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討會︱紀念鄭天挺先生誕辰一百二十週年
2019年09月19日09:40

原標題:研討會︱紀念鄭天挺先生誕辰一百二十週年

2019年9月9日至11日,由南開大學曆史學院主辦的“紀念鄭天挺先生誕辰一百二十週年暨第五屆明清史國際學術討論會”在南開大學隆重舉行。今年是南開史學奠基人之一鄭天挺先生誕辰一百二十週年,此次會議是為紀念鄭天挺先生的道德文章、增進國際明清史學界學者間的交流而召開,學界先進雲集,共襄明清史研究的大業。現簡記本次會議的開幕式致辭、主題演講以及“紀念鄭天挺先生專題演講”等,以饗讀者。

鄭天挺

與會學者合照

10日上午,紀念會前,王新生副校長會見了鄭克晟、鄭克揚等鄭天挺先生親屬代表,馮爾康、南炳文等鄭天挺先生學生代表,以及美國哈佛大學東亞語言文明系講座教授歐立德教授等與會學者代表。王校長表示在南開大學建校一百週年,海內外學者能夠齊聚南開紀念鄭天挺先生並且召開關於明清史的國際學術研討會,對南開而言,對南開曆史學科而言,都頗具意義。

王新生副校長會見鄭克晟教授

開幕式

開幕式由南開大學曆史學院院長江沛主持,感念鄭天挺先生對南開明清史領域的開創之功及對南開史學的奠基之功,他表示今年正值南開百年校慶,以此學術盛會向南開百年獻禮。南開大學副校長王新生教授致辭,回顧了鄭天挺先生的生平經曆,高度評價鄭先生對南開史學貢獻居功至偉,詳細闡明鄭先生同明清史國際學術討論會的淵源,寄希望於曆史學科發揮優勢學科的帶動作用。國家清史編委會副主任朱誠如教授回顧了36年前自己曾為鄭先生所著《清史簡述》作書評的經曆,分享了重讀《清史簡述》一書的心得體會,他認為,《清史簡述》學術價值不僅在於填補解放後清朝斷代史的空白,而且開拓了我國清史研究的新路,為大部頭的清代斷代史的問世奠定了一定基礎。鄭先生對現代清史研究的開拓和奠基之功永遠值得銘記。中國社會科學院曆史研究所原所長陳祖武教授在致辭中緬懷鄭先生畢生對中國曆史學尤其明清曆史學的開拓、建設和發展做出的曆史性貢獻。陳教授深情回憶起一段42年前的往事,1977年,鄭先生在《光明日報》上發表文章,建議恢復發展曆史科學的教育和研究,呼籲恢復研究生招生製度,他曾經冒昧給鄭先生去信,出人意料的是,鄭先生兩次親筆回信併發電報歡迎其報考南開大學,這段回憶令他終身難忘,十分感謝鄭先生的培養教育之恩。

會議開幕式

開幕式主題演講

會議開幕式主題演講首位演講人是馮爾康教授(南開大學榮譽教授),演講題目為《西南聯大教授的日常生活——以鄭天挺教授為例並以他的〈西南聯大日記〉為資料》。2018年由中華書局出版《鄭天挺西南聯大日記》上下冊,鄭先生在西南聯合大學擔任總務長及北京大學文科研究所副主任等職,主持校務教務等工作,日記成為了他記錄工作事宜和日常生活的重要工具。馮教授從《鄭天挺西南聯大日記》入手考察鄭先生等西南聯大學人的生活史,從細微種探尋抗戰時期教授們的日常生活,瞭解鄭先生及其同事立誌、立功、立言、求友的生活,折射出一個特定時代的風貌。日記中包含豐富細緻的社會生活資料,為西南聯大相關研究增補了學人日常生活的一環。

馮爾康教授

歐立德教授(美國哈佛大學東亞語言文明系講座教授)亦作開幕式主題演講。對於較為關注清史的讀者來說,歐立德這個名字並不陌生。近年來,以歐立德教授為代表的美國新清史學派頗為活躍,多次出現在中文網絡媒體中,倡議挖掘滿文、蒙古文、藏文等資料,強調內亞視角和滿洲特性,在國內學界引發諸多討論。本次演講,歐立德教授以《鄭天挺談八旗製度》為題,回憶起1989年自己在美國舊金山購得鄭先生所著《探微集》一書,閱讀有關八旗機構、滿洲人的習俗、滿洲社會性質等問題,讀罷頗受啟發,雖然並不熟悉,但似乎找到了研究興趣相近的“夥伴”。歐立德教授尤其對鄭先生重視滿文資料使用印象十分深刻,他還表示我們在治學中都應當學習鄭老的求真精神。

歐立德教授

紀念鄭天挺先生專題演講

在隨後進行的“紀念鄭天挺先生專題演講”中,陳生璽(南開大學曆史學院)以《鄭天挺與西南聯大——讀》為題率先講演。陳教授是鄭先生在南開大學招收的第一位研究生,在南開學習工作已有六十多年,比較瞭解鄭先生的為人治學。他認真閱讀了《鄭天挺西南聯大日記》三遍,從中精選有代表意義的事件,如負責恢復北大文科研究所,所招收的研究生大多成為五六十年代中國學術界的領軍人物,鄭先生功不可沒。李治亭(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的報告題目為《解讀鄭天挺先生》,他給予鄭先生更為明確的學術定位——馬克思主義清史學的開創人與奠基人。他認為最能系統反映鄭先生的“清史觀”且對後世影響最為深遠而持久的著作莫過於《清史簡述》一書,該書創立了馬克思主義清史研究的學術體系,閃爍著唯物史觀的光輝。

