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樣力量|將沉睡五年的丈夫“喚醒”,她說已經很滿足了
2019年09月20日11:53

原標題:榜樣力量|將沉睡五年的丈夫“喚醒”,她說已經很滿足了

湯曉紅說,每天下班了就想回家,和丈夫“說說話”。

六年前,丈夫李剛因腦部血管畸形破裂引發腦溢血,雖經過2次較大手術保住生命,但最終成為植物人。湯曉紅不會忘記,2018年夏天,當她把削好的蘋果送到丈夫嘴裡時,丈夫竟然開始細微地嚼動,這是丈夫“沉睡”了五年後的第一次回應。

湯曉紅說,自己從未在乎獲獎或得到怎樣的榮譽,現在丈夫能“醒過來”,她已經很滿足,“就想平靜地生活,撫養兒子長大。”

湯曉紅照顧丈夫。受訪者供圖

“我相信他聽得到”

9月10日晚上,還在上著晚班的湯曉紅接到家人電話,公公舊病複發,再次緊急送醫。9月17日,在上海奉賢中心醫院的病房裡,澎湃新聞記者見到了湯曉紅,趁著照顧公公的間隙,她走到病房盡頭的樓梯里透透氣。

她穿著藍色襯衫,黑布褲子,梳起的頭髮有部分散落了下來。生病、醫院、照顧,最近的六年,這成了她生活里不曾想的“習以為常”。

時鍾撥回6年前,從2013年的“那天”說起。

“80後”的湯曉紅與比自己大兩歲的丈夫自由戀愛,進而成家生子。原本的生活樸素幸福,然而,意外來得猝不及防。

“丈夫以前是做機修的,身體很好的,從來沒有什麼毛病。那天我們一家三口正在吃晚飯,我老公去盛飯的時候腳撞了一下桌角,人就倒在了椅子上。”湯曉紅當時還以為丈夫是中暑了,搶救治療之後,醫生告訴她,丈夫腦溢血,醒過來的幾率不足千萬分之一。她想不明白,一個好好的人怎麼就突然得了病,還是重病。

自己還沒有緩過來,不久,公公也因承受不住打擊誘發腦梗塞,癱瘓在床。

丈夫和公公先後生病,另一邊兒子還在上學,婆婆又體弱多病,當時,她在奉賢巴士公共交通有限公司當票務員,面對醫療費用和家用支出,微薄的工資無異於杯水車薪。

她一邊節衣縮食償還債務,一邊想方設法努力掙錢,起早貪黑選擇最遠的公交路線,就為了多賺幾百塊錢補貼家用,一有時間就主動頂班加班增加收入。她說,自己沒有興趣愛好,過去的幾年也很少逛過街。

2000多個日夜裡,湯曉紅下班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幫丈夫擦身、翻身,防止長褥瘡;吃飯時,她要把食物搗碎,一點點喂給丈夫;每隔一兩個小時,她要邊“喊喊”丈夫的名字,邊給他做康複訓練。

“他應該能聽到我說話的。”湯曉紅的想法非常簡單:丈夫只要還在一天,即使是植物人,她就要照顧好他一天。至於“奇蹟”,她說壓根沒敢想。

然而,“奇蹟”最終發生了。在去年有了第一次回應之後,現在的李剛已經會點頭,還能正常吃飯菜,偶爾還會笑笑。“他現在就像一個小孩,我每天回家就想逗逗他。” 湯曉紅說。

湯曉紅工作中。

“就想平靜地生活,撫養兒子長大”

做票務員的時候,湯曉紅在莘團線,這條線很長,全程走完公交車要開兩個小時。票務員工作一天,休息一天。考慮到自己工作出去了,婆婆一個人在家照顧家人,湯曉紅又不放心了。

2017年,在單位的支持下,她被調到票務室工作,每天上晚班,這樣白天有時間照料家裡。近幾年,公公在進行康複訓練後,漸漸地手腳能動了,大小便能夠自理,也可以下床活動。

湯曉紅的堅強令人動容,卻少有人知,在丈夫倒下的頭三年里,她睡覺前不敢關燈,黑暗讓她變得敏感多慮,只能一邊看電視一邊入睡,絕望的她不是沒有想過“一走了之”。但家人的團結和愛,讓她累的時候可以靠一靠。

在她眼裡,丈夫性格實在,不會花言巧語,婚後倆人沒有拌過一次嘴,有時候自己說話急了點,丈夫就不說話了,處處讓著她。她和婆婆也同樣沒有鬧過矛盾,婆婆一直都把這個勤勞能幹的兒媳婦當做親生女兒看待。丈夫和公公出事以後,不論是娘家還是婆家,兩邊親戚也都給予了很大程度上的關照。

“我不能走,我公公、婆婆也只有這麼一個兒子,我要照顧好他們。”湯曉紅說,自己從未在乎獲獎或得到怎樣的榮譽,她只是捨不得老公,公公婆婆,心疼他們,現在丈夫能“醒過來”,她已經很滿足,“就想平靜地生活,撫養兒子長大”。

說起兒子,湯曉紅更是難得地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兒子一米八四的個子,性格和他爸爸一樣,他不會甜言蜜語地說‘媽媽辛苦了’之類的,有一次我無意說起,聽別人講一個店裡的奶茶好喝,第二天我下班回家桌子上面就放了一杯這個店的奶茶,我生日的時候,他也會買一點小禮物送給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