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正過山海關 專家:發展民營經濟的壁壘仍需破除
2019年09月19日01:24

  原標題:改革闖深水 投資正過山海關

  □記者 徐揚 王炳坤 汪偉 瀋陽報導 來源:經濟參考報

  120億美元!9月5日,遼寧寶來企業集團有限公司與世界著名化工企業利安德巴賽爾工業公司在遼寧盤錦簽訂輕烴綜合利用項目合資合作諒解備忘錄。這是雙方計劃在未來10年內的投資額。

  從今年1月遼寧港口集團有限公司揭牌,招商局集團出資整合大連港和營口港,到3月全球石油巨頭沙特阿美與中方企業在遼寧省盤錦市設立合資公司,投資額超百億美元,再到6月恒大集團與瀋陽市簽署協議,在新能源汽車等多個領域投資約1200億元人民幣……投資正過山海關的勢頭不減。

  從幾年前的“投資不過山海關”到今年的“投資正過山海關”,遼寧發生了什麼?《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期對此進行了調研。

  三大因素彙聚 資本聞風而動

  你們為什麼關注東北?機遇。記者近期密集採訪了來遼寧投資的阿里巴巴、恒大、京東、蘇寧、寶馬等一批企業,他們首先給出了這個共同答案。

  ——經濟複蘇釋放了市場機遇。

  遼寧是東北老工業基地經濟體量最大的省份,佔據東北三省的半壁江山。然而2014年以來,遼寧省經濟增速開始出現明顯下滑,2016年一度成為全國唯一的負增長省份。2018年開始,遼寧省經濟逐步走出低穀,連續小幅穩步提升。今年上半年,遼寧省經濟增長5.8%,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超過了全國平均水平。

  “春江水暖鴨先知。”中國東北振興研究院副院長李凱說,東北經濟尤其是遼寧經濟率先企穩後,其投資價值正在顯現,企業界聞風而動。

  恒大集團相關負責人說,瀋陽是一座正在崛起的現代汽車之城。恒大選擇瀋陽,看中的是瀋陽擁有堅實的裝備製造業基礎、雄厚的零部件配套能力和完備的汽車產業體系。

  阿里巴巴集團相關負責人也表示,東北是退出計劃經濟最晚的地區。計劃經濟越強的地方,越需要走市場化,而且挑戰非常大,但也是阿里巴巴數字經濟最能發揮作用的地方。數據顯示,去年三四線城市的消費增長速度非常快,由北上廣深向四五線城市推進。東北也必將迎來更大的內需市場。

  走勢向好,物流業感受更為直接。“去年京東在東北地區的市場訂單量增速最快。”京東物流集團東北區域分公司總經理李斌說,僅在遼寧,京東固定資產投資就超過了26億元。未來三年,京東在遼寧累計投資將超過82億元。

  ——政策紅利帶來了發展機遇。

  資本關注東北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央打出的一系列政策“組合拳”。

  從《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若干意見》到《東北振興“十三五”規劃》,從“六省八市對口合作”到“新一輪東北振興三年滾動計劃”……新一輪東北振興戰略啟幕以來,國家針對東北三省的振興政策連續推出。

  近期,京東集團數字經濟產業園落戶遼寧省沈撫新區,這裏就是新一輪振興政策的富集區。2018年9月,國務院批複了《沈撫改革創新示範區建設方案》,支持將沈撫新區打造為東北老工業基地改革創新的先行區。此前,騰訊公司與遼寧省達成戰略合作,重點之一也是將沈撫新區作為推動“數字遼寧”建設的重要區域。

  恒大集團相關負責人在談到佈局東北時也表示,既是積極響應國家振興東北的號召,也是看到了東北正以產業轉型升級推動全面振興的現狀。

  國家將設立東北振興專項轉移支付;加快推進國企國資改革取得突破;採取更大力度開放措施,打造重點面向東北亞的開放合作高地……6月6日召開的國務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領導小組會議上,一系列新部署再次聚焦東北,企業投資北上的動能將更加強勁。

  ——區位優勢提供了擴產升級機遇。

  在遼寧省朝陽北票市經濟開發區內,總投資10億元的一諾環保產業園正在加緊施工,一部分建成的廠房已經開始投產。產業園負責人徐斌指著園區內一塊展板說,海水淡化技術、農村廢水回收處理技術等儲備技術,早在企業沒從北京搬遷時,已經具備了批量化生產的條件。只是北京空間有限,企業擴建受到限製。“在朝陽,企業的很多規劃都可以實現。”

