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友時代赴港IPO 衝刺女性遊戲第一股
2019年09月19日17:22

  來源:IPO那點事

  玩友時代將成為第一家擬登陸港股的女性向遊戲公司。

  網絡上流行一句話,叫做“購物賺女人的錢,遊戲賺男人的錢”。

  但是當下,女性玩家接觸的遊戲類型也日益豐富,除了模擬經營類、解謎類、三消類遊戲等輕度遊戲外,策略類和動作類重度遊戲的女性玩家占比也逐步增多。

  顯然,玩遊戲已經不再是男生的消遣特權,女性向遊戲逐步在遊戲榜單佔據了一席之地。而女性向遊戲的本質在於滿足各年齡段不同女性在各種場景中的心理、情感與文化需求。

  玩友時代(Friend Times),就趕上了這一波浪潮,在達到行業領先地位之後,決定赴港主板IPO。

  根據招股書顯示,在中國女性向手遊領域中,玩友時代已達到了領跑行業的地位,2018年,公司在女性向中國古風手機遊戲市場中的排名不僅保持首位,而且佔據了31.5%的份額。

  截至2019年7月31日,玩友時代的累計註冊玩家達約9950萬人,2019年前7個月,平均每月付費玩家達23.49萬人。

  玩友時代若能成功上市,將成為第一家擬登陸香港資本市場的女性向遊戲公司。

  1

  深耕8年,開始“破圈行動”

  玩友時代自2010年成立至今,一直專注於女性向古風遊戲的開發。該公司已推出了多款手遊產品,包括自主研發的三大王牌《熹妃傳》、《熹妃Q傳》和《宮廷計手遊》。

  根據申報稿顯示,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熹妃傳》、《熹妃Q傳》和《宮廷計手遊》的營收分別為:0.97億元、1.82億元和1.05億元,共計3.84億元,占遊戲總收入的97.8%。且2018年三大王牌遊戲的收入占遊戲總收入的96.3%。

  (圖片來源:招股書)

  《熹妃傳》、《熹妃Q傳》和《宮廷計手遊》這三款遊戲推出的時間為1-4年,目前均處於生命週期中的穩定成熟期,在這個時期內,遊戲已積累玩家群及市場占有率,遊戲收入傾向穩定。

  《熹妃Q傳》還與國家5A級人文景區虎丘的雙向聯動,在遊戲中植入場景向年輕玩家普及人文場景和曆史知識,使其建立起更廣泛的用戶基礎。

  這些女性向古風手遊因為引入了眾多優質的中國傳統文化元素,為玩家打造了一個可以領略真實古代生活的互動場景,同時讓玩家在玩遊戲的同時深入體會古典文化,這種沉浸式的古風體驗也成為了古風手遊廠商突圍的關鍵,玩友時代可謂是將此做到了極致。

  同時,當遊戲走出國門的時候,古風類手遊對中國古典文化“走出去”也有較好的傳播作用。

  2019年第一季度,玩友時代在海外市場取得的收入為1.01億元,占公司總收入的25.8%; 2016至2018三年海外累計總收入為4.95億元,復合年增長率為61.5%,海外收入占比公司總收入為18.9%。

  (圖片來源:招股書)

  這些數字的增長不只體現了玩友時代在古風女性向領域深耕的成績證明,還顯示出了女性向遊戲市場規模的快速增長,這也意味著女性向古風市場有著足夠潛力,去拓展更廣闊的海內外市場。

  除此之外,玩友時代的“破圈行動”也涉足了二次元領域,新上線的手遊《精靈食肆》則重點針對二次元世界。

  據伽馬數據發佈的《2018年二次元遊戲發展狀況報告》顯示,雖然2018年的女性用戶消費市場達到了490.4億元,可市面上針對女性玩家的遊戲還是相對較少。所以,這對於玩友時代來說,是一場充滿想像力的盛宴。

