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曬娃”交易“換娃” 盲盒成青年社交新方式
2019年09月20日03:16

  原標題:收藏“曬娃” 交易“換娃” 盲盒成為青年社交新方式

  當看到一個蹲在地上不開心的玩偶娃娃時,阿蘭(化名)感覺那就是“另一個自己”,馬上把它買了下來。

  很多盲盒玩家朋友經常聚在一起討論玩偶的造型和玩法,交換各自手中重複的款式,這讓阿蘭在北京這樣一座大城市中感到不再孤獨。盲盒成了年輕人中一種新的時尚潮流,許多人在QQ空間、朋友圈、微博等平台上“曬出”人形玩偶。一些以收藏成套人形玩偶為目標的玩家也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交換和轉售盲盒。僅在QQ平台上搜索,就有150多個交流群,其中最大的群人數達1206人。

  阿蘭經常買一些小道具裝飾玩偶,比如游泳圈、房子、帽子,然後按照自己的構想,選擇角度給玩偶拍照。有一次她帶玩偶參加朋友的婚禮,玩偶的造型和婚禮的場景相得益彰,在朋友圈曬出照片後,圈內好友紛紛點讚,不少人問她玩偶的購買途徑。

  盲盒作為潮玩具備的社交屬性很吸引當下的年輕人。泡泡瑪特公司打造了國內專業的潮玩社區——葩趣,為潮玩愛好者提供了線上交流與溝通的渠道。在葩趣上,玩家們不僅可以分享潮流玩具生活,在雲端玩具櫃展示自己的各種玩具,還可以發佈玩具的照片,吸引同好來點讚交流。在其線下門店,用戶可以近距離接觸到更多潮玩,不斷提升購物體驗,還可以通過門店進入微信群等,讓同一個城市誌同道合的年輕人聚集在一起。

  “正是通過線上和線下的多個渠道,泡泡瑪特讓年輕人購買新潮玩、認識‘娃友’、參與‘換娃’,滿足他們對消費、娛樂以及社交等的需求。”泡泡瑪特相關負責人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採訪時說,當下年輕人普遍面臨工作和生活的雙重壓力,熱衷自我、喜歡表達的年輕人急需一個精神寄託,但傳統的消費領域缺少既能滿足審美體驗,又能帶來情感慰藉的產品。因此,泡泡瑪特推出“沒有故事、沒有背景”的潮玩IP,在降低消費者理解門檻的同時,也讓消費者自己賦予潮玩靈魂。

  付裕今年7月看過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後,在商場抽了兩個哪吒系列的盲盒,沒想到抽到了一個“大隱藏”。後來僅用兩個多月時間,他湊齊了9個系列的全部款式。

  付裕會把重複的款式掛在閑魚上賣出。一些常見的款式大部分是按照原價或低於原價賣出,而另一些限量的款式因為在市場上很難買到,所以會有不同程度的溢價。最近他以150元的價格賣出Molly系列的一枚徽章,而當初他是以49元的價格購入的。

  付裕加入了很多交易玩偶的圈子,在一個QQ盲盒交易群裡,對一些剛剛“入坑”的新手,他會耐心地給他們介紹一些專業名稱,也會分享一些收藏玩偶的經驗。群裡非常火爆,幾乎每天都一直有人或換或賣玩偶。

  許多玩家通過玩偶找到了更為輕鬆的社交方式。一位網友終於抽到了期待已久的哪吒系列的隱藏款——祥龍,在群裡曬出圖片,其他網友紛紛表示祝賀。為了分享他的喜悅,他以很低的價格售出兩款基礎款玩偶,並且還打算把自己一些重複的款式送給其他玩家。

  許多玩家除了發一些自己想要交換和賣出的玩偶,也會標註想要認識更多的“娃友”,還會交流玩偶以外的生活。一些二手交易市場也支持線下交易,讓“娃友”也成為線下的好友。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王聰聰 實習生 張芸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