  9月初,建在葫蘆島經濟技術開發區的“建昌縣飛地產業園”傳來好消息,建昌縣與浙江金磐專業園區運營管理公司成功簽約,雙方將共同推進江浙籍的30家總部經濟企業和22個裝備製造項目到這裏落戶。

  遼寧省發展改革委地區處處長李勇說,遼寧擁有超過2000公里的海岸線,境內高速、高鐵、機場等基礎設施較為發達,省內有的區域毗鄰京津冀,有的靠近東北亞的中心,近期眾多來自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地區的企業前來投資,就是看中了這裏的空間資源。

  改革闖深水 投資加速度

  “我要勸勸企業家,一定要親自到遼寧看看。”佳合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袁蘇說,我們過去在江蘇都聽說東北營商環境差,但是今天看到的情況並不是這樣。企業在瀋陽市康平縣投資1.2億元,去年5月與當地政府簽約,今年3月就建成投產,“這樣的速度是很快的”。

  投資紛至遝來的背後絕不僅僅是“機遇”這麼簡單,更有多年來遼寧瞄準營商環境,全面深化改革的系列努力。這為今天迎接資本做足了準備。

  2016年底,東北地區首部規範營商環境建設的省級地方法規《遼寧省優化營商環境條例》出台。

  2017年1月,遼寧省《政府工作報告》連續用了“凡是與國家法律法規不一致的規章、文件一律清理、修改或廢止”等八個“凡是”為營商環境立規矩。隨後,成立全國首個省級營商環境建設監督機構,負責全省營商環境建設、監督、檢查工作,受理相關投訴、舉報,查處營商環境建設違法違紀行為。

  2018年,遼寧提出“打造發展環境最優省”目標,並設立具體指標,強化督導檢查。

  ……

  一系列重磅改革舉措下,東北的營商環境明顯好轉,讓資本放心來此投資。

  最近,總投資10億元人民幣的東旭智能服務機器人項目在遼寧錦州開工建設。來自北京的東旭集團錦州光電產業園總裁賈英才表示,集團5月9日項目簽約,6月6日就辦好多個手續,工程順利啟動。“沒想到這裏的辦事效率,超過了集團已有投資佈局的許多南方地區。”

  上半年,遼寧錦州市開(複)工億元以上項目達到148個。“營商環境的改變,招商部門感觸最深,雖然工作壓力還是很大,但是招商的難度在下降,以商招商的氛圍也越來越強。”錦州市經濟合作中心主任夏學軍說,這種條件下,市委書記、市長親自高頻次外出招商,就有了這樣的成績。

  在遼寧,改革不僅有規定動作,來自市縣的一批自選動作,形成了優化營商環境的合力。

  在遼寧省沈撫新區政務服務中心,來辦理公司設立業務的遼寧中微融通科技公司的一位負責人僅用了十幾分鍾就辦好了業務。“這裏的服務太便捷高效了!”她說。

  《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政務服務中心看到,通過新技術的應用和審批流程再造,這裡實現了人員等候最多不超過15分鍾,企業開辦辦理時限不超過四個小時等全國領先的服務效率。沈撫新區行政審批局局長王鶴錦說,今天應用的技術和改革過去也能做到。“為什麼今天成功了,關鍵是工作人員能夠從辦事群眾的角度想問題、解決問題,自主改革。”

  今年8月,遼寧沈撫新區舉行第二批重點項目開工儀式,投資規模達到138億元的57個項目破土動工。今年上半年,沈撫新區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50%,新增註冊企業數量同比增長248%……

  不久前,擁有中科院強大技術支撐的中科北方投資發展有限公司與鞍山市政府簽約,決定投資60億元建設半導體項目,目前已開始選址、論證等前期工作。公司總經理陳華介紹,很多地方都向我們伸出了“橄欖枝”,之所以選擇鞍山,跟這裏務實、優渥的環境密不可分。“市主要領導親自幫我們對接投資基金、吸引技術人才團隊,市相關部門快速辦理手續、派‘項目管家’上門服務,預計明年年初項目就能開工建設了。”他說。