陳生璽教授

李治亭教授

喬治忠(南開大學曆史學院)發表報告《鄭天挺之明清史講義及相關的學科建設》。因緣巧合,2018年8月喬教授在網絡上偶然購得1956年油印的鄭天挺先生“明清史講義”,系五十年代由南開大學曆史系教師編寫的課程講義之一,天賜良機,立即買下。他詳細分析了這份重要的文獻資料的形式、內容與價值,稱這是一部按照馬克思主義觀點構就的明清史資料性講義,具有很高的文獻意義與學術價值,對於研究史學史和曆史教育史都是不得多得的寶貴資料。這份稀見的課程講義展現出鄭先生治學向來以教學與研究相結合,視南開曆史教學與曆史研究的發展為最高要務,見微知著,同樣見證了五十年代在鄭先生主導下中國史學科建設和鄭先生在學術事業上忘我的集體主義精神,堪稱無私奉獻的典範。

喬治忠教授在展示鄭先生明清史講義

張偉然(複旦大學曆史地理研究中心)和張仁善(南京大學法學院)所作主題演講可謂別開生面。張偉然教授以鄭天挺先生的書法愛好為中心,同樣從《鄭天挺西南聯大日記》中取材。鄭先生並非真正的書法家,書法只是他的業餘愛好,這樣的個案十分具有社會意義,能夠說明一個時代的風氣,從中可看出知識群體對書法的態度,以及書法作為一種中國傳統藝術的生存土壤和社會狀況,即所謂的“學術生態”問題。值得注意的是,鄭先生始終將書法看為文人餘事,不可因此荒廢正業、玩物喪誌。作為小結,張教授表示書畫研究作為一種文人餘事對於曆史學研究有積極的輔助作用,諸如辨認字跡、圖章以及鑒定文件或檔案,瞭解書畫領域的相關知識會有更大的幫助。

張偉然教授

張仁善教授報告主題為《鄭天挺先生與法權討論委員會——兼讀》。1920年11月,法權討論委員會成立,職能圍繞收回治外法權展開,直接目標是為配合中國代表參加1921年的華盛頓會議、直接與列強交涉放棄在華領事裁判權的外交事務。雖然鄭先生並非法律專業,但他的學術研究生涯起步始於在法權討論委員會的工作經曆。鄭先生以法權討論委員會的名義撰寫了《列國在華領事裁判權誌要》一書,1923年正式出版。這是鄭先生第一部學術著作,也是第一部國人自己著述的完整的有關列強在華領事裁判權的著述,當時即受到一些法學家的好評,具有國內國際雙重影響,有助於形成有利於中國收回治外法權的政策形勢,亦為中國近代法律史、外交史的研究留下珍貴學術遺產。

張仁善教授

俞國林代表中華書局進行致辭。鄭先生與中華書局淵源頗深,“文革”結束後,由中華書局出版學者個人學術論文集的第一本,正是鄭先生所著《探微集》一書,初版於1980年。2002年,亦由中華書局出版鄭先生的《及時學人談叢》。在鄭先生家屬的支持下,中華書局陸續出版了《鄭天挺先生學行錄》《鄭天挺元史講義》(2009年)、《鄭天挺隋唐五代史講義》(2011年)、《鄭天挺明史講義》(2017年)、《鄭天挺西南聯大日記》(2018年),《鄭天挺明史講義》和《鄭天挺西南聯大日記》二書引發諸多反響,好評如潮。《鄭天挺曆史地理學講義》與《鄭天挺清史講義》有望在今年或明年推出。俞國林還希望未來能在紀念鄭天挺先生誕辰一百三十週年時,能夠化零為整,推出一套鄭先生著作大合集,使得鄭先生的學術文章與道德事功得以廣為流傳。

鄭天挺先生哲嗣鄭克晟教授代表家屬致辭,向主辦此次紀念活動的曆史學院、蒞臨參與的各位學者、整理出版鄭先生著作的中華書局表示衷心的感謝。鄭克晟教授表示,任繼愈先生是鄭先生在北大文科所的學生,曾受託保管鄭先生的部分信件及文件,他分享了任先生的紀念文章,任先生深切緬懷了鄭先生在西南聯大時期為調節三校人事工作做出的極大貢獻,延攬人才,調和矛盾,胸襟如此,令人欽佩,這些鮮為人知的功績理應得到銘記。

此外,在分場報告中,青年學者段曉亮(石家莊鐵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通過梳理《鄭天挺西南聯大日記》以及鄭天挺與羅元培的信函等史料,為我們呈現出鄭先生和羅先生之間深厚的友誼。鄭老與羅老相識相交於北大,隨後又於北大和西南聯大任教。從同窗之誼到共撐危局,他們在戰爭中沉著應對,殫精竭慮,掩護了北大的科研資源;在困境里堅守治學,秉燭夜談,時常討論學術研究。段曉亮最後表示,以鄭老、羅老為代表的先輩學者,其品行和學識永遠值得我輩學人敬仰與緬懷。

幾位演講者注重挖掘多元材料,如鄭天挺先生的日記,課程講義,學術著作,他人紀念鄭先生的文章等;圍繞著鄭先生的學術造詣,教學工作,行政事功,日常生活等諸多方面展開,深切懷念平生史學、一代師表、以心許國的鄭先生。既重新回顧了鄭先生在西南聯大的生活及其對明清史研究的奠基之功,又注意到他並不為人熟知的書法愛好和關於列強在華領事裁判權的研究,使鄭先生的人物形象更為立體豐滿,有血有肉。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我們將永遠銘記鄭天挺先生的學術創見及崇高品格,求真、求新、求用,立誌、立德、立言,永遠以鄭先生為楷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