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鋼首次系統回應2015股市危機 糾正監管"父愛主義"
2019年09月19日00:23

  原標題:重磅!肖鋼首次系統回應2015股市危機,過度“牛市情結”對市場有害,糾正監管“父愛主義”,杠杆風險有新變化

  來源:券商中國

  9月18日晚,在薊門法治金融論壇上,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證監會原主席肖鋼十分坦率的談到2015年股市危機中的得與失。

  肖鋼說,過度的“牛市情結”會影響監管者心理和行為,媒體在股票市場中作用變得日益重要和複雜,設立金融委是邁出完善應急處理機製的重要一步,糾正監管“父愛主義”要實現“六個轉變”。當前,杠杆風險已經有了新的變化,不容小覷。

  要點一:主張要有牛市,但過度的“牛市情結”對市場有害

  這並不是肖鋼首次公開談論2015年股市異常波動,但絕對是最為系統的一次。肖鋼報告的題目是,《終結“牛市情結”——從2015年股市危機中學到了什麼?》,從“牛市情結”產生的根源、到政策傾向分析,以及政府和市場關係如何處理好,肖鋼進行了系統闡述。

  “我主張要有牛市。”肖鋼一上台便開宗明義,但是如果是不正常的牛市情結,對真正牛市沒好作用,進而造成牛短熊長。從過去走勢來看,A股市場牛短熊長是客觀事實。

  肖鋼表示,當前全社會廣泛存在“牛市情結”,其原因在於:在上漲市中市場參與者都獲得了好處。在“牛市情結”下,政策以寬鬆基調為主,呈現“刺激政策多、控製政策少”的特徵,導致股票市場發展政策驅動特徵。

  他進一步強調,把股市上漲作為監管部門的政績,對政府形成隱形約束,監管部門把股市上漲看成政績是不應當有的情結。

  同時,從政策製定來看,A股市場政策“寬多嚴空”,做多市場政策比較多,對做空市場政策很嚴格,但往往適得其反,使得市場因為多空平衡機製沒建立,進而促進牛短熊長的特徵。

  在總結造成“牛短熊長”的原因時,肖鋼還提到,首要原因在於上市公司質量普遍不高,企業進出不暢;二是A股投資功能比較薄弱,價值投資理念較難推行;三是缺乏做空和製約的力量;四是政策目標頻繁轉移,影響市場預期;五是中小市值股票長期估值偏高,六是監管短期行為。

  肖鋼還表示,媒體傳遞信息、助推情緒的特質使其在股票市場中的作用變得日益重要和複雜。媒體已成為股票定價因素之一。

  “現在媒體報導很容易在股票市場中,在全球範圍內瞬間形成一致預期。媒體不要過多報導股市的短期漲跌,這不利於股市發展。”肖鋼說,媒體報導很重要,一定要準確、客觀、專業。

  要點二:註冊製可糾偏存量公司過高估值

  市場總說,股市為什麼不是宏觀經濟的晴雨表?為什麼A股老是和GDP不太匹配?

  肖鋼表示,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上市公司的質量總體,特別是有一部分不具備長期穩定經營能力的企業出不去,有潛力或者發展比較好的企業進不來,也不好進來。

  A股市場中小市值股票長期估值偏高,推進註冊製很可能對原來存量高估值公司的估值進行糾正。這將對整個市場產生重大影響,這是註冊製要穩妥推進、要試點的重要原因。

  同時,A股投資功能比較薄弱,價值投資理念很難推行,趨勢投資投機成為主流。因為我們的換手率特別高。雖然我們有公募基金,有機構投資者,但是由於參與基金的基民也是反複贖回,使得機構投資者行為也散戶化。

  有統計資料顯示,偏股型公募基金20年來大體的平均年回報已經達到了16%。但是多數基民享受不到,原因也是在於快進快出、頻繁申贖。

  此外,A股市場缺乏一些做空力量的製約。做空手段是保證市場穩定發展的手段,但我們往往把它看成貶義的、負面的因素。

  “當然,對於故意造謠的行為要嚴厲打擊。”肖鋼強調。

  要點三:股市泡沫往往發生在經濟轉型期,2015年泡沫存必然性

  肖鋼表示,股市的泡沫往往發生在經濟轉型期,通過數據測算,我國七次泡沫都是處於貨幣相對寬鬆的時期,期中有三次是處於經濟偏快增行時期,四次是經濟轉型時期。

  肖鋼表示,原因在於經濟轉型期實體經濟回報比較低,新舊動能轉換,新的增長點前景不明朗,容易出現金融脫實向虛,助推投機熱潮,催生資產泡沫。從國際經驗看,境外市場在經濟轉型期也時常發生資產泡沫。而從A股市場過去的經驗來看,過於寬鬆的貨幣政策和充裕的流動性很容易衝擊資產市場的價格,導致泡沫。

