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16萬億美元的負收益債券已成新的“有毒資產”?
2019年09月19日18:12

  原標題:分析|全球16萬億美元的負收益債券已成新的“有毒資產”?

  本月12日,歐洲央行迎來了近3年來的首次降息,宣佈下調存款利率10個基點至-0.5%。在經濟增長面臨衰退風險的大背景下,歐洲央行再次叩響“負利率”的大門並不意外,但卻是對全球資本市場釋放出的重要信號。作為全球最重要的經濟體之一,此前,歐洲央行已經執行了長達8年的存款負利率以及長達近4年之久的零基準利率。此次再度調降存款利率,被市場認定為是“負利率”時代的重啟。

  事實上,今年以來,為了應對經濟下行的壓力和風險,全球已經有近30個經濟體相繼宣佈降息,或將利率保持在曆史低位,希望借此釋放流動性刺激經濟重返擴張軌道。目前,歐元區、瑞士、丹麥、瑞典和日本等國家或地區基本實行負利率。即使是通過此前8次加息已經逐步邁向貨幣正常化的美聯儲,如今也面臨著重新跌入負利率區間的可能性。美聯儲委員會(Federal Reserve)前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坦言:“現在幾乎在世界各地都能看到負利率,那麼在美國出現負利率只是時間問題。”

  負利率,如今已經一躍成為了全球金融界的熱詞。

  一般而言,負利率包括以下3種情況:負政策利率、負存貸利率和負債券利率。

  具體來看,一是金融機構在央行存款是負利率;二是儲戶在銀行存款或貸款利息為負;三是債券收益率為負。由於資金會產生機會成本以及時間成本,正常來說,利息率應為正以對衝成本。而負利率是一種非常規的貨幣方式,央行借此實現拉升下滑經濟、提高通脹、提升貨幣政策效果等目標。但效果如何,目前仍難有定論。

  曾任美聯儲主席的伯南克(Ben Shalom Bernanke)認為,如果財政政策能夠分擔央行穩定經濟的壓力,負利率是完全有益的。即將就任的歐洲央行新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此前也曾為負利率背書。拉加德認為利率為負時,銀行可能會決定將負存款利率轉嫁給儲戶,降低儲戶的存款利率。但是另一方面,儲戶同樣也是消費者、工人和借款人,在利率為負的情況下,經濟會更加強勁、失業率會更低,借貸成本也會降低。從這方面考慮,引入包括負利率的非常規貨幣政策,有助於提升歐元區的經濟增長。

  但不少金融從業者對於這種看法並不認同,他們對於負利率普遍持悲觀態度。不少機構的研究表明,並沒有證據表明負利率能夠提振經濟,降低失業率。在後金融危機時代,歐洲和日本都希望通過零利率來刺激銀行放貸,倒逼量化寬鬆帶來的資金進入實體經濟,然而結果並不盡如人意。相反的是,有證據表明,銀行因為負利率受到了影響。負利率帶來的負收益資產正在不斷侵蝕金融機構的盈利能力。

  目前,全球負收益債券規模高達16萬億美元,由於這些負收益債券主要在金融機構之間流轉,最終損失將由金融機構承擔,已成為新的“有毒資產”。

  數據顯示,2018年歐洲前十大銀行的淨利潤僅520億歐元,收益不及經濟規模大致相當的美國銀行業的一半。這表明在超低利率下,歐洲銀行業盈利能力已經受到嚴重侵蝕,這將抑製其為實體經濟服務的能力。

  德意誌銀行首席執行官索英(Christian Sewing)警告稱,歐洲央行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將對這個已經陷入負利率長達5年的地區產生“嚴重的副作用”。索英曾表示,在這個水平上再次下調利率作用有限,而客戶們也不會因為利率下降10個基點而增加任何投資。索英認為,從長遠來看,負利率會破壞金融體系,再次降息“可能會降低各國的再融資成本,但會產生嚴重的副作用”。

  事實上,

  央行的負利率和政府的負收益債券更像是一種徵稅,是對金融機構的徵稅,是政府和金融機構之間的利益分配,政府所得就是金融機構的損失,因此雙方對於負利率的看法難以統一。

  而作為本世紀的新鮮產物,尚無充足的證據來對這項政策工具的效用蓋棺定論。

  “股神”巴菲特曾將負利率描述為一個“奇蹟”,是從未有人設想過會發生的情況。他直言:“當前沒有人能瞭解負利率的全部影響,但負利率並不是世界末日。所以我希望能延長我的壽命,可以有時間瞭解負利率。” 誠如巴菲特所言,負利率並非“洪水猛獸”,但要如何規避風險,用好這一“利器”,仍是擺在全球央行政策製定者面前的一大課題。 (原題為《【金時國際觀察】“負利率”時代的喜與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