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與時代對話④|與共和國同齡的胡武功和他的中國人本
2019年09月19日08:57

原標題:鏡頭與時代對話④|與共和國同齡的胡武功和他的中國人本

您現在看到的,是拍者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推出的攝影師系列對話。

這一週,我們將用五位攝影師的影像與口述,與大家一起探尋逝去的社會風貌,梳理這些年的家國變化。

今天,拍者君為大家帶來的是與攝影師胡武功的對話。

個人簡介

胡武功,1969年正式從事攝影工作,現任陝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西安建築科技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40多年來致力於中國攝影的改革與進步。上世紀80年代開始,積極推行紀實攝影,主張用攝影關注現實,記錄曆史,揭示人性。

先後發起和參與策展《艱巨曆程》《中國人本》《中國民間體育》《中國紀實攝影20人 》《絲綢之路》等大型攝影展,並主編(合作)出版畫冊。出版文集《攝影家的眼睛》《中國影像革命》《影響的力量》。出版攝影畫冊《胡武功攝影作品集》《四方城》《西安記憶》《藏著的關中》等。

作為總策劃人與央視合拍22集大型高清系列紀錄片《時代寫真·時光》。

1984年被評為全國優秀新聞工作者;2004年當選年度攝影學科優秀學者,入選《中國學術年鑒》;2006年被中國攝協授予突出貢獻攝影工作者稱號;2007年榮獲中國攝影金像獎。

●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您作為一名與共和國同齡的紀實攝影師,見證了新中國的發展變化。如果讓您為自己這些年的影像題材進行分類,您大致會分為幾類,為什麼?

我的攝影大致就是兩大類,一類是陝西以內的,另一類是陝西以外的。陝西以內的這些東西,我再將它分為三部分。

第一部分就是《藏著的關中》。因為我是關中人,我將自己對關中近五十年的記錄整理出版成這本書。書中著重描述的也是富有關中地方特色的百姓生存狀態、帝陵、麥客和宗教信仰等。

△ 1985年,新郎。

△ 1986年,殺豬。

△ 1987年,剃頭。

△ 1997年,走鐮的麥客。

△ 1997年,照相。

△ 1998年,戲子。

△ 2006年,村頭。

第二部分是《四方城》。“四方城”就是我生活的西安,書中描述了我在西安城牆兩邊看到的故事,西安城市人的生活。

△ 1995年,美容不誤打電話。

△ 1996年,棚戶區的俯臥撐。

△ 2000年,拜金的人。

第三部分是《老榆林》。榆林位處黃土高原和毛烏素沙漠的交會地帶,同時又是遊牧民族和農耕民族交會的地方,所以這個地方的人的生活非常有特點。

△ 1982年,行進在風雪中。

△ 1982年,山村情侶。

△ 1986年,陝北農民。

△ 1986年,喝酒可以沒菜,不能沒有“拳”。

△ 1986年,民間腰鼓。

● 在您的鏡頭裡,這些年陝西百姓的精神面貌和社會生活發生了什麼變化?

變化主要體現在90年代前後,90年代後,百姓的物質生活水平、個人素質、審美水平都有很大的提升。

△ 1986年,按照傳統風俗,新娘出嫁大都騎馬或毛驢。

△ 2008年,街上人車如織。

90年代以前農村小女生進城,因為不會化妝,臉是白的,耳朵和脖子後的皮膚都是黑的,黑白界限分明。她們愛美,但不知道怎麼美。

上世紀90年代後尤其2000年後,你看農村進城的女生們,會化妝了,脖子和臉的皮膚顏色是一樣的,她們知道了要慢慢過渡,不能黑白分明。

△ 1996 年,街上流行鬆糕鞋。

再比如以前男孩子戴蛤蟆鏡、穿西服,會故意露出它們的標籤。但現在不會有人再這樣做。因為現在人們對美的欣賞能力提高了,不再單以物質的昂貴為美。

● 在《陝西日報》做攝影記者給您帶來了什麼?您的《洪水襲來之際》被稱作“開中國自然災害報導先河”,能簡單介紹一下當時的情況嗎?

我形容自己是“借廟修道”。《陝西日報》像一座“廟”,他給我“修道”提供了一個平台,我想做個“真和尚”(攝影師),沒有“廟”就名不正言不順。有了這個平台,我就可以去社會各個角落採訪、拍攝和記錄。

△ 1983年7月31日下午,民警指揮災民疏散。

△ 1983年7月31日下午,安康市西關市民自救。

△ 1983年7月31日下午,安康市西關被淹。

△ 1983年8月1日上午,逃生的母親在廣播站樓上喂孩子。

△ 1983年8月1日上午的安康市。

△ 1983年,被救出的災民。

△ 1983年8月4日,安康市街頭,人們正在運送屍體。

△ 1983年8月,在洪水中被衝到民房上的船。

《洪水襲來之際》是我1983年在安康發生百年不遇的洪水時拍下的,那次是自己主動去採訪。7月31日下午拍完,晚上8點全城就被淹了。我被當地的媒體朋友拉到廣播電台的樓頂上才逃過一劫。

△ 《洪水襲來之際》。1983年7月31日,安康市遭受百年不遇的洪水襲擊,民警李安飛和戰友正在搶救受災群眾。

8月2日,我一回單位就立刻衝洗照片、遞交領導。但值班的老總並不喜歡這些照片,問我有沒有“市場恢復和形勢大好”的正面照片,這讓我很生氣。於是我連夜衝洗了3套,給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國日報》各寄去一套。最後《中國日報》以頭版大圖的形式刊登了這張照片。

△ 1983年8月8日,《中國日報》在頭版發表《洪水襲來之際》。

● 談談您對紀實攝影的理解?中外紀實攝影有何不同?

