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樣力量|她在地震安置點大喊“我是醫生,是否需要幫助?”
2019年09月20日10:40

原標題:榜樣力量|她在地震安置點大喊“我是醫生,是否需要幫助?”

兩年多前的一場地震,讓秦豔莉對醫學有了更高的敬畏,也更加堅定了從醫的信念。

那是在2017年8月8日21時19分,四川阿壩州九寨溝縣發生7.0級地震,秦豔莉一家三口乘坐在成都到九寨溝的旅遊大巴中,山坡上滾落的石頭砸中旅遊大巴,秦豔莉毫無意識地被甩出車外,摔斷5根肋骨,但她仍返回事發地,與丈夫一同救人於危難,在就近的安置點內,自告奮勇地為一名名傷員開展救治。

她和丈夫的事蹟被報導後,受到社會廣泛讚譽。兩年多里,榮譽接踵而至。但她卻說:“我只是做了一名醫生該做的事情!”

秦豔莉在上海市第四人民醫院麻醉科重症監護室幫助一名老人做檢查。 澎湃新聞記者 陳斯斯 圖

在地震中被甩出大巴

1977年出生的秦豔莉,是一名平凡的醫生。

她於2008年來到上海,此後一直在上海市第四人民醫院麻醉科重症監護室工作,在這之前,她在家鄉安徽的一家醫院已工作7年。

“重症監護室接收的都是一些病情相對較重的患者,有些剛做過大手術,還有併發症,有些經曆過車禍等等,這裏設備儀器多,能看著那些重症患者從這裏走出去,轉危為安,這是一件讓我感到非常欣喜的事。”從五年的臨床醫學專業畢業後,秦豔莉工作的17年里,都在重症監護室,見證人世間的生死離別。

而兩年前親身經曆的一次地震,更讓秦豔莉刻骨銘心。

2017年8月8日21時左右,秦豔莉一家三口跟隨旅行團乘坐大巴從成都到九寨溝,路上在一戶藏民家吃了火鍋後繼續上車趕路,“當時就剩下10多分鍾的車程了,我坐在最後一排,時間短就沒綁安全帶。”秦豔莉回憶。

讓她沒想到的是,當日21時19分,四川阿壩州九寨溝縣發生7.0級地震,行駛中的大巴,被盤山公路兩旁山坡上滾落的石頭砸中,貫穿了車身後部,最後一排車窗兩側玻璃完全破碎,她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就被甩出車外,胸部和後腦勺隱隱作痛。

幸運的是,丈夫韓聖彪帶著兒子從大巴中逃生。

“救我,救救我!”她和丈夫突然聽到坐在大巴倒數第二排的一對母女正在呼喊,一塊巨大的石頭壓在了他們腿上。而此時,仍然有石塊不斷掉落下來,整個大巴里也都是碎石,遊客們本能地爬出車子。

秦豔莉支持丈夫衝回大巴,與大巴車里的另外三名男子一同展開救援,最終救出了氣息微弱的母女倆,當時這名母親並無大礙,但20多歲的女兒的腿,幾乎被大石塊壓碎了。

林場救援照片 受訪者供圖

衝著人群喊:我是醫生,是否需要幫助?

在導遊的指導下,秦豔莉與遊客們往前走,尋找出路,直到前方出現一縷光。

這縷光來自附近中建林場工作人員自發的一場搜救。隨後,他們被帶到了中建林場的臨時安置點。在那裡,170多人正在等待救援,有人躺在地上,有人坐著,不少人嘴裡發出呻吟。

在丈夫的攙扶下,秦豔莉主動站了出來,衝著人群喊:“我是醫生,大家是否需要幫助?”溫暖的聲音打破了現場肅穆的氣氛,就像黑暗中的一束光,隨之而來的是此起彼伏的“求助聲”。

當時的秦豔莉,還未意識到自己的肋骨骨折了,每次蹲下起立時,胸部都會隱隱作痛。在丈夫的攙扶下,她安慰骨折的傷員,告訴他們平臥休息,防止進一步的身體損傷。

“當時沒有急救工具與設備,很多事情我沒辦法做,不能幫他們止血清創,也沒辦法做影像學檢查,判斷傷情。”秦豔莉在那一刻感受到無助,看到了生命的脆弱。

現場,兩位傷員因傷勢較重,最終不幸去世了,其中一位就是在大巴上的女孩子,“在當時那樣的條件下救活她很難,我去看了她三次,最後一次她瞳孔放大了,頸動脈搏動也消失了,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很殘忍,告訴她媽媽她走了。”每當想起那張再也沒有表情的臉,秦豔莉都會很難過。

一名男遊客也不幸“走”了,秦豔莉發現他的右下腹有一個指肚大小的傷口,流血不止。“我無法判斷他的腸道是否破裂,也沒辦法為他輸凝血因子。”在物資匱乏的現場,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助他採取休克體位,充分保暖,減少傷口惡化。

一晚上,秦豔莉記不得看了多少傷員,也忘了自己的傷痛。直到次日清晨,武警官兵、救援隊、醫療隊先後趕到現場。彙報傷員病情,與醫療隊一起為傷員處理傷口、清創消毒,協助救援隊確定傷員傷情輕重程度,分批轉運傷員到縣醫院。

待大部分受傷遊客入院接受治療,秦豔莉一家三口才在武警官兵的護送下離開災區,而那時她的丈夫韓聖彪沒能及時顧及到自己的傷情,雙手甚至已經發炎化膿。

上海市見義勇為表彰

受訪者供圖

對醫學有了更高的敬畏

右側胸廓5根肋骨骨折,伴有肺部挫裂傷……直到2017年8月11日回到上海,秦豔莉在醫院做了檢查,才發現自己的病情比原先想像的嚴重。整整經曆了2個月的康複期,她才回到工作崗位中去。

秦豔莉夫婦的救人事蹟,被諸多媒體報導。他們收到了《青年報》聯合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為其頒發的二萬元正能量獎金和證書,但他們當場捐出全部獎金,用於災區幫扶。

兩年多里,榮譽接踵而至。他們獲“2017年度上海精神文明好人好事(提名)”稱號、“上海市見義勇為先進群體”榮譽稱號、“虹口區見義勇為先進群體”榮譽稱號、“全國最美家庭”等,秦豔莉還在前不久獲得“第七屆全國道德模範提名獎”。

那場地震後的兩年多里,她想起那些聽到或看到的不幸去世的傷員,仍然會紅了眼眶。

“對於醫生來說,最痛苦的事就是眼睜睜地看著病人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卻無能為力。”她說,如果再經曆一次這樣的災難,她仍然會義無反顧,盡己所能,做不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她的兒子如今回憶那次地震,仍然會為父母當時的舉動感到自豪,“爸爸是最勇敢的,媽媽是醫生,也是最偉大的。”像經曆了一次涅槃重生,秦豔莉對醫學事業有了更高的敬畏,更加堅定了從醫的信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