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許家印共進晚餐
2019年09月19日00:21

  成見 | 和許家印共進晚餐

  原創: 觀點地產新媒體 觀點

  置身於龐雜喧鬧的外部世界,多數情況下我們並不是先理解後定義,而是先定義後理解。

  暖黃色的燈光與“恒大集團答謝晚宴”幾個大字相互映襯,彰顯著許家印造車的決心。

  許家印很忙。

  9月11日,他飛赴1.8萬公里以外的德國,與60多位汽車領域的董事長、CEO共組“最強飯局”;隨後,又趕往意大利考察賓尼法利納總部、馬涅蒂馬瑞利集團。

  過去一個星期,許家印輾轉於生意場上的觥籌交錯之間,但舟車勞頓似乎絲毫沒有影響到這位企業家的心情。

  照片中,坐在長方形西式餐桌兩旁的企業家們舉著手中的酒杯,衝著鏡頭熱情的招手微笑,

  許家印穿著深色的西服,坐在長桌的中間,但鏡頭依舊捕捉到了他的身影,只見他右手舉著香檳,左手因向前招手的緣故略顯模糊,許家印咧著嘴,露出一口白牙,笑著的雙眼眯成了一條縫。

  暖黃色的燈光與“恒大集團答謝晚宴”幾個大字相互映襯,彰顯著許家印造車的決心。

  許家印的晚餐

  自2017年11月入局法拉第未來算起,恒大涉足新能源汽車已經22個月。接近兩年的時間里,恒大提交的成績單是多個基地落地、全產業鏈佈局完成、量產落地卻不對外銷售的“國能93”,以及業績會上那句“力爭3-5年成為世界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新能源汽車集團”。

  但許家印究竟“想造什麼樣的車”、“怎麼樣造車”依舊沒有完全的答案。

  或許,許家印自己也還在不斷的“買買買”與“看看看”,加強和鞏固自己的造車願望。

  與法拉第未來“相愛相殺”與“分手”後,恒大先後入股了廣彙集團,投資了NEVS、卡耐新能源、Alpraaz AB、泰特及Protean,並與Koenigsegg成立合資公司。

  與此同時,自今年年初開始,許家印就先後在瑞典、英國、韓國、德國、意大利等五個國家十個城市進行拜訪與考察,涉及的企業多達十餘個。

  單是此次造訪德國,就先後考察了Bosch集團(博世)、Benteler集團(本特勒)、Magna(麥格納)、Continental集團(大陸)、ZF集團(采埃孚)、EDAG(愛達克)、Webasto集團(偉巴斯特)、Mahle(馬勒)等一眾世界頂級汽車工程技術公司和零部件供應商。

  現在的許家印,像極了備戰高考的學生,每天“啃書做題”。

  或許,在恒大看來,國內尚未出現新能源汽車行業的“頭部玩家”,因此,許家印頻繁奔赴外地、頻繁考察項目、頻繁共進晚餐,走在造車的途中。

  一方面,能夠讓恒大學習到世界頂級的汽車工程技術,為打造屬於自己的新能源汽車鋪路;另一方面,通過“共進晚餐”,得以擴充自己的新能源汽車朋友圈,從而促成更多的合作;此外,通過這種史無前例的“曆史性聚會”,增加恒大新能源汽車的曝光度。

  之前,恒大發佈新能源汽車品牌“恒馳”後不久,在亞冠四分之一決賽現場,恒大球員的球衣上就印上了“恒馳”與“恒達汽車”的字樣。如今,許家印通過汽車領域大範圍的交流與洽談製造話題,加大媒體對其汽車品牌的報導面,亦不難猜測。

  許家印這些操作無疑是成功的,但從其他兩個方面來看,生意場上終究還是以利益為重。

  造車維艱

  對新能源汽車領域的“新生”恒大而言,真正重要的不僅僅是“量”,還在於“質”。畢竟,恒大一直盤旋在“量”與“質”的平衡中。

  近些年來,恒大不斷延伸其多元化版圖,但除了房地產業務以外,快消等領域的佈局一直不溫不火,甚至有投資者直接批評恒大冰泉、恒大糧油當年不成功的嚐試。

  如今,恒大在新能源汽車領域上佈局,並大手筆投資,坊間難免傳來不同的聲音,市場上更有觀點表示,“恒大造車實為拿地”。

  但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恒大共計購得土地儲備79幅,新購土地儲備建築面積4449萬平方米,而據觀點地產新媒體不完全統計,上半年恒大通過汽車業務板塊公司囊獲的土地約為700萬平方米,其中半數土地屬於住宅或者商用地塊。

  今年6月,國能93量產下線,而這還不能成為恒大自主研發的車型,因為早在恒大入主NEVS前,NEVS就已經完成了該車型的研發工作。

  目前,恒大方面表示,國能93可投放租車、共享車等B端市場。同時,恒大集團董事局副主席兼總裁夏海鈞亦在公開場合表示,未來“買樓送車”很可能成為恒大的一種模式。一方面,可以通過買贈的方式為自身房地產業務注入活力;另一方面,將自家新能源汽車投放到小區樓盤作為配套基礎設施建設,成為小區物業的特色服務項目之一。

  無疑,許家印在造車上花費了不少的心力與資金,但從恒大內部來看,還沒有完全將新能源汽車獨立發展——或者說,恒大造車的邏輯更多還是建立在地產通道之上。

  顯然,在造車上剛剛起步的恒大,仍然將負重而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