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首次承認遭遇UFO,這事腦洞不必開太大
2019年09月19日10:32

原標題:美軍首次承認遭遇UFO,這事腦洞不必開太大

UFO不止一種屬性,一種功能。它既是外太空癡迷者的一種信仰,也是戰略性威嚇對手的一種工具。

▲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美軍日前首次承認和UFO遭遇。美國海軍發言人約瑟夫·格雷舍爾透露,美國前情報官員路易斯·伊萊鬆多獲得了三段視頻,並將之錄入航空威脅數據庫。

格雷舍爾稱,“這三段視頻包含的內容無法解釋,影像中一神秘飛行物以現有技術無法達到的姿態飛行,但視頻是真實的”。他抱怨“這些視頻本不該公之於眾”。

和許多人一樣,我相信浩渺外太空有其他高級生命體或許是大概率事件。但是,對於美軍首次承認遭遇UFO,腦洞用不著開得太大。

UFO本來就是不明飛行物的意思,或者按照美國海軍的定義,是“無法解釋的空中現象”——無法解釋,不代表已確定是外星人。非要解釋的話,可能與地球上司空見慣的利益爭奪關聯度更高。

炒作UFO是獲得經費的途徑

對於不明飛行物,過去美國採取過撥款追蹤研究的措施。

2017年美國國防部也有過一個“首次承認”——2007年-2012年期間,曾每年撥款2200萬美元,秘密實施“先進飛行威脅辨識計劃”,也是研究UFO是否真實存在。

這個計劃就在五角大樓5層的一間辦公室指揮。研究人員要調查那些彙報來的UFO事件,並作出結論。NASA、個別億萬富翁也參與了計劃。

計劃的參與者們不僅是外太空的好奇寶寶,其實也有戰略目的,即追蹤中國、俄羅斯是否出現了過去沒有的推進器系統。

五角大樓後來含含糊糊地確認這個計劃停止了。但至少讓外界瞭解到,立這麼個項是有錢的。所以難怪今年早些時候,美國海軍製定了一項“不明飛行物上報指南”,以確保不會錯過任何一個在美國領空內發生的不明飛行物目擊事件。這和2012年停止的“先進飛行威脅辨識計劃”其實沒有區別。

與給UFO立項相輔相成的是,美國海軍今年一直在叫窮。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羅伯特·內勒就曾經抱怨,沒有編入預算的任務搞得海軍陸戰隊在支付能力上有了風險。

誰能肯定,美國海軍首次承認和UFO遭遇,不是為了要經費?至少,格雷舍爾抱怨“這些視頻本不該公之於眾”,讓人感覺有些漫不經心。海軍似乎並不想追究得到視頻的《紐約時報》、美國星星藝術與科學學院的責任。

“神秘51區”才是玩亦真亦幻的前輩

說起來,美國海軍不是玩亦真亦幻把戲的發明者。這個發明權在赫赫有名的“神秘51區”。

距離拉斯維加斯不遠、位於內華達州95號公路的“神秘51區”剛開發時,正值冷戰大幕落下。兩大陣營都擔心對方突然來一頓核子大餐滅殺了對方。所以,大力地發展起來。

▲網友曾在臉書發起“攻占51區”的活動,目的是尋找外星人。 圖/新京報網

一開始“神秘51區”確實是保密至上的,完全是中情局作風。這裏也確實是中情局的地盤。地址選在四面環山被圍起來的乾枯湖面上,開會不許帶紙筆,所有飛行物落地後直接入庫。工作人員只知道自己負責的部分,不知道項目全貌,而且不能向家人透露。

秘密工作搞出來的東西,就是著名的U-2高空偵察機。飛行高度是民航機的3倍。當時已經有UFO的報告,但其實一半是U-2。另一半雖然不是U-2,但是現在已知,至少有一些視頻是後人惡搞。剩下的是不是和外星人有關,就不得而知了。

但“神秘51區”似乎終於被內部人、當地人有意透露了出來。這其中不排除確實有一些人對外星人抱有信念,但也有戰略忽悠的主觀故意成分——如果全世界都認為,美國上世紀60年代以來的技術飛躍是外星人賜與的,那試問天下誰還能敵?

讓人猜不透,也是一種戰略威懾。

UFO從來不止一種內涵

現在我們知道,UFO不止一種屬性,一種功能。它既是外太空癡迷者的一種信仰,也是爭奪蛋糕、嚇唬對手的一種工具。

而近年來,UFO的屬性更多了。

不到一週前,在臉書由網友發起的“百萬人硬闖51區”行動正式啟動。這場熱鬧活動將於9月20日進行。

對於“硬闖51區”活動,當地居民其實很樂見其成。因為這就是商機。而美國空軍則發出了嚴厲警告,稱“美國空軍時刻準備保衛美國及其財產。”此前,確實有人曾靠近“51區”而被擊斃的事情發生,這進一步強化了“51區”的神秘。

不過,“硬闖51區”的人們不在乎。活動組織者宣稱,“我們就是要看外星人,我們跑得會比子彈快”。

這種態度就比較朋克了。也不知道這種勁頭是不是受了近年來大行其道的科幻電影的影響。

但不管怎麼說,如今的UFO熱,在信仰、戰略威懾、爭奪利益之外,又多了商業和文化的屬性。

UFO的內涵越來越廣泛,或許是一種必然。人們總是希望在確定的人生軌道里獲得其他的可能性。從這個角度講,也算“科學”。

□徐立凡(專欄作家)

編輯 狄宣亞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