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發整體計算戰略 華為栽樹誰乘涼
2019年09月19日00:04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華為栽樹誰乘涼

  一個華為領跑的生態系統正在形成。9月18日,華為在2019華為全聯接大會首次對外發佈“計算戰略”,一個面向端、邊、雲的全場景AI基礎設施方案浮出水面。華為副董事長胡厚崑同時表示,華為不直接對外銷售獨立的處理器,而主要以雲服務的方式向客戶開放。實際上,今年以來,華為已經持續發佈了多種系統、解決方案及硬件產品,並向外界表達出開放的態度。但目前看來,華為生態構建較晚,系統不夠完善,與Apple、Google這些“先行者”相比,能否後來居上還是未知數。

  首發整體計算戰略

  這是華為第一次發佈整體計算戰略,該公司將主要從四個方面來佈局,包括對架構創新的突破、對全場景處理器族的投資、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商業策略,以及不遺餘力地構建開放生態。

  架構方面,華為此次推出了達·芬奇架構,以實現計算和智能的無處不在,到目前為止,達·芬奇計算架構是業界唯一能夠覆蓋“端、邊、雲”全場景的處理器架構。華為認為,目前產業界算力供給稀缺,算力供給的關鍵在於處理器的效能,當摩爾定律已經幾乎走到極限的時候,必須要在處理器架構上尋求突破,用新的處理器架構來匹配算力的增速。

  而處理器是整個計算產業最基礎的部分,目前,華為已經發佈了多個系列的處理器。具體包括支援通用計算的鯤鵬系列、支援AI的昇騰系列、支援智能終端的麒麟系列及支援智慧屏的鴻鵠系列。未來,華為還將持續不斷地對處理器進行投資,推出一系列處理器,面向更多的場景。

  此次大會上還有一款最受矚目的產品,當前全球最快的AI訓練集群——Atlas 900。據介紹,這款產品由數千顆昇騰處理器組成,在衡量AI計算能力的金標準ResNet-50模型訓練中,Atlas 900只用59.8秒就完成了訓練,這比原來的世界紀錄還快了10秒。這相當於短跑冠軍跑完終點,喝完一瓶水才等到第二名。

  商業策略上,華為副董事長胡厚崑表示,華為將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方式,即不直接對外銷售處理器,而是主要以雲服務的方式,面向客戶開放部件。

  在開放生態方面,4年前華為首次發佈的沃土計劃發展了130多萬開發者和14000多家ISV(合作夥伴)。今年,華為升級了沃土計劃,投資15億美元,希望使開發者的規模擴大到500萬人,使全球合作夥伴能發展應用及解決方案。“我們與各地的政府、合作夥伴一起,結合當地的優勢,打造鯤鵬計算產業的創新基地和孵化平台。以平台為載體,聚合生態夥伴,開展應用示範,培養產業人才,孵化產業標準。目前工作開展非常順利,我們已經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落地,預計未來將會有更多的合作夥伴,加入我們的行列。”

  開放的生態

  今年以來,華為持續“發”力,系統、手機、芯片……各種科技前沿智慧新品接踵而至。8月9日,華為發佈面向全場景的分佈式操作系統——鴻蒙OS;8月16日,華為首款5G手機Mate 20 X 5G版正式發售;8月23日,華為發佈最新AI處理器“昇騰910”及全場景AI計算框架;9月6日,華為推出最新一代5G集成芯片麒麟990系列;9月19日,華為還將推出搭載麒麟990芯片的Mate 30和搭載鴻蒙系統的首款智慧屏。

  從芯片、雲計算、系統,再到計算方案,華為正在建成屬於自己的大生態體系。同時,不只是計算產業領域,華為在這些領域也正在以開放的姿態面向市場和合作夥伴。

  近日,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接受英國《經濟學人》採訪時坦言,華為願意將5G技術對外許可,讓外國公司以一次性交易的方式獲得華為的5G技術和工藝。“當我們把技術全部轉讓以後,他們可以在此基礎上去修改代碼。華為的5G技術對外許可並非是每年繳納年度許可費,而是一次性交易。我們希望西方能縮短往前走的平台路徑,所以許可其他公司完整拿到我們的技術。”

  對於任正非的說法,胡厚崑在全聯接大會上回應稱,除了消除安全質疑的因素,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可以讓全球供應鏈上更多參與者公平競爭,從而製造一個與華為實力相當的競爭對手。此外,華為消費者業務CEO餘承東在華為P30系列發佈會後的採訪中也表示,對華為5G芯片銷售給Apple保持開放。

  系統尚需完善

  初期,華為的生態系統只供自己使用,但北京商報記者瞭解到,如今有不少國內的廠商已經或正在進入華為生態。

  在雲計算方面,2018年,康佳與華為雲達成合作,通過攜手華為雲,康佳有效實現了數字電視解決方案的雲端部署,不僅如此,通過對用戶行為數據進行大數據實時分析,康佳進一步構建和完善了智能電視廣告精準投放平台,智能電視的廣告業務得以快速上線並精準投放。

  某彩電廠商內部人士此前也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未來該品牌的彩電可能搭載華為的鴻蒙系統與芯片。

  只是,與Apple、Google相比,華為的生態建立得較晚,目前看來還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以鴻蒙為例,資深通信專家康釗強調,鴻蒙系統在技術上不是問題,主要是生態系統不完善,在這種情況下,鴻蒙又需要實際應用,以便更成熟,那就只能用於工業互聯網之類的用戶感知不明顯的系統。

  電信分析師馬繼華指出,鴻蒙系統的缺點就是生態不完整,對於開發者來講有很高的學習成本,包括開發的成本、用戶學習使用的成本,在這方面新系統有很大的壓力。對於這一點,餘承東也坦言將繼續完善生態。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華為建成了自己的生態,也需要有合作夥伴的參與才能正常運行。比如全球有無數個Android的開發者,但鴻蒙的開發者可能還很少。另外,小米從更早的時候就開始佈局自己的生態,如今已經形成一定規模,雙方未來在生態領域的競爭想必會比手機市場還要激烈。而這些都是華為所要面對的挑戰。

  “不過,場景應用是一個發展趨勢,不管是Apple還是Google,都在往這方面發展,其他的企業也在做。這個趨勢是一定的,至於哪個系統會成為主流,就要看誰的規模做起來最快,誰的技術最好,誰能夠被用戶所接受。”馬繼華說。北京商報記者 石飛月

  圖片來源:企業官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