  2

  加速“為愛付費”,女性用戶釋放巨大消費潛力

  一直以來,網絡遊戲領域存在兩種付費模式:一類是為了打敗其他人而“為贏付費”;一類是為自己的喜好而“為愛付費”。

  常言道:“女人和小孩的錢最好賺。”在以女性為主要受眾的遊戲里,由於女性情感更為細膩豐富,對虛擬角色的認同感和沉浸度較高,將更容易“為自我滿足”而消費。

  比如,電視劇《甄嬛傳》中 “賤人就是矯情”的台詞,還是孫儷扮演的熹妃都得到了劇迷們的喜愛。此時,玩友時代推出了《熹妃傳》和《熹妃Q傳》,彌補了劇迷們想試水“攻心計”的幻想,只要花點時間,花點金錢,就可以體會到後宮的謀略,何樂而不為呢?

  2013年,手機遊戲付費比率僅有12.6%,5年之後增長到了64.8%,年復合增長率為38.8%。

  同時,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調查數據顯示,中國手機遊戲市場付款比率在2023年將達到80.1%。

  (圖片來源:招股書)

  根據Sensor Tower的數據,《戀與製作人》上線一個月iOS流水就超過了1億,而《奇蹟暖暖》國際版《Love Nikki-Dress UP Queen》上線近一年,其全球iOS流水已經超過一億元人民幣。

  與《戀與製作人》一起大火的《旅行青蛙》國內超過3000萬下載量,玩家在遊戲中花費了200萬美元,且遊戲玩家71%為女性。

  與此同時,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資料顯示,2018年國內女性向手遊市場總收入為411億元,當然其主要收入來源除了類似《熹妃傳》這樣的劇情向手遊,還包括了像《開心消消樂》、《賓果消消樂》這一類的非劇情向休閑遊戲。而據估計,2019年國內女性向手遊市場規模將為496億元。

  (圖片來源:招股書)

  隨著移動網絡的普及,國內女性玩家數占比也從2013年的0.48億人上升至2018年的2.56億人,復合年增長率為39.6%,預估2019年女性手遊用戶總數為2.88億人次。

  (圖片來源:招股書)

  在感知到手遊付費市場前景廣闊的同時,女性玩家的氪金能力也同樣讓人佩服。

  3

  女性玩家崛起,玩友時代該如何發展

  雖然業績水漲船高,遊戲市場前景廣闊,但玩友時代仍然面臨三大風險。

  當前,玩友時代的營收95%以上均來《熹妃傳》、《熹妃Q傳》和《宮廷計手遊》,且連續幾年均靠這三款遊戲獲利,能否推出吸引玩家的新遊戲則成為公司的挑戰。

  好在女性向遊戲比棋牌遊戲少了賭博的成分在,但國家的政策卻不容忽視的。從去年下半年以來,國內遊戲市場版號的下發有明顯的收緊,那玩友時代的儲備遊戲何時能拿到號碼或者能否拿得到呢?

  公司內在問題還未解決,遊戲市場也不得消停。

  在當下的國內市場,開發商們更是為發展女性向遊戲策略百出。例如,騰訊和西山居發揮經典IP價值,主打戀愛體驗,重視女性情感訴求,完美世界主打“輕度”遊戲,重視女性的遊戲體驗感,阿里則領養起了中國的蛙兒子。

  除開純女性向遊戲的開發與代理,在比較硬核的MOBA遊戲內,也做出了改變。例如騰訊手遊《王者榮耀》和網易遊戲《決戰平安京》,近期推出了很多面向女性玩家的英雄與皮膚。傳統的女生ORPG遊戲則從代言人入手親近女性玩家,完美世界的手遊《新誅仙》請來了王俊凱,網易《大話西遊》手遊也請劉昊然代言。

  玩友時代是專做女性向遊戲的公司,3月份首次提交招股書失效後再次發力,這家成立了8年的公司在港股上市也是曲折。

  但是作為開年以來第三家申請港股主板上市的遊戲公司,玩友時代依舊選擇申請港股IPO也彰顯了其嚮往海外市場擴大發展的決心。

  即便公司賽道和市場空間的進一步拓寬,但業績的短板和政策的鍘刀也岌岌可危,玩友時代的未來,我們拭目以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