  “股市自身體製機製的完善並不是股市上漲的必要前提條件。我國2015年產生股市泡沫不是孤立的,而是客觀必然的。”肖鋼說。

  要點四:2015年政府果斷出手防範了系統性風險發生

  肖鋼表示,特殊時期政府必須果斷出手。

  2015年的異常波動與曆次的暴跌不同,是在於2015年的股市危機是由資金杠杆導致的流動性危機,引發了投資者大面積恐慌,危急情況非同尋常。如果不是杠杆資金,市場本身有一種穩定機製,會趨於平衡,而杠杆資金影響下,會加速市場下跌,出現股市的踩踏現象。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必須果斷出手,防範可能發生的系統性風險。

  在談及當前市場還存在2015年的市場風險時,肖鋼表示,是杠杆風險。杠杆風險近期表現不僅是借錢炒股,而且融資質押風險也暴露出來了。

  要點五:救市資金市場收益較好是因為政府往往在極端情況出手

  肖鋼表示,如果發生系統性風險,受影響最大的將是銀行,券商、基金的自有資金較少。

  救市的錢是採取市場化方式籌集,支付的也是市場化的利率。所以實際上是商業銀行用了自己的資金保持了股票市場穩定,避免了自己的損失。

  從現在來看,雖然政府的出發點不是為了獲得經濟效益,但最終是有效益的。

  “這個道理很簡單,因為是最低迷的時候買,未來幾年總要升值的。”肖鋼說,所以不僅中國的救市是有效益的,同樣的情況美國也是有收益的,當然政府絕對不是為了經濟效益。

  要點六:設立金融委是完善應急處理機製的重要一步

  肖鋼表示,坦率說,在處置危機過程當中,確實存在這樣那樣的不足。

  他建議,要完善應急處理機製,包括完善應急處置的法律規定、明確政府救市啟動的標準和原則、從國家層面建立常態化危機應對機製、健全信息共享和風險監測機製、完善市場預期管理機製等。

  肖鋼表示,不僅股票市場,其他的金融市場可能還會發生暴漲暴跌、大起大落的情況,這是難免的。當前金融委成立應該更多地承擔起處置和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職責。

  同時,他指出,在信息共享和風險監測機製方面,當前仍然欠缺。

  “監管的分割、數據的孤島等這些現象仍然存在,所以怎樣來加快建設信息共享的機製,特別在這個基礎上,還要建立風險預警模型預防系統性危機的演變,尤為重要。”

  要點七:糾正“父愛主義”,監管要實現“六個轉變”

  肖鋼表示,要糾正監管上的“父愛主義”是我們在總結曆史,特別2015年就是股市風波異常波動和危機的時候得出了一個很重要的經驗教訓。

  深刻理解股市價格的信號,不以漲跌論,管好政府和監管有形的手,做監管應該做的事情。

  作為監管機構,第一位職責應該要明確,就是要怎麼把市場發展起來,特別不要把股市漲跌作為市場發展的考核。“所以類似當年我們考核的指標,這個肯定是不對的。”

  當然,特別要防範監管套利。監管的定位,就是“兩維護、一促進”,維護市場公開、公平、公正,維護投資者特別是中小投資者權益,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

  肖鋼建議,推進監管轉型要實現“六個轉變”:

  一是監管取向從注重融資,向注重投融資和風險管理功能均衡,更好保護中小投資者轉變;

  二是監管重心從偏重市場規模發展,向強化監管執法,規則,結構和質量並重轉變;

  三是監管方法從事前審批,向加強事中事後、實施全程監管轉變;

  四是監管模式從碎片化、分割式監管,向共享式、功能型監管轉變;

  五是監管手段從單一性、強製性、封閉性,向多樣性、協商性、開放性轉變;

  六是監管運行從透明度不夠、穩定性不強,向公正、透明、嚴謹、高效轉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