15.19億元,這也是當代東方面臨的問題。

深交所在對當代東方2018年年報的問詢函中表示,當代東方扣除商譽減值之後依然虧損,且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為-1.49億元,基本銀行賬戶及多個一般銀行賬戶被司法凍結,已逾期的短期借款餘額2億元、已逾期的長期借款餘額9921萬元,逾期借款餘額合計占當代東方淨資產的54%,要求當代東方說明公司持續經營能力是否已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交易對方為當代東方關聯法人

曾擔任當代東方副總經理

那麼,收購當代陸玖49%的股權能否“拯救”今年上半年仍陷入虧損的當代東方?

當代陸玖也做出了業績承諾,2018年度承諾淨利潤不低於1670萬元,2019年度承諾淨利潤不低於2200元,2020年度承諾淨利潤不低於2900萬元,三年累計承諾淨利潤不低於6770萬元。

盟將威已擁有當代陸玖51%的股權,在當代陸玖完成業績承諾的前提下,當代陸玖僅多為當代東方貢獻3317.3萬元淨利潤。而為了實現完全控股,當代東方在財務“拮據”的情況下要支出1.2億元真金白銀。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對方星光企業恰好為當代東方的關聯法人,交易對手郭秉剛持有星光企業100%股權。郭秉剛於2017年1月至2018年10月擔任當代東方副總經理一職。郭秉剛曆任長春電視台總編室主任,長春電視台整合營銷中心主任,長視傳媒總經理,浙江華策影視北京分公司副總經理。

據媒體報導,2017年當代東方開啟合夥人計劃,正是這一年,郭秉剛加盟當代東方。此次交易背後,雙方有什麼樣的利益考量?新京報記者於9月20日下午多次致電當代東方董秘辦,電話均未接通。

就支付4000萬元股權對價款是否對上市公司的持續盈利能力造成衝擊,當代陸玖的估值不重新評估是否妥當,當代陸玖的業績是否存在季節性以及此次交易背後的利益考量,新京報記者向當代東方方面發採訪函求證。當代東方公司方面僅表示,謝謝關心關注。

新京報記者 張妍頔 李雲琦

編輯 王宇 校對 何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