我對紀實攝影概念的理解有兩個過程。我最早的時候認為:凡是那些記錄和拍攝直接影響人類生存發展的影像,凡是關注普通人生存狀態、揭示人性的影像,就叫紀實攝影。

△ 1982年,趕集。

△ 1986年,石匠。

△ 1990年,村會。

△ 1996年,整理硬化打麥場。

1997年,我在對國內外優秀的紀實攝影作品進行研究之後,完善了自己的觀點,認為紀實攝影是:從人道主義出發,去拍攝那些影響人類生存發展的、反映普通老百姓生存狀態的、揭示人性並實現了人文關懷的影像。

△ 2001年,小煤窯的礦工。

△ 2007年,牧羊女。

二十多年過去了,今天紀實攝影的外延在不斷擴大,它的內涵也越來越豐富,那個概念只能指二十年之前的影像,不能涵蓋現在的了。

我在《論紀實攝影》這篇文章里談到了國內外紀實攝影的不同點在於:外國攝影師常常在拍攝事件的過程中展現人性,而中國紀實攝影則是在日常生活中展現人性。

中外紀實攝影最大的區別在於,我們揭示的是中國人長期積累下來的文化心理上的矛盾和差異,而他們大都是在偶然事件中捕捉。

△ 2002年,看熱鬧。

△ 1984年,獨子時代。

△ 2010年,兩代人。

● 中外文化的交流與對我國紀實攝影產生什麼影響?

隨著科技的進步,信息傳播更加全球化,使中外文化有了交流的可能。這種交流使我們茅塞頓開。我們知道了哪些東西是有價值的,哪些東西是可以拍的,哪些東西是必須拍的。

這種交流很重要,它讓我們知道世界範圍內的影像發展到了什麼階段,讓我們中國攝影師拓寬了眼界。

△ 1967年,停課,小學生開心跳皮筋。

△ 1989年,監獄里的迪斯科。

△ 1984年,自斟獨飲的老人。

△ 2005年,旗手。

● 聊到您,就繞不開“陝西群體”,1986年10月,你們舉辦了《西北風》攝影展,這陣“西北風”給中國攝影刮來了什麼?

1982~1986年間我們開了三期研討會,《西北風》是我們1986年開“攝影理論研討會”的時候,為了向全國的理論家推出自己的作品和觀念而舉辦的。

△ 1986年,陝北,“陝西群體”合影(左起:侯登科、於德水、石寶琇、南康寧、胡武功、潘科、焦景泉),李勝利攝。

這次會上,除《西北風》展覽外,我們還發表了幾篇論文,包括《現狀與思考》(秦言)、《一面待樹的旗幟》(胡武功)、《獨立藝術的獨特造型》(石寶琇)、《攝影藝術內容與形式的若干問題》(潘科),這四篇文章在今天看來還有它的現實意義。

《西北風》展覽詮釋了我們的理論觀念,在當時的中國攝影界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陝西群體”對中國紀實攝影的發展產生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 1988年3月,由您參與組織、策劃的《艱巨曆程》首次將新中國成立後的新聞攝影、紀實攝影以及攝影創作分開並按照時間順序排列,您覺得這次展覽對中國攝影有什麼意義?

它對中國攝影的意義可以用幾個“第一”來說明:

它第一次通過以往的照片直面我們的曆史,告訴人們我們要正視曆史;它第一次推崇真正意義上的現實主義,不歪曲事物本來的內涵;它第一次將中國攝影進行分類。

我們允許藝術創作的虛構,但這在紀實攝影和新聞攝影中是絕對不允許的。我們必須按照不同事物的內在規律去做事,而不是用一個標準解決所有事情。

△ 1974年,隴縣民兵批判資本主義傾向 。

△ 1976年,西安民兵武裝泅渡 ,紀念毛主席暢遊長江十週年 。

△ 1973年, 部隊拉練途中野炊。

△ 1977,戶縣農民配合運動在自家牆上畫宣傳畫。

● 作為資深策展人,您覺得什麼樣的影像值得入選以“新中國成立70週年”為主題的展覽?

我覺得應該是真實反映這個國家、人民精神面貌和社會文明發展進程的作品,這才是有價值的作品。

△ 1981年,穿喇叭褲、跳迪斯科成為青年引導時尚的標誌。

△ 1985年 ,過去被禁止的燙髮、美容在城鄉逐漸被恢復。

△ 1986年,“官帽”是一種玩具商品。

△ 1989年,買獎券。

△ 1990年,獎券是彩票的前身,花兩元錢就有可能獲得一台洗衣機 。

△ 1993年,全國範圍取消“票證經濟”後,糧油敞開供應,市民再也不用每月從指定糧店購買二十七斤半的口糧了。

△ 2001年,西安市首家麥當勞開業。

△ 2003年,“非典”時期。

△ 2008年,廢棄的磁卡電話亭。

△ 2018年,員工在店舖開業前做早操。

采寫 新京報記者 陳婉婷 攝影 胡武功

編輯 陳婉婷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