  在遼陽,副市長何亞瓊說,面對投資關注遼寧,各地更要搶抓機遇比拚“內功”。以遼陽為例,除了做好“規定動作”,還率先成立了市級行政審批局,形成“一枚印章管審批”的遼陽模式,率先推行了“一窗一人一機多系統”辦稅模式等等。

  相比改革取得的實效,觀念理念發生的根本變化,還讓資本看到了改革後勁。去年起,植根東北近10年的京東集團加速了在遼寧的智能倉庫等物流基礎設施建設。李斌說,對於遼寧,更為深刻的變化在思想觀念,這讓企業看到這個地區改革振興的後勁。李斌7月18日去營口市考察並商定一些投資項目,19日一早營口市就發來消息稱“初步為企業找到了投資地點”。“營口方面因為京東從約定考察到行動時間短,笑稱看到了‘京東速度’,實際上營口更讓企業見識了‘營口速度’。”

  改革不僅局限於營商環境,今年4月,遼寧省國資委集中拿出52戶省屬國企向社會公開推介,吸引各類資本參與混合所有製改革。這是遼寧近幾年推進國有企業引資合作,積極穩妥推進混合所有製改革的又一重要舉措。

  與此同步,加快推進涉企行政事業性零收費,基本完成地方國有企業廠辦大集體改革,全面完成殭屍企業處置……一系列改革佈局,為投資入關打開了大門。

  投資結構優化 改革仍需加力

  “這次投資過關,對遼寧意義重大!”李凱說,這一輪投資東北有兩個鮮明特點。一是投資主體多元化,外資和民營資本唱主角,投資是市場選擇而不是政府主導。今年上半年,遼寧民間投資占固定資產投資超過七成,民間投資額比去年同期增長5.1%。二是投資結構高端化。即使在一些傳統領域,也沒有搞簡單的追加投資,而是更多向技術升級改造和延伸產業鏈條上發力。

  在遼寧長期以房地產業務為主的恒大集團,此次將投資重心轉向新興製造業,發展新能源汽車、新能源電池和輪轂電機等產業。沙特阿美在盤錦的石化項目,也並不是傳統的煉化板塊,投產後將形成1500萬噸/年煉油、150萬噸/年乙烯和130萬噸/年對二甲苯的生產能力,對促進遼寧石化產業結構調整及地方經濟發展、優化全國石化產業佈局都將發揮重要作用。

  隨著海內外投資加速佈局,遼寧經濟前景看好。但與此同時,許多政府官員和專家學者對振興有著清醒的認識,認為製約經濟發展的深層矛盾並未根除,改革發展還不能歇腳停步。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教授常修澤表示,儘管當前“投資正過山海關”勢頭逐步形成,投資優化的方向初步顯現,但這種好局面只是開了個頭,還不穩固。特別是這些投資項目主要來自大企業,投向大城市,而且有的還處於協議期,尚未進入動用真金白銀的階段。

  此外,作為中國的老工業基地,遼寧的國資、國企占比偏高,重工業、傳統工業份量偏重,這些都是遼寧調整經濟結構的難點和痛點。

  李凱認為,透過投資複蘇不難看到,新一輪東北振興戰略和工作的效果已開始顯現,未來遼寧還要下大力氣繼續優化營商環境,深化各個領域的體製機製改革,讓“投資正過山海關”成為“投資爭過山海關”。

  一些基層幹部也坦言,目前有的地方幫扶企業還停留在辦事便捷、“門好進、臉好看”的“1.0”版本,亟須向找準“痛點”、打通瓶頸的“2.0”版本升級。當前,東北三省大力改善營商環境,在服務企業等方面出台了很多辦法,但涉及大企業、大項目的多,潤澤中小微企業的相對較少,要將營商環境建設推向深入,關鍵是形成一視同仁、公正公平的投資沃土。

  此外,城市間發展不平衡問題仍然客觀存在,投資接續性仍然不強。《經濟參考報》記者調研發現,雖然遼寧的大城市發展形勢較好,但是其他城市,尤其是縣城經濟的經濟活力仍然較低。個別城市甚至仍沒有網約車、共享單車等新經濟業態。

  投資數據上雖然整體向好,但仍存在個別季度、月份出現負增長的情況。相關專家表示,這主要因為投資上還是過分依賴大企業、大項目,再造微觀主體的困難還有很多,大力發展民營經濟的壁壘還需要進一步破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